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二百零三章 做个了结
    “喂,你发什么疯!”尹憩看着对面拿五毒烟岚连珠飞弩指着自己的墨鸢忆,无奈地说道。

    “我们已经出了蛟兕之墓了!”墨鸢忆看着尹憩,冷冷地说道:“我说过,等我们离开出了蛟兕之墓以后,会亲手了结我们之间的恩怨。”

    “你还真的要和我打啊?”尹憩有些发愁地皱了皱眉,说道:“我记得刚才好像是看到小姐,她似乎并出什么意外,还有白夜,我必须先找到她们!”

    “你还真是多情种啊,在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担心你家小姐和你的老相好!”墨鸢忆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阴沉,一支飞箭贴着尹憩耳边飞过,刺入了后面的岩壁,顿时将岩壁炸出了一个大坑。“我已经让了你两箭,不会有第三支箭的。你再不出手的话,会很危险!”

    “我之前只是为了小姐的安危,我不想和你交手。”尹憩开口道,似乎丝毫没有打算和墨鸢忆交手的意思。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杀你了吗?”墨鸢忆举着五毒烟岚连珠飞弩,对着面前的尹憩,可尹憩依旧不为所动。她玉牙紧咬,俏脸闪过一丝愠怒!

    “那你出招吧……”尹憩直视着对面墨鸢忆,目光没有一丝躲闪,他开口说道:“我绝对不会还手的!”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吗?”墨鸢忆的手指被捏的很紧,她蛾眉倒蹙,冷冷地看着尹憩。“好,你很担心你家小姐的安危,那我告诉你,阳雨馨身上已经被我种下了蛊毒,只要我一催动蛊术,她就会生不如死。不然,你觉得她为什么会乖乖地跟着我走。所以,你想要解开她身上的蛊术,那你今天就必须打败我!”

    墨鸢忆说着,把掌心摊开,上面浮现出一个泛着绿色光芒的蛊虫!

    “你……”尹憩闻言,先是一惊,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冷静,淡淡地笑道:“你不用故意激我,你应该也很清楚,小姐可是阳氏族人,她是神农氏的血脉,神农始祖遍尝百草,故此她的后裔百毒不侵。所以,世上很少有能够伤害到小姐的蛊毒。她会乖乖跟着你,估计是被你那些看起来十分可怕的虫子吓的吧!”

    而且,就以小姐的那个单纯的程度,根本不需要特意下蛊那么麻烦,随便编个理由就应该可以骗走了……

    尹憩心里腹诽一句,有些无奈和好笑。然后抬起头看向墨鸢忆,开口道:“我不会和你动手的!”

    说完,尹憩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墨鸢忆看着尹憩转身离开,贝齿咬得更紧,手中寒光一闪,又是一支飞箭向尹憩背后刺去!

    可就在那飞箭尚未逼近尹憩的时候,空中忽的飞过几根乌色粗绳,在尹憩身后交错而过,编织成网,乌光迸起一道屏障,护在了尹憩身后。那支飞箭似乎本就没带什么威力,撞上那道屏障以后竟是直接被弹开了。

    “乌云神鲛网!”尹憩看到这一幕,眼色一凝,抬眼望去,就看见不远的那处崖壁之上,站着一名中年男子。此人正是烈山宗渔部长老,殷鸿若!

    “殷长老,你怎么来了?”尹憩看着崖壁之上的殷鸿若,开口问道。

    “宗主放心不下两位圣使,让我带人前来接引。”殷鸿若从崖壁上一跃而下,落到了尹憩旁边,说道:“我们赶到之时,发现原本立在山洞石室前的那根巨大石柱已然坍塌,我只好让他们四下搜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其他的线索。然后我在搜寻的时候感受到了这里的异动,就赶快来到了这里。没想到居然会撞见尹左使,不过,怎么不见白右使她人呢?还有就是你们找到小姐的下落了吗?”

    “白夜和小姐暂时应该没事,只是他们应该都还没有出来……”尹憩的回答闪烁其词。

    “哦,对了,我记得你好像是南疆的大祭司的墨鸢忆吧!”殷鸿若忽地想起了自己的身后的墨鸢忆,转过身对她厉声说道:“虽然南疆已灭,但是你既然还活着那就仍是烈山宗的附属,居然胆敢袭击圣使,好大的胆子!”

    “呵,烈山宗!”殷鸿若的话瞬间激怒了墨鸢忆,她美目圆睁瞪着尹憩和殷鸿若,眸子里就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转而她冷冷一笑:“袭击圣使算什么!我告诉你,就连你们家小姐,她也是我绑走的!”

    “可恶,你这个混蛋!”殷鸿若闻言,顿时火冒三丈,右手一挥,空中的乌色粗绳飞快地交错,在他身边交织成网。

    殷鸿若的乌云神鲛网,乃是一件十品道器。据说是殷鸿若用捕猎的一只妖兽乌云鲛扒皮化绳制成了这乌云神鲛网。此网用乌云鲛皮只为的绳线编织成网,光滑坚韧,能大能小。此物进可攻敌束缚对方,绳线化为千万,捆缚禁锢对手;退可抵敌护身保己,取出来放将出去,便有方圆数百米的大小,将自己笼罩,不致受人侵害。

    “殷长老,你等一下!”尹憩见殷鸿若就要出手,连忙拦在了他的面前。“你放心,小姐没有事。而且当年是我的原因,害得南疆各寨被灭。墨鸢忆回来复仇,也是来找我的。所以,就让我把我和她之间的恩怨做个了结吧。殷长老,你就在一旁,别插手!”

    “是!”殷鸿若闻言,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退到了一边。

    “你终于肯出手了!”墨鸢忆冷哼一声,看着对面的尹憩,开口道。

    渔樵耕读四大长老虽然身份要稍微比身为炎帝圣使的自己低一些,但是他们无论是阅历还是修为,都有千年之久。他们虽然不是经常出手,但是实力恐怕还是要比自己高出一些的。如果是让殷鸿若对墨鸢忆出手,恐怕……

    “是啊!”尹憩抬起头,眼中红蓝两色光芒闪动,手中若叶杖祭出,直指墨鸢忆。“既然你一定要和我生死相搏,那我今天就和你做一个了结!”

    此刻,崖壁下一块巨大的礁石之后。

    这里位于崖壁下方的洞穴之外,有石块堆积,但是其中空出了一个狭窄的角落,白夜被平放在地上,似乎还是没有醒过来。而在她的身边,坐着一老一少。

    那老者身穿麻布黄衣,须发皆白,右手持一杆长幡,左手捧着一方银盒。竟是之前在南瞻部洲为龙戬算过一卦的那个神秘老者。而他身边的那名少年,正是黎俊。

    “老头,你怎么会突然过来?”黎俊瞄了一眼礁石后面,那边的尹憩和墨鸢忆已经剑拔弩张准备交手了。但是即便相隔这么近的距离,那边的三位无极境的高手竟是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这边的异样。

    “没大没小的臭小子……”那名老者不满地开口道:“要不是你着小子在这里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我会来给你专门给你赶过来擦屁股!”

    “唉,你这话可就不讲道理了,快要把这蛟兕之殿搞塌的是龙戬又不是我,你可别把锅甩到我头上!”黎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狡辩道。

    “你少来,如果没有你的指引,就凭龙戬他自己能走到这一步?”那老子瞪了黎俊一眼,然后没好气地说道:“其实我还是有些奇怪,既然算不出他的命数,那你们为何就偏偏认定了这小子,虽然他是那三个家伙的后辈,但是我相信你们看上应该不是这个。”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是他……”黎俊靠在石头上伸了个懒腰,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或者这个就是我们那算不出来的命数吧。”

    “不过,老家伙,关于尹憩和白夜的记忆,我之前已经试过了,还是找不出我们想要的答案。”黎俊说着把头偏向了一边的白夜,开口说道。

    “那是你小子修为太浅,自然不行!”那老者抚须而笑,摇晃着手中的银盒,得意地说道:“你看我来的话,不就算出来了吗?”

    “呵呵……”黎俊看着得意洋洋的老者,不屑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把尹憩也带过来一起试试?你别告诉我,你只对白夜施术,是看见人家长得标致,身段妖娆,想要占人家便宜吧!”

    “唉,你个臭小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会是那种色老头吗?”那老者听黎俊这么一说,顿时气得面容通红,吹胡子瞪眼的对黎俊说道。

    “哦,那你倒是解释一下,为什么没有对尹憩施术呢?”黎俊笑嘻嘻地反问道。

    “哼,你这个小混蛋,我是不想白费气力!”那老者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没好气的说道:“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他前世的身份可是神界天星斗部的九曜星君,那可是占星律、卜天机的第一人,曾经解开过黄道星图的人啊。虽然我的修为要比他高出许多,但是他在这占算这方面的造诣,我还要差他一些。以他的能力,只要有一丝神元,对转世的命纹之数做些手脚还是可以的。再加上,他这一世的那个父亲,呵呵,应该也不是巧合吧……”

    “要是这两个人的话,我可就不认为,我还能从他那里找到什么我想要知道的东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