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二百零六章 七叶灵符
    白夜,她为何会在这里?

    自己先前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白夜的所在,她是如何无声无息地来到这里的?

    殷鸿若看到这一幕,眉头在不经意间皱起。

    尹憩一向是独来独往,与宗门的长老干事接触甚少,宗门弟子与他关系也不是密切。

    正因如此,弟子们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了自己的话,怀疑尹憩真的背叛了宗门!

    但是,白夜若是站在尹憩那一边的话,情况就有些难办了。且不说弟子们应该不会相信左右使都是宗门叛徒;就右使白夜在烈山宗内素来主事,在弟子当中颇有威望,那帮人也绝对不会对白夜出手!

    “白右使,尹左使他勾结九黎妖女,背叛宗门,还打伤了殷长老,这均是我们亲眼所见。您不要再受他蒙蔽,袒护着他了!”其中一名烈山宗的干事开口说道。

    “你跟我说尹憩叛离宗门?”白夜扭过头,冷冷地看了那名干事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这不可能!”

    “白右使,尹憩怀里的那个妖女可是谋害小姐的凶手,可他现在却要护着那名凶手,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他背叛了宗门了?”另一名弟子也高声说道:“而且他出手打伤了殷长老,这是我们亲眼所见;而且他刚才还对烈山宗的弟子痛下杀手,这些可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你们说的也许是真的……”白夜看着那些烈山宗弟子,表情依旧很坚定地说道:“但是我只知道我身后的这个人,他绝对不会是背弃宗门的叛徒!”

    “白右使,你来的正好!”殷鸿若捂着胸口向前走出一步,朝着对面的白夜说道:“我之前也不相信尹左使会背叛宗门,可是尹左使做出的事情确实让我不得不怀疑。尹左使对于烈山宗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我担心是不是尹左使被那妖女蛊惑,又或者被其他什么妖物迷了心智。白右使你在淬魂方面造诣颇深,可否施法探察一下?”

    殷鸿若这话一说出口,白夜的脸色微微发生了一些变化。

    确实,在她看来,尹憩是不可能做出背叛烈山宗的事情,但是如果尹憩被什么控制了心智,做出的事情不是发自本意,那就另当别论了!

    可是,以尹憩的实力,想要控制他的心智,这一点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而且她也不认为尹憩怀里现在那个重伤垂死的女人还有能力蛊惑尹憩的心神。

    “白夜,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我……”尹憩听他们这么说,也有些急了,连忙开口道。

    “我相信你……”白夜向后转过身去,目光再一次落到了尹憩怀中的墨鸢忆身上,尹憩左臂涌出来了鲜血映入了她的眼中,看着尹憩这么拼命地护着这名陌生的女人,两人之间似乎颇为亲密,她的心中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看到他们这样好像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我需要一个解释!”

    “白夜,殷长老他……”尹憩急切地向白夜开口解释道。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解释!”还没等尹憩说完,白夜就面容冰冷地打断了他的话,开口问道:“这个女人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原本是南疆九黎一族的大祭司,我是在海底陵墓里面遇见了她和小姐……”尹憩刚忙说道:“可是白夜,殷长老他可能是才是绑架小姐的元凶……”

    “怎么可能?殷长老怎么会绑架小姐,白右使您不要听尹憩胡说八道!”那些烈山宗的弟子一时间炸开了锅,纷纷开口反驳道。

    “你知不知道,你在指控一个连我都不得不怀疑你的可能!”白夜闻言,秀眉微蹙,对尹憩说道:“就目前来看,你目前护着的这个女子更可能是绑架小姐的凶手!”

    “她为了救我,挡下了殷鸿若偷袭来的一掌,若是让她落入殷鸿若手中,性命难保,我不能这么做!”尹憩果断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偷袭你!殷长老,尹憩说的可是真的!”白夜闻言,脸色忽然一冷,扭过头去对着殷鸿若说道。

    “白右使,你可不能听他的一面之词,我的那一掌本就是为了诱杀妖女,我若是真的想要加害尹憩,他的身上又岂会没有一道我留下的伤痕,反倒是我被他重伤!”殷鸿若狡辩道。

    “白夜,你仔细想想,小姐失踪一事,是不是太过蹊跷了些。她失踪的时候,当时宗主恰好不在总坛,这会不会太过巧合了!而宗主离开总坛的原因正是殷鸿若管辖的西牛贺洲领域内,世家与平民起了冲突,搞得必须要宗主前来出面调停。这样的话,小姐这里护卫出现了疏忽,也就让殷鸿若有机可乘了!”

    “尹憩啊,你这一番言论说的确实有道理,乍听之下我确实有很大嫌疑。”殷鸿若大声喊冤道:“可是你有证据吗?带走小姐的明明是你怀里的那个人啊!你空口无凭就这样胡乱栽赃陷害,为的就是给那妖女开脱罪名吧!”

    “够了!”白夜冷冷地喊了一句,中断了尹憩和殷鸿若的争吵。

    殷鸿若和尹憩各执一词,白夜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一个是宗门里面德高望重的长老,而另一个是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尹憩!

    虽然说在私人情感上,白夜更偏向于尹憩,但是就像殷鸿若所说,尹憩之前同他进入了那座海底陵墓,心智若是真的被墓中的某些妖邪控制住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尹憩,把你怀里的那个女人交出来。你不用担心,既然你说她救了你。那么,在确定她有没有绑架之前,我向你保证她的生命安全!”白夜把脑袋侧了过去,对尹憩说道。

    尹憩闻言,先是有些犹豫不决,思量了片刻以后,他又缓缓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抱歉,白夜,这也不行……”

    “为什么?”白夜的脸色顿时寒了几分,质问道:“你连我的话不相信吗?”

    “对不起,白夜,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墨鸢忆的身上?着我想要知道的东西,只是我现在不能与你说明……”尹憩的声音说的很小,但是还是可以听出他的坚决!

    墨鸢忆身上的七叶灵符,与他有些莫大的关系……

    这片七叶灵符他记得是父亲的东西,虽然它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但却是被父亲一直珍藏在家里。不过小时候因为尹淮对其尤为喜爱,纠缠这父亲一定要这七叶灵符,父亲被他缠的不耐烦,便把这七叶灵符交给了尹淮,但是同时他也告诉了他们姐弟二人,这七叶灵符的价值非凡,绝对不可在人前显露出来,更不可将它的存在告知于任何一人。否则的话,必定会给知晓此事之人招来祸端。不过至此以后尹淮就随身携带着这片七叶灵符,直到后来家里遭遇灭顶之灾,尹淮就此下落不明,七叶灵符也就此随着她一起失踪!

    如今这片七叶灵符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却是墨鸢忆拿着它,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尹淮现在到底在哪里?墨鸢忆和尹淮又有什么关系?他都一定要弄个清楚!

    但是关于这片七叶灵符,尹憩还是记得父亲的告诫。所以,在他从墨鸢忆身上发现了这块七叶灵符的那一刻,他就迅速把七叶灵符放回了墨鸢忆的胸口的衣衫之下,再次把它藏入了那宽大的黑袍里面。

    “呵,莫非你们两个人,还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白夜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白色的灵魂之力透体而出,贯穿了尹憩的周身。“既然你不肯说的话,那我就只好自己来寻找答案啦!”

    这是,搜魂术!

    尹憩察觉到了在自己体内游走的白夜的灵魂气息,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看来白夜还是还有些怀疑自己了,不过她似乎是在搜寻自己体内有没有其他的气息。看来是殷鸿若之前说的那一番话,真的让白夜以为有人操控了自己的意识了。

    可是他这么做,目的到底何在?

    正在尹憩心中暗自嘀咕之时,一声“啾啾”的叫声忽地传入了他的耳朵,尹憩的心里猛地一惊。

    糟了,他知道殷鸿若的目的了!

    他蓦地睁开双眼,施展瞳术望向另一个方向,却发现殷鸿若的乌云神鲛网绳已然不在不经意的时候缠上了那只小讙兽的身体。

    “住手!”尹憩连忙一个瞬身闪现过去,若叶杖凝成气刃劈在了乌云神鲛网的网绳之上,将之斩断,救下了那只小讙兽!

    “果然有妖物躲藏在附近!”殷鸿若高喊一声,号令手下一拥而上,围了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由于尹憩的突然闪离而去,白夜的搜魂术也被强行中断,她的秀眉紧蹙,目光也移到了尹憩出现的那个位置,此刻他的身旁有一只样貌奇特的异兽。

    讙兽!

    “这只讙兽又是怎么回事?”白夜盯着尹憩的双眼发问道。语气当中已经有了一丝质问的意味,身周释放出了一丝强烈的灵魂威压。

    “吱吱”小讙兽身体蜷缩,看着逐渐走近的白夜,对她释放出了的气息感到了一丝畏惧,眼瞳之中,一道血红也亮了出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