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二百零八章 赌命
    “白夜,不要啊!”尹憩看到这一幕,大声喊道。与此同时,他拼命运起身周的灵力,企图挣脱乌云神鲛网的束缚,想要去阻止这一切。

    殷鸿若见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他故意在这一刻撤去了法力,尹憩便顺利地冲出了乌云神鲛网的禁锢,他脚下时空灵纹之力闪动,一个瞬身来到白夜的面前。在她那一掌打出去的同时,若叶杖忽的落下,打在了她的肩膀。

    白夜的身躯就此一顿,那一掌出手也偏了几分,白光轰击在那只小讙兽的身后,它似乎躲过了这一击!

    “你居然伤我?”白夜看了一眼落在自己肩头的若叶杖,尹憩这一击出手并没多重,但是就这样打在毫无防备的她身上,还是让她的半边身子矮了一下,肩头也已然是红肿了起来。

    白夜的眼神有些黯然,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冷笑。她抬起头来,眸子里倒映着尹憩现在那似乎因为愧疚还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的面容。可是在她的目光再一次落到尹憩怀里紧紧抱着的墨鸢忆身上时,一股子酸涩的情绪从心底丝丝入口的布满了五脏六腑,转而化为了压制不住的妒意和怒火!

    头上月影簪白光一亮,然后刷的一下落在了白夜手中。她玉指暗中一拨,将月影簪弹射击出,锋利的月影簪就在瞬间化为一抹银辉,带着一丝怨愤和不满的情绪。嗖的一下,对着那只小讙兽激射而去!

    “吱吱!”那只小讙兽似乎感受到了这股危险的气息,因为恐惧本能地想要躲开。可就在这时,乌云神鲛网朝着它一下子落了下来,将他罩在了原地!

    “不要!”就在白夜出手以后,尹憩这才反应了过来。

    他慌忙撤手向后一挥若叶杖,一道碧芒直追那月影簪而去,企图就它挡下!

    可是在他终究是慢了一步,月影簪在空中划出的那一道银线,最终在碧芒飞击过来之前,刺穿了那只小讙兽的身体。月影簪上的明珠带起了一抹血光,那只小讙兽发出了一声“呜呜”的哀号声,最后终于咽气,倒在了地上。

    “你看看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尹憩看到这一幕,扭过头去,一把把白夜推了开来,气愤地冲着她大声吼道。

    “你……”白夜似乎是被尹憩看见小讙兽死去的反应弄懵了,呆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就在两人在这里争吵的时候,殷鸿若却是身形一闪而过,在突然间逼近了尹憩。而尹憩和白夜此刻情绪都有些失控,此刻一门心思却在对方身上,再加上殷鸿若特意隐匿了气息,以至于两人根本没有注意他的接近。

    等到了两人察觉之时,殷鸿若的身形已经来到了尹憩的身后,并且他掌心运起远古凌厉的玄气,直接是对着尹憩的脑袋一击拍下!

    “快闪开!”等到白夜注意到的那一刻,却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她飞快地向尹憩那边扑去,可是即便如此,想要救下尹憩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了。

    “哼!”一片淡色偏暗的薄唇微微翘起。白夜和殷鸿若的动作突然间给停了下来,好像是身体瞬间僵住了,体内的气脉运转在这一刻似乎是停滞住了一般,虽然并没有将他们完全定在原地。但是殷鸿若拍向尹憩的那一掌却因为被散去了玄力,并未对尹憩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是怎么回事?”殷鸿若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他大声质问道:“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捣鬼?有本事就给我滚出来!”

    “无形无相,无色无味,这莫非是……”尹憩也是诧异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白夜和殷鸿若体内的气息都受到了很强的抑制,可是自己却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呵呵!”一声轻笑忽地传入他们的耳中,然后以他们三人为中心,四周的玄气似乎在一刹那间发出了砰的一声轻响,然后与此同时,他们身周玄气忽地化为了紫色的毒气!

    然后紧接着,那些毒气朝着一处汇聚过来,逐渐幻化出一个人影。

    “人毒一体,毒云庄的秘术……”白夜秀眉紧蹙,她用凝起一点灵魂气息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周身经脉,发现自己早在不经意间就已经被毒气入体,而正是这些毒气影响了自己周身的气血,进而阻碍了自己经脉气息的运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高超的控毒之术!

    那人影已是越发清晰,一人缓步自毒雾中走出。他嘴角微扬,一袭紫衣翩翩,颇有几分公子风度,手中一根乌色长笛,在指间轻轻摇晃。头顶灵玉发冠束起一头飘逸落肩的紫发,更有一缕头发从他脸颊垂下,与那嘴角噙着的淡淡浅笑相得益彰,更显此人的非比寻常的气质。

    三人看到这人出现的那一刻,眼中均是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西域毒王,相里墨!

    他怎么会在这里?

    …………

    谒金门,灵境。

    就在竺隐天断气的时候,灵境虚空突然间发生了剧烈的颤动,谒金门方向的虚空开始不断崩坏,被抑制许久的水银之流轰地涌入灵境,顷刻间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

    “快走!”凌千骅一把抓住云锦瑟的手,带着她化为一道残影,迅速向后退出了数十里的距离。

    “可是……他们要怎么办?”云锦瑟看着席卷而来的水银之流,而他们先前站着的地方已经被水银之流淹没,她不禁有些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凌千骅淡淡地开口,然后回过头向后方看去。

    孤灯在后方单手托着法华灯凌空而立,法华灯放出了一团淡淡的佛光轻轻托住了阳雨馨。而龙戬也同样出现在了身后,他的背后生出一对星翼,羽翼轻轻扇动,幻出点点星光!

    “这里的灵境虚空已经开始崩坏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凌千骅看着逐渐逼近的水银之流,眼神一凝,手中的破狱剑缓缓出鞘,剑身之上黑气弥漫。

    “可是我们要如何离开这里?”龙戬微微皱眉,他将魂念延伸而出,扫视四处的虚空,却是没能找到出口的方向。可若是将魂念延伸至水银汞流所在的区域,魂念就会变得重若千斤,根本无法再延伸扩散,就如同之前面对蛟兕的尸骨时一样。

    “这处灵境本来就是一处谒金门衍生而出的虚空,不存在什么出口,我们只能自己施法出去!”凌千骅眼神有些凝重,他冷冷地开口道:“我可以用破狱剑将这片虚空撕开一个口子送你们出去,但是作为条件,你们必须有一个人在我施术之时为我护法抵挡住幽冥望海!”

    “让我来!”龙戬毫不犹豫地开口说道。

    “你来?”凌千骅淡淡地瞥了一眼龙戬,然后继续说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幽冥望海乃是蛟兕的龙域,即便是死去了这么多年,但是有地脉的水银汞流为载,一旦置身龙域之中,我的灵力就会受到来自蛟兕的幽冥之力的抑制,届时出口就无法再维持。也就是说,那个留下了为我抵挡幽冥望海的人,很可能最后是无法活着离开这里的,你可要想清楚了?”

    在这里很多陷阱,其实在他来之前,他就已经知晓了。而原本在他的计划中,最后若是触发了这幽冥望海,想要把锦瑟也一起带出去的话,就必须和这群同行之人合作!

    那时只要让烈山宗的尹憩为自己护法,护送其他人先离开,最后自己离开后,尹憩自己也是可以凭借自己的神通全身而退的。只是没想到居然出现了变数,这样的话,很有可能要牺牲掉一个人为他们断后。虽然他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性命,但若是龙戬的话,他一死,可是会影响自己与蛇行后面的布局。

    “我很清楚!”龙戬听了凌千骅这么说,依旧是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

    “少主,要不还是让我来吧,这里面就属我的修为最高了!”孤灯闻言,却是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可以,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护好阳小姐的安危!”龙戬把目光落在了孤灯身边阳雨馨的身上,正色地说道:“她的安危才是现在最为关键的!”

    听到龙戬的话,阳雨馨双肩一颤,眼眸中满含泪水地看着龙戬,光洁的脸颊上还挂着几滴泪珠,没想到这个时候,龙戬根本没管自身的安危,反而在担心她的安危。

    “不行,龙戬哥哥,我不要你留下来送死,你不出去,我也不出去!”阳雨馨呜呜地哭了起来。

    “阳小姐,你放心,我不是留下来送死的。你先出去在外面等我,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龙戬给了阳雨馨一个安心的表情,认真地对她说道。

    “少爷,你这么做的话,可是在赌命啊!”孤灯听出了龙戬话中的意思,不由得皱了皱眉,开口说道。

    “没错,我确实是在赌!”龙戬深吸一口气,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将右手手臂举起,露出了上面纹刻的蛟龙图案,对孤灯说道:“但是我至少有足够来以命相赌的筹码……”

    “我赌得起,你们可赌不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