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白虎朱雀
    西牛贺洲,海底。

    红玉扶住有气无力的龙戬,看到他那副得意的笑容,没好气地开口道:“你这小东西,总会搞出这么大的事情,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说着,她抬头看向前方的白术,此刻的白术手已经中多了一把金底银纹的宝剑。

    西天庚金剑,与她的南明离火剑同为上阶人神兵。同样是东华帝君曾取四方五行精华仙淬炼成五行剑令之一。

    千年前,东华帝君取五行剑令交予五星君,助其执法人界,因此,五行剑令就成为了历任五星君的信物。而五行剑令之一的西天庚金剑,便是由西牛贺洲的金德太白星君执掌的。

    金德太白星君,全称“西方金德太白天皓星君”。天星斗部五星君之一,为执法神,居神班二品。主刀兵将军肃杀之威。管人间金银钢铁玉石,兔牛马牲豕鼠虫,石人石马,霜雪之事。

    她为火德星君,掌管的是人间之火;而白术为金德星君,驾驭的是人间之金!

    西天庚金剑对着前方涌来的水银之流直劈而下,剑气将水银之流撕开,交融一体的金水玄气也在这一刻划分剑光两边。

    “好厉害!”龙戬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开口惊叹道。

    抵挡住水银之流的冲击,对于无极境强者来说或许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仅仅一剑就将融为一体的金水玄气划开,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了!

    “与我为南方朱雀身具神族火之传承同理,白术为西方白虎,他掌握的是神族的金之传承!”红玉却似乎没有太过惊讶,而是淡淡地开口解释道:“水银之流说到底,也不过只是地脉金水两种玄气交融而成,顺逆五行之理,故具阴性邪力。但是我们天官五兽之位,本源便是五行。所以,以白术的手段,在剑气划过的同时,将金系玄气引到西天庚金剑的一边,水系玄气自然就会隔在另一边。金水玄气相互分离,这水银之流便就变得与寻常的玄气没什么两样了!”

    神族的传承吗?

    龙戬听了,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意。朱雀和白虎还只是位列神班二品,实力就已经如此惊人了!

    那若是位列神班一品的上神,甚至是那些不受天庭册封的古老神族,又要强大的什么程度呢?

    轩辕叔曾经说过,一直在背后操纵局势的人,很有可能来自神族,而且身份和地位恐怕还不低!

    自己未来恐怕也要去直面这样一群人 那他现在就必须要变强!

    那边的水银之流金水玄气已经被分了开来,西天庚金剑光芒一闪,将其中的金系玄气吸摄入剑体之中。而剩余的水系玄气,就留在了海水之中。

    地脉之中涌出的那一股水银之流,竟是就这样在顷刻间化为无形!

    “我们先带你上去吧。白术他还有事想要问你!”看着那水银之流的麻烦解决了以后。红玉拉起龙戬,一飞而上,冲出了海面,在空中飞掠过去,带着他直接飞去了西岳堂口那边。而白术也是紧随其后,跟着他们一起落到了西岳堂口。

    而此刻的西岳堂口,一众烈山宗和灵宫的弟子还都待在这里,其中还有几名竺家的随从了。

    他们从云锦瑟那里得知竺隐天的死讯,内心悲痛交加,一个个都待到角落里,一言不发,低声哽咽。

    而阳雨馨这边,也是哭哭啼啼的,龙戬久久未能从蛟兕之墓出来,让阳雨馨更以为龙戬已经死了里面,不管白夜在旁如何安慰,她都没能止住哭泣。

    可就在这时,天际当中,一道红光和一道白光飞快划过,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朱雀,白虎……”阳鼎天看着天空中逐渐靠近的两道光芒,眉头微微跳了一下。“还有……龙戬!”

    “龙戬哥哥?”阳雨馨闻言,立刻止住了哭声,连忙跑了过来,期盼地看着从空中落下的那几个身影。

    红玉拉着龙戬飘然落下,身后白术也紧随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龙戬哥哥!”阳雨馨一下子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龙戬,喜极而泣地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

    呃,这个……

    龙戬感觉有些尴尬,他抬头看了一眼阳鼎天,可是阳鼎天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这让龙戬更加尴尬了……

    “咳咳!”红玉轻笑着咳了一声,这才阳雨馨意识到自己在众人面前有些失态,连忙松开了龙戬,满脸羞红地跳开,举动显得有些忸怩。

    “呵呵,你小子可以啊,什么时候把烈山宗大小姐的芳心也给俘获了……”红玉玩味地笑了笑,传音龙戬道:“你们男人啊,就知道一天在外面拈花惹草!”

    “你快别拿我开玩笑了……”龙戬苦笑,传音回了一句,然后就看见阳鼎天已经走上前来。

    “朱雀神君,白虎神君。”阳鼎天微微见礼,身后的那些各宗门弟子也纷纷跟着行礼。

    “阳宗主。”红玉和白术也连忙回施一礼,他们虽然身居神位,但是地位比起阳鼎天来说还是要低上一些的。

    “这海底陵墓一事,我也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惊动了两位神君至此!”阳鼎天开口道:“只是朱雀神君远在南瞻部洲镇守,为何也会到此?”

    “我也是为了他而来的!”红玉抬手一指龙戬,毫不避讳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却是都微微有些吃惊,就连阳鼎天也不例外。“以前就听说朱雀神君和龙戬私交甚好,看来是真的了!”

    “为了这小子,她还专门跑到西牛贺洲来找我帮忙。”白虎按了按肩膀,开口说道:“要不是有玉霄那个家伙在,我估计还会以为她看上这小子了呢?”

    话刚说完,他就看见红玉回过头用冷冷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吓得他果断闭上了嘴。

    “这海底陵墓算是因为我们才坍塌了,我知道里面的东西应该也和神族有所关联。若是上面怪罪下来,一切的就由烈山宗来承担!”阳鼎天开口道。

    “这件事我们确实做不了主,但是我想既然九御麟皇兽尊还尚未归位,也应该就没有什么怪罪的!”白术无所谓地开口说道:“白虎圣殿镇压了这蛟兕之殿那么多年,如今不用镇压了,我还乐得清闲!”

    “不过我想问一下,你们进入过蛟兕之殿的人有谁在里面见到了什么来历神秘的人?”白术开口问道。

    “来历神秘的人?”白夜皱了皱眉,说道:“毒云庄的五毒墨,她算吗?”

    “是啊,那个人唆使尹左使叛离宗门,罪大恶极!”烈山宗一听到五毒墨,就像炸了锅一样,群情激奋,纷纷指责道。

    “尹憩他没有叛离宗门,你们不要造谣生事!”白夜闻言,回头过去,怒道。

    “白右使,您就不要再包庇他了。而且现在连殷长老都已经下落不明了,恐怕也是遭到了他们的毒手吧!”那些弟子纷纷开口责怪道:“而且那妖女是九黎族的,九黎魔族的后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九黎族的人吗?

    白夜忽地想起了在海底陵墓中遇见的蚩尤残存的一丝魔念,心中闪过一丝复杂之感。

    即便是被称作魔神的蚩尤,也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嗜杀成性,凶狠残暴。甚至他还救了自己的性命!

    那为何他的族人、后人却为何要承受这来自六界的非议!

    “够了,在两位神君面前,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阳鼎天回头瞥了吵作一团的烈山宗弟子,冷哼一声,说道。

    “是!”那些弟子见阳鼎天发话,连忙闭嘴,不再开口答话。

    “来历神秘的人……”龙戬开口道:“我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我听竺灵殇所说,有一伙神秘人追杀他,后来进入了这蛟兕之墓,但是我们却没有在里面遇见他,也不知道他最后出来了没有?”

    “神秘人?”白术闻言,却是微微皱眉,他忽的想起自己刚才飞掠而过之时,察觉到的那转瞬即逝的熟悉气息!

    “他到底是什么人?”白术皱了皱眉,低声呢喃了一句。

    若他现在还在的话,应该依旧躲在那个林子里面。

    “这件事情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海底陵墓虽然塌陷。但是所幸并未引发海难,阳小姐也是平安无事,本君也就不多做逗留了!”白术说完,对着阳鼎天微微施礼,然后转身化为白光,朝着天际遁去!

    “白术,你这么着急离开干嘛?”红玉似乎是有些诧异白术的突然离开,有些郁闷地说道。

    说完,她也想要动身离开之际,阳雨馨却突然把她给叫住了。

    “大姐姐,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你。”阳雨馨上前,拉着红玉走到了一边,悄悄地小声问她道:“你和龙戬哥哥是什么关系啊?”

    “哦?我和龙戬的关系?”红玉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懂了阳雨馨的意思,抿嘴一笑,说道:“放心吧,姐姐我已经有爱人,我和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不过……”红玉看着阳雨馨那希冀的眼神,忽的想起了一个另一个有过同样眼神的女子,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的心可不是那么容易走进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