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御龙无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位极人臣
    人界,幻月阁。

    幻月阁的后院空地一支人马整整齐齐列阵于此。姬楼月一身血色长袍立于场中,指点公孙沫夏带领兵士推演战阵,等到将战法将精要推演完毕,口诀传授给了那些兵士,让他们百人一组,开始修炼。

    “金鼓旌旗,四者各有法。鼓之则进,重鼓则击;金之则止,重金则退。旌,传令也。旗麾之左则左,麾之右则右。奇兵则反是,这个战阵是百绝战阵。”姬文龙高坐于阁楼之上。看着下面的兵阵演变,对坐到身旁的姬楼月说道。

    “这个战法本就是你和我所创的,传给他们不好吗?百人而教战,教成,合之千人,千人教成,合之万人,万人教成,会之于三军。三军之众,有分有合,为大战之法,教成试之以阅。当年陛下御驾亲征,我们凭着这一战阵,大败了多少蛮妖部落!”姬楼月看着下方操练着的兵士战阵,眼中有过一丝怀念之情。

    “怎么了?”姬文龙看着姬楼月,嘴角淡淡勾起了一丝笑意,说道:“为何不下去给他们展示一下?也让这些帝国的军人,见识一下他们心中的传奇,君侯照胆寒!”

    “君侯照胆寒吗?”姬楼月轻轻把手按在了腰间的那柄剑,长剑收在剑鞘之中,就似在沉睡一般久久尚未出鞘。

    这把镇守八方的诸岳剑,也不知有多久没有出鞘了!

    “不了……”他淡笑着摇了摇头,那对多情的桃花眼却是闪过一丝落寞之意。他嘴角微翘,那对沾着半点胭脂红的唇漾着令人目眩的笑意。

    粉墨点绛唇,君侯照胆寒!

    这位被称为粉墨君侯的姬楼月,是天岚帝国钦封的武安君。姬楼月既为皇亲,又身居侯位,蛮荒之地,谁人不知他薄凉侯的威名!

    可是如今,他却甘心屈居在这小小的幻月阁,每日与戏子伶人相伴,在酒色中虚度光阴,却是令人唏嘘!

    现在的世家皇族当中,大多数人恐怕是只知他的粉墨点绛唇,君侯照胆寒的威名,只有极少数人记的了……

    姬文龙目光向下方落了些,看着公孙沫夏以在姬楼月刚才指点的指挥战阵的演变。

    “前后有序,分合有度。金鼓旌旗,各按其法。”姬文龙看着演变得已是初具规模的战阵,由衷地赞叹道:“兵法战阵,博大精深。这小妮子居然能这么快就参透一二,实在是个将才!”

    “本来就是找个由头让公孙无忌带人过去震慑一下欧阳斥胥,结果这家伙把她女儿也带过来了,我也就只能随便传她一些东西了。”姬楼月苦笑了一声,用一种抱怨的语气说道。

    “哟,看来你对小妮子也挺上心,随便传点东西就把‘百绝’这种阵图交给她了,如果用心教教那还得了,还不能得把毕生修为倾囊相授!”姬文龙打趣地对他说道。

    这百绝战阵,可是姬楼月和姬文龙已经研究出来的阵法。姬文龙结合上古阵图中推演出来的阵法,由百名修为相当的人施展,每个人学习一种特殊的法诀,合在一起。而姬楼月为之加上了兵法的金鼓旌旗为号令,安排走位的章法步数,便可组成百绝战阵。

    这百绝战阵乃是天岚帝**队中首屈一指的顶尖阵法,即便如今公孙沫夏演练得还不是那么纯熟,但已是颇具战力了。百绝战阵所站的位置相辅相成,变化万端,如同一人!

    “你这么做倒是帮了甘翷了,就是给萧寒添了个大麻烦啊……”姬文龙笑着说道。

    “凌萧寒……”姬楼月嘴角轻轻勾起,笑着说道:“在这四九城权谋纷争中,又有什么是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

    人界,修文馆。

    目送公孙沫夏离开以后,欧阳斥胥的气势却也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硬了,而雷玉虎和李皓铉也没有再表态什么,似乎是在听从欧阳斥胥的意思。

    这个态度却是让甘翷不禁皱了皱眉,这两个家伙是欧阳斥胥安排过来的……

    还是他们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要这么做……

    这时,欧阳斥胥扭过头去,盯着公孙逸恒,开口说道:“年轻人,说话应该要晓得分寸,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清楚?”

    “龙家在这件事情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我并不知晓。不过我很好奇,既然北岳堂口当时是欧阳家在管理,那为何会对此事一点干预和阻止都没有……”甘翷眼神一冷,反过来质问欧阳斥胥道:“龙戬硬闯北岳堂口要求见郭侍郎是事实不假,但是郭侍郎在当时欧阳家管理之下的北岳堂口失踪遇害,你们又该作何解释?”

    “甘翷,你的意思是在怀疑我了?”欧阳斥胥闻言,脸色一变,冷声质问甘翷道。

    “不,关于郭侍郎的死,我也认为欧阳家应该是无辜的。”甘翷摇了摇头,从容不迫地应答道:“但是欧阳家会不会借题发挥,大做文章,以此来公报私仇,铲除自己的的眼中钉,这可就很难说了!”

    “哈哈哈,好一个铁齿铜牙,舌灿莲花的圣卿大人。不愧是就靠一张嘴就能让三大妖王殿退兵的人,这么说来,你是执意要包庇龙戬了?”欧阳斥胥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冷冷地笑道。

    “龙戬有罪与否,还是两说,我又何谈包庇?”甘翷直视欧阳斥胥冷声回道:“况且,龙戬若是真的有罪的话,法网恢恢,我朝廷的六扇门自然会找出证据将他绳之以法,不是吗?雷大人。”

    甘翷说完,把视线移到了欧阳斥胥身边的雷玉虎身上。

    “六扇门乃是朝廷重器,监管世家。若是连犯案证据六扇门都查不到的话,你们又凭什么在这里一口咬定龙戬与郭建的死有关呢?”甘翷看着雷玉虎的眼睛,目光深邃仿佛要直接看穿雷玉虎的内心,他开口问道。

    “哼,如果上头让我查的话,我肯定能找到证据!”雷玉虎愤懑不已,大声说道。

    “咳咳……”李皓铉和欧阳斥胥闻言,脸色同时一变。而公孙逸恒和甘翷的眼底也几乎是闪过一点精光,上面把这件事压下去了,能压住雷玉虎不让他继续调查的,朝堂上下一只手也数的过来。

    六扇门首领鱼龙年,丞相凌萧寒,三王爷姬楼月以及人皇姬昊天!

    一个小小的三品侍郎郭建,他的身上到底还隐藏了什么,会让已经身在人界权利的金字塔的人特意来掩盖他的死亡!

    “看来郭侍郎的死不一般呢,居然让神秘的人可以来掩盖他的死亡真相,只是不知道他们忌惮的到底是龙家还是郭建本人?”甘翷眉头一皱,目光扫向了一旁眼神凝重的李皓铉身上,若有所指道。

    “胡说八道,郭建他既没有什么世家背景,又不是什么绝世高手,又有什么能让别人这么忌惮于他?”雷玉虎闻言,却是急着开口反驳道。

    “是吗?”公孙逸恒听到这里,嘴角却是勾起一抹冷笑。“那么这样的话,龙戬又有什么理由要害他?”

    “龙戬为人本就乖张,更是睚眦必报之辈!”欧阳斥胥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他灭门天魁星宗,打伤吾儿,皆能看出他的为人。”

    “要说龙戬的话,我也与他亲自动过手,他要是真是嗜杀之辈,我又岂能活到现在?”公孙逸恒摇了摇头,反问道:“龙戬一向心机颇深,可他为何不惜大张旗鼓,硬闯北岳堂口,也要见到郭建。是不是也说明了郭建隐藏了什么秘密呢?”

    “哦,我倒想听听,他隐藏了什么秘密?”李皓铉脸色阴沉,开口说道:“我倒想知道一下,他有什么秘密,能给他引来杀身之祸?”

    “哦,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见从这些人的言语中套不出来什么,甘翷的眉头一皱,他开口道:“我记得龙戬好像叫他……衡觞!”

    衡觞!

    三人闻言,同时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不是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还是被对甘翷把这个消息公开很是难以置信,竟是一时间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想要开口辩驳的时候,却听到从修文馆中传来了一声淡然而温柔的笑声。

    虽然这声笑声很轻,但是却让他们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去。

    “我这修文馆门前还真是热闹啊……”凌萧寒身穿一声白色襦袍走了出来,脸上一副温和的笑意,温润儒雅,气度翩翩,一派君子之风。

    众人看到凌萧寒走了出来,连忙行礼,头都极为恭敬埋下。

    “我再不出来,各位是不是叫要在我修文馆的门口吵起来呀?”

    凌萧寒缓步走出,扫了一眼门口的一干人等,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位极人臣,执掌相印。一纸刑书,挥笔写下万言法令。重典治乱世,一言王道杀伐,震慑天下,让京城的世家宗门皆归顺于朝廷,帝国宇内一清,四地臣服中州,千年之久,未敢二心。”幻月阁上,姬楼月举起一盏金樽,饮酒入喉,笑着说道。

    “若说着四九城内遍地黄金下皆是白骨,那得有一半就是他埋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