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十六章 泪之花
    徐梓韵他们将魂魄全部找回封锁住之后,莫擎宇还没上来。担心莫擎宇发生什么事,他们也下到了虚洞里。

    虚洞下一片大战之后的狼藉,徐梓韵他们以为莫擎宇出了什么事,四处寻找莫擎宇。当三人在石壁洞内看到莫擎宇抱着一名满身血渍的女子时都惊住了。

    “擎宇……”

    “大师兄……”

    莫擎宇从失神中回过身来,抹掉眼角的湿润。

    “魂魄封住了吗?”

    “封住了。”

    “好……”莫擎宇抱起洛碧幽从血泊中站起身来,从徐梓韵他们身边走过,向洞外走去,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

    “擎宇……”徐梓韵追上去叫他,莫擎宇却像没听见一样,抱着洛碧幽一直往石洞外走去,不回头,也不再说一句话。

    “擎宇大师兄这是怎么了?”江芜困惑的揉着脑袋。

    这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一连发生了太多事,江芜有点接受无能。

    逐云四下查看着洞内,发现同样倒在血泊中的白泽的尸体。

    “梓韵,你快过来。”

    徐梓韵听到逐云的召唤,停止去追莫擎宇,跑回洞内。

    “这,这不是上古神兽白泽吗?”当看清那魔兽的面容徐梓韵感到很惊讶,很难以相信。

    “嗯,而且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边徐梓韵和逐云正忙着查明真相,另一边江芜也在好奇的打量着白泽的尸体。

    江芜只在卷宗里看到过关于上古神兽白泽的描述,还没有亲眼见过,甚是好奇。

    “诶?这是什么花啊?好漂亮。”江芜看到白泽尸体的旁边的岩石上开着两朵奇异的花,伸手就要去碰。

    “别碰!”徐梓韵见状一个箭步飞过去把江芜拉开,因为一时情急手上便没了轻重,将江芜甩倒在地。

    “师姐,你干嘛啊。”无缘无故突然被徐梓韵拉开,江芜甚是不解。

    “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事吗?你差点毁掉了一切!”徐梓韵很是生气的吼着江芜。

    江芜不知道,上古神兽白泽的眼泪对世间万物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只有在白泽族死去时才会出现,极其的难得一见。

    这泪之花不能沾染凡人的气息,一旦沾染,立马消失不见。所以徐梓韵才对江芜的鲁莽行为发这么大的火。

    江芜从来没有被徐梓韵这般语气训斥过,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事,徐梓韵要这么吼他。江芜心里既委屈又感到愤怒,从地上爬起来跑出石洞。

    徐梓韵看着江芜跑出石洞,也没心去追,便由他去了。

    “梓韵,江芜他……”

    “没事,由他去吧。”

    徐梓韵走到白泽身边蹲下身来,把手盖在白泽半睁的双目上,然后闭上眼睛。

    逐云悄悄退到一边,保持着安静。

    白泽浑身是伤,这些伤是旧伤,不是这场大战留下的。徐梓韵要看看白泽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百年之前白泽受命守护麝月城。麝月城的百姓起初对白泽感念敬畏,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起麝月城的百姓开始对白泽欲求不满。他们想要从白泽身上索取更多。

    因白泽通体是宝,有令人起死回生的功效。麝月城的百姓为得长生之福便开始伤害白泽。

    先是取其皮毛,而后是顶角。可是麝月城的百姓还是觉得不能满足,便将白泽囚禁起来,取其鲜血。

    白泽是上古守护神兽,即便麝月城的百姓如此对它,它也不愿伤害麝月城百姓一分一毫。

    就在不久前白泽又遭到麝月城百姓的伤害,在那之后白泽突然黑化,一夜之间摄取了麝月城所有百姓的七魄将它们囚禁在虚洞内。

    白泽困住那些七魄却又找来魂魄中拥有千灵之音能力的戈漠雪来镇住它们,不让它们逃离锁链而导致七魄分散无法回归体内。

    白泽是挣扎的,是痛苦的。直到它死时这份挣扎痛苦也没有散去。

    良久徐梓韵睁开眼睛,却已经满脸泪痕。

    她看到了这百年来麝月城百姓对白泽的种种伤害,看到了白泽是如何的委屈隐忍,看到了白泽黑化后的挣扎痛苦,看到了白泽死前的悔恨和对这个世界的失望。

    白泽一生为苍生尽力,然而苍生回报给它的却是如此伤害。

    “梓韵,你没事吧。”

    “没事,我们走吧。”徐梓韵为白泽合上双目站起身来。

    “那这泪之花呢?”

    看着那两朵在岩石上绽放着白泽最后生命的泪之花徐梓韵摇了摇头。

    “那麝月城的百姓怎么办?”

    “他们是罪有应得。”徐梓韵突然目露凶色。

    “梓韵,你到底是看到了什么?”逐云急了。

    徐梓韵从来都是以大局为重的人,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变了性子。

    “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是罪有应得……”徐梓韵苦笑着重复着这句话,向洞门口走去。

    逐云看了一眼白泽身上那些旧伤,明白了什么。他追上去一把拉住徐梓韵。

    “梓韵,麝月城的百姓也许做错了什么,但那只是一部分人,不是全部!你想想那些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想想那些未经世事的孩子,他们没有错。他们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在逐云的摇晃下徐梓韵有些恍惚。

    “他们没错吗?可是你告诉他们为什么那么残忍?”

    “梓韵,那些孩子是无辜的。”

    徐梓韵思绪很混乱。她心中的大义,在看到白泽宿命的那一刻在分崩瓦解。

    如果你所守护的一切根本不值得去守护,那还要继续守护吗?

    “梓韵,那些无辜的人没有错。想想那些孩子,他们现在正面临着死亡,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孩子?”

    “对,想想那些孩子,他们是无辜的。”

    徐梓韵想到街上那些欢笑着突然倒地不起的孩子,泪眼模糊。

    良久她平息了下来,点了点头。

    对,那些孩子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承担大人们犯下的错去。

    看徐梓韵情绪稳定了下来,逐云将她扶到一旁坐下来,然后一人走回到白泽身边。

    逐云用法力撑起结界护住泪之花,从岩石上将它们取出。有了它麝月城的百姓就有救了。这也许就是白泽最后的遗愿。

    最后看了一眼血泊中的白泽,准备带着泪之花离开的时候,逐云在石洞内发现了冰棺里的戈漠雪。

    “怎么这名女子的魂魄和躯体都在虚洞内?”逐云看着躺在冰棺里魂魄与身体正在分离的戈漠雪,感到很疑惑。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魂魄里应该有千灵之音的力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