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二十五章 与世隔绝
    戈俯有一个众人皆不知的秘密。

    在戈俯的院落之中还隐藏着另一处院落,极其的隐蔽。若不是为替戈漠雪疗伤莫擎宇绝对不可能接触到那座院落。

    那院落若仅是隐蔽也并不足为奇,让莫擎宇惊异的是那院落的不寻常。

    从院落外面看,看不出什么门道,但若走进其中将会发现惊天的不同。

    院落内完全是不同与外面的另一个世界,是人间绝无仅有的小仙境,没所有的一切皆是归本自然,处处皆是美好的大自然生态之景。

    独自生活在这里的戈漠雪以落叶为盖,以草地为铺,饮甘泉,食蔬果,过着原始却富足的原生态生活。

    在那个院落里进出的次数多了莫擎宇便越来越有深切的感受。外面有多么的奢华,戈漠雪的住处便有多么的归本自然;外面有多么纷扰,戈漠雪的住处便有多么的纯净。

    戈昊年似乎在竭尽一切力量守护着戈漠雪,守护着戈漠雪居住的那方净土。他禁止外人出入其中,仿佛外面的人会污染那里,他甚至禁止自己的进入。

    每每莫擎宇进入其中为戈漠雪疗伤时戈昊年便要求莫擎宇用真气护体,将自己隔离起来,甚至要求莫擎宇最好将自己隐蔽起来,不让戈漠雪发现。

    戈昊年给莫擎宇的理由是戈漠雪患有恶疾,惧怕人的亲近,倘若有人亲近戈漠雪将可能惊恐而亡。莫擎宇虽不理解这种怪疾,也从未听说过,但既然戈昊年要求,且自己也是有能力可以做到,便照做了。

    戈漠雪是被他们救出来的,在客栈内待过一些时日,期间偶有清醒,莫擎宇却不曾发现戈漠雪有什么惊恐之态,而是满眼疑惑与不解。她似乎很惊奇眼中所见一切,仿若初生婴儿一般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

    几次进院为戈漠雪疗伤莫擎宇越来越肯定自己心中的判断。戈漠雪应是自出生起便生活在院里,从未接触过任何人以及外面的任何事物,她甚至不能与人正常交流,她只会吟唱,吟唱没有人听得懂但却安抚一切的歌谣。

    戈漠雪被戈昊年隔绝于世,囚禁在一个她永远也不会意识到的囚牢里。她没有人类的任何欲念,因为她从未曾接触过这些。她内心平静,无喜亦无忧。她绝于凡尘,归本自然,纯净的让人心怜。

    戈漠雪出生在大家的视线里,但她的成长却被消声隐匿。

    所有人都以为戈漠雪已经不存在了,随时时间的推移她的出生被人遗忘在脑后。所以当莫擎宇向路人问及戈漠雪时大家才是那般反应,所以戈俯的下人在见到戈昊年从客栈里抱回一个女儿时才感到疑惑不解。

    戈漠雪也许就是戈昊年内心深处的柔软。他心里还有一片净土,全部留给了他的女儿。

    能够唤醒戈昊年,唤醒麝月城的关键也许就是戈漠雪。

    是夜,莫擎宇悄悄隐匿行踪潜进那个院落。过程有些困难。戈昊年似乎是为了防止莫擎宇等人不经允许偷偷进入院落所以增加了重重防卫。莫擎宇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才顺利进入。

    莫擎宇不是要直接将戈漠雪带出来,而是要查实一件事情。莫擎宇怀疑戈昊年在给戈漠雪食着一种什么药物,这种药物让戈漠雪产生幻觉。因为莫擎宇有次故意在戈漠雪眼前褪去隐匿表露真身,结果戈漠雪竟把他当作是树精灵。

    这偌大个院落,依靠戈漠雪一人之力不可能打理的这么好。戈昊年要让戈漠雪在这里生活的舒适,那就一定要耗费物力财力来营造戈漠雪生存所需的舒适。

    莫擎宇查探出每隔一段时间戈昊年便会派人进入其中,而被派去的人出来之后便被当即灭口。

    为了不让戈漠雪接触他人,戈昊年一定用了什么办法让戈漠雪对见到的人产生幻觉,而且戈昊年一定在戈漠雪的思想里植入了树精灵定期出现劳作的观念。

    莫擎宇是戈漠雪所见树精灵里的特例,所以戈漠雪对他产生好奇,跟他交心,用莫擎宇似懂非懂的言语描述那些定期出现劳作的树精灵。

    见到幻象的只有戈漠雪一人,所以问题不会是出在这里的空气之中,不是空气只可能是饮食了。莫擎宇查看着这里的每种果实,皆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我知道了,是水!”

    这里的一切只有水源是从外面引渡进来的。

    莫擎宇穿过树林一路来到那个仿真的小溪边。犹豫了一下莫擎宇捧起水来饮了一口。

    果然,水的甜度不正常。

    就在这时戈漠雪在不远处的树下醒过来。

    夜里不会有人出现,戈漠雪体内令她产生幻觉的药物已经退了药效。看见溪边晃动的人影时戈漠雪很是惊讶。

    原来她梦里见到的真的存在,原来这世间真有和她一样的存在。

    戈漠雪提着裙边悄悄靠近莫擎宇,生怕惊扰到莫擎宇,莫擎宇会突然消失不见。

    莫擎宇也看到了戈漠雪,他用内力压制住体内的药效,擦干嘴巴站起身来。

    月光洒满大地,洒在两个小心翼翼靠近彼此的人儿身上,梦幻,唯美。

    戈漠雪不会说话,嘴巴张张合合想表达什么,莫擎宇懂她,上前靠近一步把戈漠雪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莫擎宇知道戈漠雪是想确定他的真实性。

    戈漠雪笑了,眼中带泪,激动不已。她虽没有欲念可是毕竟是人,也会感到孤独。

    十七年,她一人生活在这里,只有那些温顺的小动物陪伴着她。她咿咿呀呀学着它们发声,学着鸟儿哼唱,可是却不会她本该拥有的语言。

    戈漠雪又哼唱起来,这一次带着不一样的情感,带着从未有过的喜悦。

    莫擎宇知道把戈漠雪从这里带离出去是残忍的,一定会给她的思想带来很大的冲击,可是她需要正常的生活,需要人情的温暖。

    莫擎宇指尖运作着真气靠近戈漠雪,戈漠雪明澈的眼眸疑惑又期待的注视着莫擎宇。

    真气渡入戈漠雪体内,连带着凡尘的记忆。莫擎宇已经尽量小心的为戈漠雪输入外界的记忆,可是还是让戈漠雪的认知世界受到不小的冲击。

    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莫擎宇终于让戈漠雪渐渐能够接受新的一切。

    次日清晨,计划提前了,莫擎宇带着戈漠雪走出了院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