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二十六章 没人性
    戈俯正厅所有人都愣住了,其中最为惊愕的是戈昊年,其次是洛碧幽。

    莫擎宇携着戈漠雪的手在众人的视线中缓步走进来。

    戈漠雪生得并不十分惊艳,却是分外清丽脱俗,这种清丽脱俗在动态的她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纯净的气质,掩盖了同行的莫擎宇出众的光环,让人移不开眼。

    洛碧幽半屏着气息上下打量着戈漠雪。戈漠雪素白的衣裙裙摆处有带着湿痕的星星点点的泥渍,隐在裙下半露出头的鞋子上也带着泥渍。再看向莫擎宇,他的身上同样如此。视线缓缓上移,一点一寸移到两人交缠在一起的双手上,再是莫擎宇那坚毅注视着前方的目光。

    洛碧幽猛地呼了一口气。

    此情此景有一种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熟悉感,这隐隐的熟悉感让洛碧幽感到胸口发闷,缓不过气来。

    “洛姐姐,你怎么了?”身旁的卓清莲小声问道。

    “没事,屋子里有些闷。”洛碧幽回道,但却感觉声音不是她自己发出来的,好像身体里藏着另一个人。

    头又开始昏沉起来,洛碧幽身体不受控制的晃了晃,在卓清莲想要去扶住她时她又站稳了脚,思绪清醒过来,恢复正常。

    感情这是大清早迎着晨露踏青去了,果然长得帅的都靠不住。

    洛碧幽心里很是不悦。

    戈昊年颤抖着站起身来,眼中两种情绪在交战,最终面对戈漠雪的慈爱之情打败了对莫擎宇的愤怒之意。

    “雪儿……”戈昊年唤道。

    戈漠雪看了看莫擎宇,莫擎宇冲她点点头。犹豫着戈漠雪张动着嘴巴,可最终还是未能说出那从未说过的语言。

    哼唱代替言语,颤颤的,带着激动,带着紧张,带着欣喜,也带着犹豫。戈漠雪走近戈昊年,缓缓伸出手来,触向戈昊年的苍老的脸颊。

    “我的雪儿……”戈昊年颤抖着双手,不知所措。

    十七年,他只在将戈漠雪从客栈抱回戈俯时与这个女儿有过片刻的亲近。

    十七年,他以他觉得最好的方式守护着他的女儿,不让世俗的一切侵扰到她。

    十七年,他的决心从未有所动摇,可是今日,在莫擎宇携着戈漠雪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他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戈漠雪明澈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眸里含着的复杂情绪,胆怯、犹豫、挣扎、惊奇、欣喜、懵懂……揪痛着戈昊年的心。十七年,他以错误的保护方式亏欠了戈漠雪一个正常的成长。

    “戈城主,她需要正常人的生活。”莫擎宇轻轻道。

    一直对戈昊年心存偏见的徐梓韵从戈昊年看戈漠雪的眼神里看出了善,那是父爱的善,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戈漠雪是唤醒戈昊年心中善念的存在。莫擎宇相信戈昊年会有所改变,麝月城也会跟着有所改变。

    有人将善念封存,有人将善念寄存,而戈昊年是后者。莫擎宇不清楚戈昊年对这个世界有着怎样的憎恨,以至于他将善念寄存别处,然后报复这个世界。他霸权,他残暴,但终归他还是有善的,否则麝月城的百姓也不会如此臣服于他,即便是为了财势。

    “是时候我们该起程了。”莫擎宇看向洛碧幽道。

    “哈?”

    ******

    说好的多留两日呢?怎么说走就走,能不能有个准儿啊?

    洛碧幽看着前面的一行人,心里愤愤。她还是有些恍惚,这怎么就走了呢?

    “太没人性了,好歹让我吃个早饭再走啊。”洛碧幽苦着脸,拖拉着步子跟在最后,越想越气。

    这几****也不知为何嗜睡的狠,等她从床上爬起来时已是日上三竿,早就过了早饭点。莫擎宇连通知一声也没有,说走就走,还在是戈城主准备宴请他们的午饭点不辞而别,实在无礼,实在可气,实在没人性。

    莫擎宇本是不愿再回莫渊的。他在莫渊掌门玄化真人,他的师父临终之际,弃莫渊于不顾,推掉掌门一职,决意下山报恩,乃是不义之举。这次下山他便不再是莫渊的弟子,即便莫渊还接受他,他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莫擎宇有他的宿命,莫渊也有自己的定数。

    玄化真人离开后,清远真人坐下大弟子萧焱继任了新一任掌门。

    虽然不再是莫渊弟子,可是莫擎宇的心始终会和莫渊在一起。

    自从在虚洞内发现那些白绫的碎断之后莫擎宇总是会做一些奇怪的梦。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安,感觉三界将会发生什么大事,而洛碧幽很可能就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他必须把事情弄清楚,看看洛碧幽究竟是何身份。

    洛碧幽并不知道徐梓韵他们要将她带回莫渊的计划,她跟着莫擎宇一行人也并不全是因为当时应下的莫擎宇的提议,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身无法术,跟着这些会法术的半熟人也好有个保障。

    本来洛碧幽心里是迷茫的,没有什么方向,后来跟着他们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卓清莲曾经有说这里存在着一个叫作归墟幻界的地方,那里的水连通过去与未来。洛碧幽心里便有了计划。

    她一方面不动声色的跟着莫擎宇一行人,一方面悄悄向路人打听着归墟幻界。洛碧幽计划着,一旦打听到了结果她便和他们分开。

    徐梓韵总是让洛碧幽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不安让她联想到幽禁婆婆。终归莫擎宇他们和幽禁婆婆是一伙儿的人,对自己不利。

    虽然她是对莫擎宇是犯着花痴,但是美色与性命相比,还是性命来的重要。

    司音派和莫渊派只有一山之隔,在同一个方向。有着莫渊的人结伴同行傅莺歌心里安心了许多,也不再那么担忧可能会随时出现阻拦回路的冥司音。

    这一路上卓清莲一直很黏洛碧幽,因为洛碧幽总是说出一些古怪好玩的事情,卓清莲对洛碧幽口中的事情充满好奇,这让傅莺歌心里有些不舒服。

    黏着洛碧幽的不只是卓清莲,还有一双眼睛。莫擎宇的视线在这一路上一直没离开过洛碧幽,虽然他已经可以掩饰,但洛碧幽还是能觉察的出来。

    起初洛碧幽是感到不自在的,甚至是有些反感的,因为莫擎宇的目光里带着一种审视。但是后来洛碧幽改变了想法。眼睛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怎么看是他的自由,她没有权力干涉,何况那可是来自帅哥注视啊,帅哥看她说明帅哥关心她啊。洛碧幽就这么生生将这种看犯人的注视幻想成爱的注视。

    小狐狸须子木一路上为躲避江芜绞尽脑汁。

    洛碧幽那次对江芜的教训根本不起作用,江芜根本就不是个普通的熊孩子。

    看着小狐狸被欺负洛碧幽也只能在心里为他默默祈祷了。

    这一路上前几天的路程很顺畅,没有遇到冥司音,也没有遇到什么离奇怪异的事情,唯一的事件是来自洛碧幽。

    白天里生龙活虎的洛碧幽,一到晚上就发生异样。洛碧幽会突然陷入假死的状态,就像那天死去一样,不过没有那天“死”的时间长,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她会死而复生,没事儿人一样。因为有过之前的经历大家也没有太受到惊吓。

    洛碧幽自己说不清怎么回事,莫擎宇他们也找不出原因,这样次数多了大家也就习惯了。

    只有莫擎宇一直放在心上,始终无法释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