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三十九章 灵的自私
    辛迷玥从悲伤中缓解过来,从石块后面飞出来,想要继续藏身在陌上虚竹的衣袖之中却发现陌上虚竹不见了。飞出来的辛迷玥恰被傅莺歌和卓清莲撞见。

    “师姐,你看!”

    辛迷玥见到自己被发现,吓得四处飞舞寻找藏身之地。可还是没躲过傅莺歌。傅莺歌动作快辛迷玥一步,将她捉在手中。

    “救命啊!救命啊!”辛迷玥挣扎着,想要从傅莺歌的手里逃出去。

    “师姐她就是辛迷玥吗?怎么这么小一点?”

    “应该就是辛迷玥了,我听师傅说过,他们灵族生有人的面孔,但形似蝴蝶,非常的小巧。”

    “喂,人,你们放我了吧,我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没有利用价值的。”

    辛迷玥继续挣扎着。

    “我们不是要利用你,是想请你帮忙救救我们的朋友。”

    “我帮不了你们的,我们灵类比你们三界之中任何一界都要弱小,根本没有能力帮你们。”

    “不,你帮的了,你是草木之灵,你可以消除迷蝶花的花毒和幻蝶的蝶毒。”

    “对不起,我不能帮你们,我也帮不了。”

    他们灵类是有能力可以改变草木本有的毒性等特质,甚至改变它们原有的面貌,让它们变成全新的物种,可是这会大大损耗他们灵的寿命。

    百年前辛迷玥曾经帮助过于她有恩的玄化真人降服尤姬,也正是在辛迷玥的帮助下蓬莱三派才打败了尤姬,并逼她立下不再侵扰凡界的契约。后来尤姬退位魔界,人魔两届一直还算和平的相处着,这多亏了辛迷玥。但是那次之后辛迷玥的寿命便减少了一半,倘若这次再出手,她的寿命便会所剩无几。

    “求求你了,我们必须救出我们的朋友,这关系到三界的安危。”

    “三界的安危是你们自己的事,我是三界之外的存在,没有权力也没有义务要去帮你们。”

    辛迷玥攒着力气趁傅莺歌手下松懈之时猛地挣开傅莺歌,逃了出去。

    “辛迷玥,我们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

    傅莺歌和卓清莲一同跪下来。

    “你们知道你们三界有多残忍自私吗?没有谁有义务去牺牲自己换取另一个谁的生命,我辛迷玥没有这么伟大,三界的存亡与我无关,我只是弱小的灵类,我不会帮你们的。”留下这一席话辛迷玥消失在空中。

    一旦辛迷玥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中,傅莺歌和卓清莲便没有办法再寻得辛迷玥的踪迹。

    “师姐,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卓清莲终于承受不住,痛哭起来。

    莫擎宇牺牲了自己渡他们过弱水,可是他们却什么也没办成。

    “清莲,没事的,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我们一定可以救出洛姑娘的。”

    “可是……可是,擎宇大哥哥再也回不来了……”

    “清莲,对不起,对不起……”

    小狐狸在远处与蝴蝶纠缠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

    从傅莺歌的手里逃脱之后,辛迷玥寻着陌上虚竹留下的记号很快追上了陌上虚竹。

    陌上虚竹欠辛迷玥很多,他自是不会抛下她不闻不问。

    “虚竹哥哥,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丢下我的。”辛迷玥飞落到陌上虚竹的肩头,停栖下来。“虚竹哥哥,对不起,迷玥拒绝了他们。”

    “三界之事,本就与你无关。”

    “那虚竹哥哥,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回月华。”陌上虚竹将玉笛收进腰间,最后望了一眼冥丘之境的方向。

    灵是三界之外的存在,它们不遵循三界的道义,但懂恩知报。玄化真人于她有恩所以百年前她愿意帮助玄化真人,而傅莺歌他们于她无恩亦无任何牵连所以她拒绝。

    灵这一生只跟随自己的心意走,心意如何便如何。它们至情至真,但只是针对它们的心灵寄托之人。陌上虚竹便是辛迷玥的心灵寄托之人。

    ******

    徐梓韵他们将尤姬一事通知了莫渊,并通知其它两派,让他们事先有所准备。

    莫渊在接到消息后,掌门萧焱当即就派出一小众修为不错的弟子下山与徐梓韵他们接应。

    眼下一切还都只是猜测,不能做出太大的动静,不然引起魔界各势力的纷乱就更麻烦了。

    元华真人为寻江芜也跟着这一众弟子下山来了。

    “师父,您怎么来了?”徐梓韵看到自己的师父也跟着下山了很是意外。

    “江芜呢?”元华真人上来便质问江芜的所在。

    “江芜他……”

    “师叔,江芜去打水了,我这就去把他叫回来。”逐云替徐梓韵接过话,然后朝徐梓韵使了个眼色。

    “是,师父,江芜去打水了。”徐梓韵赶忙重复道。

    江芜一直在跟徐梓韵置气,一路上为了不和徐梓韵有接触,他故意拖拖拉拉走在后面,但也并没有耽误正事,只是一直和徐梓韵保持着距离。

    云华真人一向很疼江芜,要是让云华真人知道徐梓韵那般严厉的训斥过江芜,怕是要好一阵心疼。

    “师父……”拖拉着赶上来的江芜老远便看到元华真人的身影,眼泪汪汪的跑过来,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得,一下子扑进元华真人的怀中。

    “臭小子,是不是又惹祸了?”

    “师叔,江芜这一路上挺乖的,没犯什么错。”逐云为江芜开脱。

    “哼……”江芜擦着眼角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逐云,顺便也瞥了一眼徐梓韵。

    “师父,您怎么下山来了?”

    “我下山,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

    “不好好给我面壁思过,偷溜下山,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儿我都不知道?”元华真人作势拧着江芜的耳朵,把他拎到一边,实则一点也没使力。

    “哎呦,疼疼疼,师父我知道错了,您就饶了我吧……”

    江芜顺势配合的嚎叫着,他知道元华真人这是做给其他弟子看的。

    徐梓韵在一旁没眼看,他们师徒二人做戏做的太假,每当这个时候徐梓韵都觉得很丢脸。其他莫渊弟子其实对此心知肚明,早已见怪不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