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四十一章 雨夜救人
    洛碧幽逃出迷蝶宫后在白绫的召唤下一直向冥丘之境的方向寻去。

    上次在虚洞内留下的旧伤未愈,这次又在迷蝶宫中了蝶毒还受到迷蝶剑影的重创,上神碧落的元神严重受损。而已经彻底苏醒的她再也不能依靠封印元神化身为普通人的形式来让自己恢复元气。

    现在的上神碧落连普通的凡人也不如,走不了几步路她就会跌倒。无数次的跌倒爬起,跌倒爬起,身上的衣衫已经磨损的不成样子,可她仍不放弃,仍不停歇。

    一股意念在支撑着她前行,擎天在等着她。

    夜幕又一次降临,伴随着黑暗降临的还有突然而至的漂泊大雨。这一次碧落真的走不动了,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倒在泥水里,碧落闭上眼睛任雨水打落在脸上,千年来不曾流过一滴泪的上神碧落在这一刻无助的哭了。

    千年之前那场与魑魅的大战中,只有归墟幻界之人才能够进入虚妄墟之中。上神碧落和白汐若作为归墟幻界的弟子牺牲自己作为诱饵将魑魅引入虚妄墟,众上神才得以将魑魅封印其中,避免了三界的一场浩劫。

    这一计划众上神皆知唯有战神擎天被蒙在鼓里。

    缘起何处,缘归何处。

    大战前一天,上神碧落约战神擎天在归墟之上的云巅做最后的告别。曾经他们就是隔着这个云颠遥遥相望彼此。

    虚妄墟乃是三界之内最穷凶极恶之地,一旦困进其中便再无出来的可能,只有将魑魅封印在那里才能最大可能的防止魑魅突破封印逃离而出。碧落和白汐若作为引子进入其中等于将自己送上了亡途。

    云巅之上碧落让擎天答应她,大战之后带她去天尽头的彼崖。

    相传有情人若能携手走到天尽头的彼崖,便能不受离别之苦,相伴一生。

    大战之后得知真相的擎天想起碧落在云巅说的那些话,那分明是意味明显的告别,可他却没能发现,他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原谅众上神的欺瞒。

    在归墟幻界内,没有希望的守望了三百年之后,擎天再也承受不住思念的煎熬,从归墟之上的云巅跳了下去。

    或困于轮回之中或万劫不复,怎样都好,只要呼吸不再作痛。

    困于虚妄墟的碧落意外的发现自己竟可以倾听到三界内的所有声音,而一同受困在虚妄墟的上神白汐若,洛碧幽的师姐,却什么也听不到。

    碧落听到了擎天在云巅的悲泣,听到了擎天跳下云巅之后最后呼喊的她的名字。

    擎天的选择带走了唯一支撑碧落熬过一切的希望。碧落崩溃了,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量从她体内迸发出来,这力量将白汐若连同她自己吸进一个漩涡之中。

    一切就好像发生在上一刻,而这一刻当她醒来却仍是只能感应到擎天离她而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

    九重天上,天帝修止龙威大怒,原因却是司雨上神在五坡林所降的大雨。可怜的司雨上神按时按点分毫不差的完成降雨工作,尽职尽责却莫名被安了个玩忽职守的罪名,受刑三十天棍,他心中委屈却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谁让给他扣罪名的是三界的老大天帝呢。

    司雨上神揉着屁股从九玄殿出来,没有直接回府邸养伤而是去了天门外。反正错不错都被罚了,他要蹲在五坡林的云头哭,淹没五坡林,把受的委屈全讨回来。

    ***

    长离子带着鹰雕合欢本来悠哉悠哉的赶着路,寻思着这样好的天气,晚上随便露宿在外面也无事,没想到毫无征兆,暴雨突然而至。长离子的爱宠鹰雕合欢受到不小的惊吓。

    合欢受了惊,羽翼都湿透了,让长离子好一阵心疼。看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之前走的太悠哉,现在身处荒郊野外,要寻到一处落脚避雨的地方很难,长离子只好把合欢揣在怀里护着,冒雨赶路。

    “早知道就不甩开娼吉那个臭小子了,若不然还能从他身上摘片草叶子挡挡雨。”

    “合欢,你说我是不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雨声太大,长离子说了什么合欢一句也没听清,不过听清了也不会懂是什么意思。

    长离子的怀里很舒适、温暖,没多久合欢就合上眼睛犯起困来。

    “这雨真是邪门了,怎么就不停了呢?”

    已经走了一个时辰的路了,这雨也不减量的下了一个时辰,长离子无比的郁闷。他是越来越为甩开娼吉那个小跟班而感到后悔了。

    娼吉虽然平时是黏人了点,但是服侍他可是很周到的。要是娼吉在,怎么也不舍得让他受这份罪。

    长离子是个无宗无派的天涯旅人,孤独惯了,突然跳出来一个那样黏人的小跟班,他觉得干扰到了他的自在,所以一直不待见娼吉。

    但是这个本在山中安分守己的花妖娼吉,在见到长离子的第一眼就对他心生敬慕,非要跟着他浪迹天涯,长离子是怎么甩也甩不掉。

    为了和长离子一样,娼吉还在林中抓了个大斑啄木鸟非当成是和合欢一样的鹰雕,还取名为欢合,让长离子是哭笑不得。

    长离子并不真讨厌娼吉,只是偶尔嫌他太吵。在林中之事之前,长离子每次甩开娼吉都会故意给他留些破绽,可在那次林中之事后长离子不得不狠心甩开娼吉。

    娼吉的大斑啄木鸟吃了人家的金豆子,而金豆子的主人是莫渊的人,长离子不想和任何门派有任何接触。虽然知道莫渊的人不会回头再找娼吉的麻烦,但那次之后长离子总觉得娼吉总是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他是最讨厌麻烦之人,所以不得不狠心甩开了娼吉。

    闷头又走了一段路,雨水太大,没看清脚下的路,长离子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险些摔倒。合欢被惊醒,从长离子的怀里飞出来。

    “喂,你怎么出来了,快进来,该生病了。”

    合欢却不听长离子的话,反而飞到刚才绊到长离子的地方。

    长离子也跟着看去,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已经完全被泥水浸透,夜色又浓,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是个人。

    “这大半夜的怎么这么倒霉,怎么没了臭小子就事事不顺了呢?”

    长离子以为是个不幸遇难在荒郊外的主,便也懒得去查看,绕到而过就想离晦气远点但却被合欢拉住了。

    合欢从来没这么激动过,喙咬着长离子的衣袖,也不顾大雨的浇淋,拼命拍打着翅膀向后拉扯长离子。长离子感觉到合欢的不对劲,认真起来,赶忙去查看地上的人。

    借着极其微弱的视线长离子辨析出地上的人是名女子,在接触到那女子的身体时长离子心里登时袭来一阵异样。

    “既然合欢要救你,那我便好心救你一命。”长离子嘴上说的不情不愿,但手下的行动却截然相反。他轻柔的将碧落从泥水里搀扶起来,十分恭敬的脱下自己的外衫为碧落挡雨然后将碧落背上肩头。

    “这是你自找的啊,我现在背着人没办法再护着你,你自己自生自灭吧。”长离子对着早已躲进它怀里哆嗦的合欢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