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五十四章 分手吧
    其实见到娼吉长离子除了心虚之外,还是很开心的。

    一个人流浪惯了突然来了那么一个人,会觉得很吵,也很累赘,可是当那个人走了,此后的流浪再也不是那个滋味了。自由的快感消减,孤独感增强。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走了一段路,长离子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只见长离子停下来,围着娼吉上下打量,而后又很是困惑的看向四周,终于还是没有找到他想找见的。

    “你的欢合呢?”长离子疑惑道。

    “跑了。”娼吉好像在回答别人的事一样,漫不经心。

    “那你怎么不追啊?”

    “还追什么追,它根本就不认我,完全就是个没良心的,还是你的合欢好。”娼吉绕到另一边抚摸着长离子肩头的合欢。

    “喂,小子,你别打它的注意,想都别想。”长离子打掉娼吉的手。

    “我没想,我就想摸摸嘛。”娼吉撇撇嘴。

    “摸也不准!”

    “长大哥,这鹰雕可是猛禽,它现在还没成年就这么大个了,等它成年了得有多大啊?”娼吉手痒痒还是想摸摸。“你说你魅力怎么这么大呀,连这样的猛禽飞兽也愿意跟你亲近。”

    “是啊,我魅力真是太大了,鸟见鸟爱,花见花黏。”

    “长大哥,我不是黏着你,我就是崇拜你,敬仰你。”

    “你敬仰我做什么,敬仰能当饭能吃啊……诶?额,应该走哪条路来着?”长离子忽的在岔路口停下来,娼吉没有心理准备一个刹车不稳撞了上去,脑袋刚好磕在合欢的嘴巴上。

    “哎呦喂,疼死我了。”

    被娼吉这么一撞,合欢竟然还没被吵醒,依旧睡的沉沉的。

    “长大哥,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娼吉揉着脑袋,一脸的委屈疑惑。

    “我停下来找路啊。”

    “为什么要找路啊,你不是从来不找路,走哪儿是哪儿的吗?”

    “对啊,我为什么要找路呢?”长离子疑惑的拍着自己的脑门,“嗯……应该是这条路。”

    “喂,长大哥,你等等我啊。”

    ******

    清远真人告知众真人和掌门萧焱说是知道奇怪女子的下落了,让掌门把徐梓韵等人召回来,可是等徐梓韵等人都回来了却又说时机还不成熟,暂不能说。

    众真人和掌门心中疑惑却也并不逼着清远真人说出个原委。清远真人向来做事有分寸,他既说时机不成熟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停止寻找奇怪女子洛碧幽之后,莫渊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这段日子看似平静实则人心不安。一种沉闷的气氛笼罩在莫渊上下。莫擎宇的事件让莫渊弟子们隐隐感觉到三界将有大事发生。各门下弟子主动加勤训练,就连以前偷懒耍滑的弟子也正经了起来。

    莫渊失去大师兄莫擎宇一事尤其对徐梓韵的打击最大。

    自从回到莫渊之后,徐梓韵常常去到莫渊后山的崖亭里,一待就是一整日。

    这日徐梓韵又像往常一样坐在崖亭里望着远处伤神。逐云四处寻找徐梓韵寻到了崖亭,他已经沉默着待在崖亭内许久。徐梓韵望着远处伤神,逐云则望着徐梓韵伤神。终于逐云对徐梓韵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忍无可忍。

    “梓韵,你能不能别总是这样,一句话也不说,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逐云拳抵亭柱,满眼怒气。他已经受够了徐梓韵这幅模样。

    “莫擎宇他不是你一个人的好师弟,他也是我师兄,是大家的师兄弟!他离开了大家都很伤心,可是你至于做到这个份儿上吗?”

    徐梓韵终于有所反应,叹了口气。

    “你能让我静一静吗?”

    “徐梓韵!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视我为空气吗?莫擎宇他不是你的什么人,我才是!你让别人怎么看我!”逐云上前钳住徐梓韵的肩膀,使劲摇晃着试图把她摇清醒了。

    徐梓韵费力的抬起眼皮,神情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逐云,我累了,我想歇歇,你能放过我吗?”徐梓韵一字一句平静异常的吐着这些话,这让逐云升起一种恐惧。

    “梓韵,对不起,是我混蛋,你别生气。你既然累了,我这就扶你去休息,等你休息好了,一切就过去了。”逐云一改方才的恶劣态度一把抱住徐梓韵。

    徐梓韵若是像往常一样愤怒的反击他,说他幼稚,逐云也不会这么慌乱。可是现在徐梓韵平静的异常,这太不正常了,逐云好怕徐梓韵会就此推开他,和他断了关系。

    “逐云,放过我吧,我真的好累好累。”徐梓韵本以为说出这话会很容易,可是真当说出口却是那么难,好像有千斤巨石压在心头,压得她近乎要窒息。

    害怕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逐云颤抖着放开徐梓韵。

    “你说什么?”

    “逐云,我们分手吧。”徐梓韵咬着牙,强忍着不让泪水掉落出来。

    “梓韵,你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吗?”

    “逐云,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我们不合适,牵强在一起只会让彼此都疲惫。放手吧,逐云。”

    “不!什么叫牵强在一起?你情我愿是牵强吗?当初你那么欢喜的答应我,你敢说你心里没有我?”

    “逐云,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徐梓韵指尖在发抖,眼泪也不争气的滑出眼眶。

    和逐云在一起走的真的好累,好累,可是为什么说放弃不是一种解脱却反而更痛苦了呢?徐梓韵不明白。

    “我明白,我非常明白,你的眼泪告诉我你是爱我的,你并不是真的想和我分开,你只是在生我气,气我刚刚对你发火……”

    “逐云!你醒醒吧!”

    “你不是累了吗?我现在就带你去休息。”逐云走上前一把将徐梓韵抱起。

    “逐云,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孩子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幼稚,你放开我!”徐梓韵挣扎着,现在她是真的生气了,很生气。

    “逐云你再不放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逐云却反抢在徐梓韵动手之前点了她的昏穴。

    “对不起,我不能放开你。不管你有多幸苦,有多累,我都不会放开你,这辈子我缠定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