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五十五章 小狐狸闯司音
    小狐狸须子木已经在司音派山门下蹲守多日,但是卓清莲却拒不相见。

    掌门离奈的去世对卓清莲的打击很大。卓清莲把一切归罪在自己身上,她觉得一切都是因她下山而起,傅莺歌和众师姐妹怎么劝她都劝不动。

    “大师姐,再这么下去不行啊。”

    芙蕖殿外专门负责照顾卓清莲的女仕弟子秦暮夕着急的来回走动着。

    司音派唯有掌门人才有资格配有女仕弟子,卓清莲是司音派的一个例外。司音众弟子虽心有不满,但却也无人多言,或拿此事针对卓清莲。

    卓清莲自六年前重伤之后周身修为尽散,身体羸弱,心智也如初生婴儿,掌门给她特配女仕也是在情理之中。

    今天已经是卓清莲将自己关在芙蕖阁内的第五天了,再是有修为之人不吃不喝这些时日也是撑不住的,何况卓清莲修为尚浅。

    傅莺歌蹲坐在玉石级上,倚靠着石柱,抱着肩膀,一言不发。

    她心里比司音派上下任何一个人都要着急。可是她能怎么办。卓清莲是铁了心的要惩罚自己,她用连心术将整个芙蕖阁封上了结界,外力若破坏这结界,她就会跟着受到重伤。

    卓清莲把自己关在芙蕖阁内五日未出,傅莺歌也跟着蹲守在门外守了五日。

    这些日子她陪着卓清莲一起滴水未进,卓清莲惩罚着自己,傅莺歌也同样以这种方式惩罚着她自己。

    “大师姐,要不咱们硬闯吧,这结界跟着清莲的身体状况一起变化着,现下结界已经变得很弱,硬闯进去对清莲的伤害应该不会太大……”

    “大师姐?”秦暮夕看傅莺歌一直没反应,走上前去,却发现傅莺歌已经昏了过去。

    “大师姐你怎么了?大师姐你醒醒啊!”

    一连五日滴水未进,加上身上重伤未俞,心情郁结,傅莺歌能撑到这一刻才倒下去全靠着一股意念在支撑。

    ***

    启莺殿内,傅莺歌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卓清莲正守在她身边。

    “师姐。”

    “清莲……”

    “师姐,你身上有伤,别乱动。”卓清莲坐在傅莺歌床边,低头哽咽着,不敢直视傅莺歌的眼睛。

    “清莲,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傅莺歌还是挣扎着坐起身来,捧起卓清莲的脸,爱怜的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师姐……”卓清莲扑进傅莺歌怀中痛哭起来。

    “没事,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不难受了。”傅莺歌轻拍着卓清莲的背,同是泪眼模糊。

    “师姐,对不起,对不起……”

    就在这时,秦暮夕突然推门气喘吁吁的闯进来。

    “大师姐,清莲,不好了。山下的小狐狸硬闯山门被巡视的廖清师姐抓起来了。”

    “什么?”

    “子木哥哥!”卓清莲收起眼泪猛地站起身来。“师姐,我……”

    “别管我,快去看看。”

    ***

    司音派并不禁止门下弟子谈恋爱,但是却禁止男性进山门,擅闯山门的男性无论是何缘由都不得饶恕。

    行为严重者将当即受到七骨花穿心的惩戒,行为较轻者予以终身难忘的荆棘鞭鞭惩。这两种惩罚都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尤其是七骨花。

    七骨穿心,经脉尽断,活下来也是废人一个。

    倘若有弟子求情,求情弟子将以受到比擅闯者重一倍的惩罚来顶下擅闯者的罪过,熬过去两人便相安无事,但至今司音派还没有哪个弟子熬过过那些惩戒。

    ***

    “掌门,这小狐狸擅闯山门不知该如何处置。”司音派巡视大弟子廖清携巡视弟子将擅闯山门的小狐狸压进司音大殿。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我只是想来看看我的朋友。”小狐狸须子木挣扎着辩解。

    “门禁戒律不是清清楚楚吗?这样的事情你也来问我。”司音新掌门瑶芯明显的不耐烦。

    前掌门去世,她匆匆接下掌门一位,门派内有一堆大事要处理已经够让她心烦意乱的了,现在弟子竟连这等小事也来烦她。

    “可是,掌门,这小狐狸自称是卓师妹的朋友。”廖清显得很为难。

    前掌门在世时最是疼爱卓清莲,现在离奈虽离世,司音众弟子仍是重视着她生前所珍视的一切。

    “从今日起司音派众弟子不论地位高低,年长年幼,皆一视同仁,一人有过一人承担,其它弟子不得求情包庇,否则一同受罚,清楚了吗?”

    “这……是,掌门。把他带下去,关幽室,鞭策惩戒。”

    “且慢!”卓清莲在秦暮夕的搀扶下及时赶到司音大殿,将廖清等人阻拦住。

    “清莲。”

    “子木哥哥你别怕清莲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卓清莲推开秦暮夕独自走进殿内,上前跪下身来。

    “掌门,子木哥哥并不知司音门规,清莲愿替他受罚。”

    “小师妹……”

    “清莲,我不要你替我受罚,是我做错了事,应该……”小狐狸挣扎着要站起身来,却被廖清暗自点了穴。

    小狐狸这样大吵,不但会害了自己更会害了卓清莲。

    “好,你既要待他受罚我便成全你。念在你修为尚浅又有伤在身,免去七骨花之刑,荆棘鞭鞭策惩戒。”瑶芯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卓清莲的代罪请求。

    “掌门……”

    “你若要替她求情,一同受罚!”瑶芯态度坚决,不容有任何商量。“带下去。”

    掌门态度如此坚决,廖清也不敢再多言,只能照做。

    小狐狸和卓清莲被拉下去之后,想求情却没胆求情的秦暮夕在大殿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左右为难。

    “别晃了,进来。”瑶芯早就看到晃悠在大殿外的秦暮夕。

    “是,是掌门。”天呐,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女仕弟子,不会也一同受到惩罚吧。秦暮夕哆哆嗦嗦的移进大殿。

    这个新掌门在她看来太可怕了,一点也不善良。

    “你是卓清莲的女仕?”

    “是,是的,掌门。”秦暮夕手抖得不行,额头上冷汗直冒。

    “我有这么可怕吗?”

    “没,没,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