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五十六章 放卓清莲下山
    瑶芯叹了口气上前扶起秦暮夕。她这是不得已之举。她现在初任掌门一职必须先立威信,日后才能更好的管理司音上下,再者这也是为了卓清莲好。

    前掌门太过仁慈,凡事总是迁就着弟子,尤其对卓清莲太过宠溺,这样非但不是保护她反而害了她。

    现在前掌门离世,傅莺歌身为司音大弟子要承担门派重任,今后不可能有更多的精力来保护卓清莲,卓清莲需要自己成长起来。

    “在行刑之前你把这个交给廖清,她自会明白是什么意思。”瑶芯拿出一个锦盒交到秦暮夕手里。

    秦暮夕被吓得反应迟钝看着锦盒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是,是掌门。”

    锦盒内装的是薄翼衣,穿在身上可以降低荆棘鞭的伤害。

    廖清一看到锦盒便明白了掌门的用意。

    廖清本来还对掌门心有不满,觉得掌门是妒忌前掌门对卓清莲的宠爱这才对卓清莲不网开一面。

    “看来是我误会掌门了。”看着锦盒廖清笑了。

    “廖师姐,掌门这是什么意思啊?”

    “暮夕,小师妹受罚一事暂不要告诉大师姐。”

    “暮夕明白。”

    大家都以为卓清莲受罚一事瞒过了傅莺歌,其实傅莺歌什么都知道,灵鸽早已将一切告知了她。

    卓清莲伤势好了之后,傅莺歌便向掌门求了准许,让卓清莲跟着小狐狸须子木下山。

    瑶芯知道傅莺歌这么做自有她的道理,便没问缘由准许了。

    这些日子卓清莲的不快与消沉傅莺歌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傅莺歌知道除了她们师父一事,还有另一事郁结在卓清莲心里。

    “师姐,清莲舍不得你。”

    “傻丫头,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又不是不回来了。”

    “师姐,我和子木哥哥找到洛姐姐后马上就回来。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养伤,好好照顾自己。”

    “我们清莲真是长大了。”傅莺歌将卓清莲揽在怀里。

    与其看着卓清莲一日日的消沉下去,倒不如放开她。如今冥司音已经死了,司音派的弟子下山也没什么顾虑了。虽然山下可能还有其它危险,但是相比于这些危险意志的消沉更可怕。傅莺歌不想看到卓清莲失去笑脸。

    “好了,快走吧,一会儿我要是改变主意了,你可就走不了了。”傅莺歌抹掉眼角的泪痕放开卓清莲。

    “小狐狸,清莲可是交给你了,她要是有什么闪失,我拿你是问。”

    “傅姐姐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清莲的。”

    “走吧,带她下山去吧。”傅莺歌背过头去。

    “清莲,我们走吧。”

    “师姐,再见。”

    司音山门下,两个小小的身影手挽手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下。傅莺歌久久的伫立着不舍离去。

    “大师姐,你真的舍得让小师妹一个人下山吗?”

    她怎么可能放心呢,小狐狸一点修为也没有,根本保护不了卓清莲。

    “清莲总是要长大的,我们回去吧……”傅莺歌叹了口气转身走上山门。

    ***

    卓清莲走后的第二天,司音派就收到了莫渊传来的消息。

    尤姬等魔界之徒在集结魔界之力似将要有所作为。莫渊让司音和月华两派做好备战准备以防魔界突袭。

    “大师姐看来你让小师妹下山的决定是对的。”

    真的对吗?如果魔界真的在集结势力,那山下一定有不少活跃的魔界分子在蠢蠢欲动,清莲和小狐狸岂不是更危险。

    傅莺歌眉头紧皱,心中的焦躁引起一阵咳嗽。

    “大师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去告诉掌门说我明日便可辅佐众师姐妹的训练。”

    “大师姐你还是再休养几天吧,训练一事有廖清师姐。”

    “我的伤势我自己清楚,让你去你就去。”

    阿秀走后傅莺歌走到窗外召来灵鸽。

    “灵鸽,清莲很需要你,你去替我好好保护她好吗?”灵鸽在傅莺歌手下晃动着脑袋,很明显的不舍,不愿意。

    它的主人现在身有重伤,它怎么可以离开。

    “灵鸽,听话,若是清莲有个什么万一,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其实这些年傅莺歌对卓清莲的付出已经足以还报六年前的那一命之恩,只是这弥补亏欠的行为不知何时早已在傅莺歌心里转变成了亲情的本能的守护。

    “去吧。”傅莺歌托起灵鸽,将它伸向窗外。

    灵鸽在傅莺歌手掌里逗留了好一会儿才展翅飞向远方。

    ******

    莫渊,元华殿殿前的花园里,元华真人坐在石台茶几旁悠哉的品着茶。

    这几****可是心情大好。江芜自上次被抓回来后突然就懂事了,不但不再调皮捣蛋,而且主动修炼法术。

    元华真人看的不错,江芜天生资质极佳,是修仙的极好的苗子。不过短短几日的功夫江芜便将别人要花上半年时间才能习得的法术融会贯通了。若是江芜先前有一半的上进心,现在怕是修为和莫擎宇不相上下了。

    “这臭小子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吗?说懂事就懂事了,哈哈,不错不错。趁着你懂事上进的这个劲头我得多传授些法术。”

    云华真人五指跟着江芜练剑的声音敲击着石台茶几,闭目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好时刻。

    徐梓韵在远处观看多时,不忍打扰。

    自徐梓韵回来她还没来瞧过江芜。云华真人一直将江芜扣留在元华殿内,让他与外界隔离开来,就是怕他因外面的动静扰了心绪。

    剑光流动,地上落叶纷飞起舞飘落到石台茶几上,落进元华真人的茶盅里。

    元华真人完全沉浸在这美妙的剑声中,根本没发现茶盅里的异物,继续品着茶

    “噗……”视茶如命的元华真人茶刚入口就觉察出了异样,一口气全喷了出来。

    “呸呸呸……啥呀这是?咦呀!”云华真人皱着眉将那片落叶从茶盅里挑出来。远处江芜仍全身心投入的练习着移心剑法。

    云华真人无奈的撇撇嘴,“臭小子,若不是为师今日心情好,定让你赔我一壶好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