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五十七章 江芜知真相
    这品茶的好兴致被这落叶给搅黄了,元华真人也不想再继续坐下去,撩袍站起身来,转身的那一刻余光瞥见站在远处的徐梓韵。

    “不好。”元华真人一个箭步飞身移到徐梓韵身边将她拉到隐蔽的角落里。

    “师父,你干嘛?”

    “嘘!”

    看元华真人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徐梓韵也跟着紧张起来。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

    “谁让你不经通报随便进来的?”元华真人一脸严肃,责备的看着徐梓韵。

    “师,师父,咱师门没这规矩啊?”徐梓韵不明状况。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啊?”

    “啊什么?师命你也敢不听。”

    “是,师父,徒儿知错了。”虽然不知道自己是错在哪里,但看元华真人那股认真劲儿,看来这事不小,还是先认错的好。

    “好,今后没有我的准许你不准进元华殿,更不准见江芜。”

    “为什么啊师父?”这突然多出一条门规也就罢了,可这不让她见江芜又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江芜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刚刚没看你师弟正勤奋修炼吗?我不让你见他是为他好,不想让他分心。”元华真人解释道。

    江芜是他的爱徒,徐梓韵同样也是,但相比之下江芜在元华真人心中的分量比徐梓韵更重些。

    这下徐梓韵明白了。

    “师父,弟子明白了,弟子这就离开。”

    “师姐?”

    徐梓韵正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江芜走了过来。

    他练剑的时候听到动静,看到这边有晃动的人影看着像徐梓韵,没想到还真是。

    “师姐真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听谁说啊?”

    “咳咳……”元华真人朝徐梓韵使了使眼色,“那什么,你俩叙叙旧,为师先去休息了,臭小子一会儿继续给我练功。”

    元华真人走后徐梓韵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么多天,她难得有了笑容。

    “师姐,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

    “师姐你们回来了是不是洛姐姐被救出来了?”

    徐梓韵摇了摇头,“洛姑娘她已经自己脱身了。”

    “那就好,师姐你们没受什么伤吧,这段日子我可担心你们了。”

    “江芜,你不生师姐的气了吗?”

    “师姐,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总是给你惹麻烦,你打我骂我都是应该的。”江芜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你不生我气,师姐就放心了。”

    “师姐,我保证今后再也不给你惹麻烦了。”

    “江芜你长大了。”几日不见江芜像是变了个人,懂事多了,徐梓韵心中甚是欣慰。

    “嘿嘿……对了师姐,擎宇大师兄是不是也回来了,他怎么不来看我啊?”

    江芜突然提及莫擎宇,徐梓韵愣住了。

    “师姐?你怎么了?”

    徐梓韵背过脸去,不敢看江芜的眼睛。

    “看来江芜还什么事都不知道。”

    “江芜,你,你听师姐说……”徐梓韵扶着额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莫擎宇一事莫渊山下皆知,这件事瞒不住的。

    “师姐,到底怎么了?擎宇大师兄是不是出事了?”

    “江芜,你大师兄他,他受了重伤,伤的很重……不,你大师兄他……他去世了……”徐梓韵从来没有撒过谎,谎言实在说不出来。

    “师姐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江芜瞪大着眼睛向后退去。

    莫擎宇是江芜在莫渊里最崇拜的大师兄。在江芜眼里莫擎宇就是他的大哥,他的榜样,是江芜心中除了元华真人和徐梓韵外分量最重的人。

    “江芜,师姐没骗你,你大师兄他真的离开了。”

    “不,我不相信,大师兄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这样。”江芜一边向后,一边愤怒着大喊着。

    “江芜!你接不接受这都已是事实!身为莫渊弟子为守护苍生难免有牺牲,我们要学会坚强起来,化悲痛为力量……”

    这话说起来轻松容易,可是谁又能轻松做到。

    同一门派虽不同门下但却如同兄弟姐妹,情义相连。

    徐梓韵跌坐在地痛哭起来,这些日子她一直将悲痛压抑在心头,从来没有好好释放过,今日终于承受不住,在江芜面前痛哭起来。

    江芜拾剑飞向半空,剑影乱舞,以凄厉的剑声代替哭泣倾泄心中的悲痛。

    “有失去和伤痛才会成长,残忍,残忍啊……”元华真人叹息着关上了殿门。

    ******

    碧落和擎天携手飞出蓬莱仙境的环海之后,擎天提议靠凡人的方式走去彼崖。

    碧落自然是愿意的。飞行的话不过几日功夫便能飞到彼崖,而若换成步行的话得最快的脚程也得走上小半年,这样一来他们便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相处在一起。

    其实只要能跟擎天在一起,去不去彼崖对碧落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累吗?”刚从云上下来没走几步擎天就问。

    碧落看着擎天那认真的表情笑起来。

    “我有那么娇气吗?”

    “没有吗?我怎么记得某人以前是走上两步就喊累要人背啊。”

    “我,我有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碧落疑惑的皱着眉头,因为她的大脑里怎么也搜不出自己喊累要擎天背的画面。

    身为上神的她向来很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从来在别人面前都是得体的优雅,得体的带有几分上神的高傲。即便是面对擎天她也会很好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因感情上的欲望而失了分寸。

    再说她和擎天相识以来几乎都是隔着遥远的距离遥遥相望着彼此,偶尔难得的近距离相处还都是为办公事怎么可能会有这般亲密暧昧的举止。

    “好了,我逗你呢。”擎天眼眸里某种情绪一闪而过,而后又迅速恢复温柔的笑颜,上前宠溺的揉了揉碧落的头发。

    沉浸在思绪之中的碧落,被擎天这一举止拉回现实。

    抬头仰望着面前人,碧落竟觉得这张熟悉的好看面孔有些陌生。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碧落走近擎天,把头靠近他,仔细感觉着他的气息和温度。

    是熟悉的感觉,可是哪里好像还是不太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