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六十七章 天帝的慌乱
    归墟幻界的崖巅之上,上神碧落靠坐在那颗寿命已近万年的银杏树下运气打坐。

    重影背对碧落站在崖巅边缘处,俯瞰着整个归墟之境,不知在想些什么。

    人界时间小半个时辰之后碧落停止打坐站起身来。她的修为已经全数回来,而且又增加的了些许。

    碧落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轻松了许多。

    崖边重影仍静静的站在那里,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没有觉察到碧落的动静。

    碧落看着重影的身影,有些失了神。她竟觉得这个身影是那么的孤单落寞,令人心疼。

    “我在想什么?他是魑魅啊,为祸众生的魑魅啊。”碧落摇着头试图将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些想法甩出去。

    “你恢复了?”就在这时重影转过身来,幽幽的问道。

    碧落有一片刻愣了愣。归墟幻界的灵气可是帮她恢复受损修为这件事只有她师父幻神虚璃知道,幻神不可能将此事告知任何人,重影是怎么知道的?

    “我诞生在这里,自然对幻界的事了如指掌。”

    重影仿佛能看出碧落的心思。

    “你……”

    碧落本是想对他说谢谢的,但怎么想都不对。

    这次魔界毫无征兆的攻打莫渊三派,一定和重影有关。即便尤姬不是被利用的棋子,那他们也一定结了盟。

    “你为什么这么做?”碧落改换语气质问道。

    这话一出口碧落就后悔了,她怎么能指望一个祸乱三界的魔头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她。

    “呵呵……”碧落自嘲的笑了笑转身朝银杏树下走去。

    “莫渊知道破解封印的办法,以三派上下重千人的性命做威胁,莫渊还能不妥协?”

    不想重影竟然告诉她了,碧落停下脚步顿在那里。可是重影接下来的话却是让碧落感到很是愤怒。

    “若此举不行,我便拿整个人界做威胁……”

    重影说着这些话,是那么的风轻云淡,好似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你……”碧落转过身愤怒的直视着重影。

    别人拼死拼活为守护三界,而他却罔顾他人性命祸乱三界,简直就是个恶魔。

    碧落满肚子愤怒可是却怎么也组织不好语言来,最后只气的憋红了脸。

    碧落真恨不得拿出白绫和重影大战一场,可是有用吗?无非是徒劳浪费气力罢了。重影只是魑魅思想的化身,没血没肉,打不死也摧不灭。

    碧落调整着呼吸,等气顺下来之后,转身朝崖巅下走去。

    “你去哪儿?”重影见碧落要离开跟了上去。

    “回莫渊。”

    “我把你救出来,你又回去做什么?”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自个要救我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碧落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拉住她的重影,冷冷道。

    可是碧落不知她这副样子看在重影眼里却是另一种风情。重影的嘴角又勾起那邪魅的微笑。碧落忍不住心里跳了跳。

    重影一露出这样的表情准没好事。

    碧落不能再淡定的等着重影放开她,自己使力甩开重影,然后一个回眸也没留飞向天际。

    碧落和清远真人约定了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内碧落必须赶回去。

    尤姬虽受了重伤,可是还有魔界死士,她设下的结界抵抗不了多久的。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找到化解蝶毒的办法。若是不解开蝶毒,即便魔界的死士被击退,清远真人他们也会处于危险境地。

    ******

    三界之外的灵族可以化解尤姬的蝶毒。

    飞出幻界之后,碧落在莫渊山脚下寻了一处花草繁盛之地。

    在碧落成为上神没多久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灵。那灵缠着她向她乞讨她的眼泪。当时的碧落刚刚成为上神,对三界之外甚至是三界内的事情还不是很清楚,以为那只灵是在攀关系,于是冷冷的拒绝了那只灵的无礼请求。

    被拒绝的灵仍是不死心,临走的时候抱着一丝期望告诉碧落如果改变注意可以通过花草联系她。

    人亏天不亏,世道轮回转。当时碧落对灵无所求,灵苦苦乞求终是未能如愿。而今轮到碧落了。

    蹲在花草之间碧落有些苦恼。时隔多年她已经记不太清那只灵说的联系到她的方式了,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只灵在存在吗?

    “试一试吧,如若不行,再另寻它法。”

    碧落深吸了一口气,盘腿坐下。那只灵好像是说只要她对着花草哭泣,灵便能感应到她的召唤,立马出现在她眼前。

    碧落闭上眼睛回想着这段日子发生的种种事情。悲过,痛过,伤过,有过这么多不好的回忆,可是在此刻回想着这些她却流不出一点眼泪来。

    她的意识里是为了流眼泪而回忆这些事情,带不出情感,眼泪自然流不下来。

    “怎么办?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流不出眼泪。”碧落心里急躁起来,越是心情急躁,感情就越出不来。

    对碧落来说流泪是一件很丢身份的事情。作为上神的她几乎从未流过眼泪,而在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她已经痛哭过三四回了,这大概用光了她今生所有的泪水。

    碧落无力的倒在花丛中,仰望着天空,思绪混乱。

    帝乡,宣景宫外的凉亭处,天帝修止看着青瓷杯中呈现的虚影,他多想伸手去抚平花丛中人儿眉间的细纹。

    “帝君。”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天帝修止的思绪。

    天帝修止回神之后,有些慌乱的收起青瓷杯,手上不稳让青瓷杯中的茶水溅落了出来。

    帝后宣凌看着那滴溅落到修止指尖上的茶水,心中了然。

    这三界之中,还有谁能让他慌神。

    帝后宣凌走上前去,从衣袖中掏出手帕,轻柔的,仔细的为天帝修止擦去那滴茶水。

    他是她的夫君啊,纵使他的心里没有她,纵使她的痴心得不到任何回应,命运将他们捆绑在一起,千年万年他们要相守一起走过。

    若能再选一次,宣凌依旧会毅然决然的接受这样的宿命。

    你痛,我陪你痛;你伤,我陪你伤;你思念,我陪你思念;你孤独,我陪你一起孤独……

    温热的眼泪一滴滴滴落到修止的手背上,手帕被这泪水浸湿了,宣凌再也擦不下去。这茶水是那么的顽固,怎么擦也擦不去。

    修止抽回手,从宣凌的手里拿过那方手帕,温柔的,心疼的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只是他的眼眸里永远没有宣凌想要的深情。

    “桃花开了,寿辰那日帝君可以陪妾身一起赏花吗?”

    修止侧过头去,果然宣景宫内外桃花嫣然,一片姹紫嫣红。修止想起去年宣凌的寿辰,去年宣凌的寿辰之愿好像也是邀他陪伴赏桃花。

    “好。”修止应道。

    面前这个曾经无忧无虑,快乐的女子,不知何时失去了她的笑颜,而修止却在此刻才留意到。

    他亏欠过一个人,如今又亏欠了一个。

    修止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天帝做的很无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