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九十六章 各退一步
    九重天上,天帝修止看着平如镜面的天池池水已经伫立许久,阜岐上神也跟着站立在一旁受足了煎熬。

    帝乡有九重天,天池池水自九重天上起,一重天上终,纵向贯穿整个帝乡。人间的晨露霜降便是自一重天上通过天池中的水布下的。众神便是将封印之力渡到天池中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霜露注入到洛碧幽身上的。

    要说这绛露神将晨霜错降为晨露也是着实冤屈,那封印之力力量太过强大又是至逆的力量,他当时降的确实是霜可到了人间那霜便被分散其中的封印之力融化成露了。

    不过这绛露神做了众神的替罪羊,倒并不无辜。身为上神,降露神成日和一重天上的小神厮混耍赌,早就犯了天律,罪当除去神籍。绛露神也算是罪得其果。

    “阜岐。”终于天帝修止开口说话了。

    “臣,臣在。”阜岐上神赶忙上前行礼。

    若是在以前阜岐面对天帝绝对是腰板挺直,可今天却是变了一番模样。

    身为神界书写天命的预判神,阜岐从来尽职尽责未曾犯过丝毫过错,可是这次他参与并组织众神一起谋害他人性命。阜岐自知触犯了天律,即便天帝不惩罚他,他也会自己认罪,但不能是现在。

    “这天池水你觉得如何?”天帝修止道。

    “清,清澈见底。”阜岐回道,额上已是涔满细汗。

    “哦?我怎么听说这池水近几日/不甚干净。”

    “天帝,这天池中水确实清澈见底,臣下眼拙看不出哪里不干净。”阜岐抚汗道。

    “爱卿有所不知,宣凌她近日/饮了这池中水当下便身有异样,本帝知你是眼眸程亮之人,所以便让你来帮着瞧瞧是否这池水有异物,既然爱卿说这池水清澈无物,那许是弄错了,本帝再着人查查他处。”

    “天帝,说的是。许是弄错了,弄错了。”阜岐的腿也开始发颤了。

    当日/他和众神在天池谋划封印一事,帝后的銮驾有曾经过。天帝这话中的意思不正是在告诉他帝后听到了他们的谋划吗?那事本无证可查,如今帝后作了证人,那他可是无从辩解了。

    认罪倒也无妨,只是那劫难之日/将至,若再不有所行动,三界恐将大难。天帝有心袒护妖女,根本不听他谏言,他若在这个档口认罪受处,那谁人来救三界。

    “不行,我得挺住,为了三界必须拉上其他几位上神一起压制住天帝了。”阜岐心下道。

    “对了爱卿,本帝听说碧落在人界遭歹人加害险些丧命……”

    “天帝,臣……”

    “……看来这魔界势力不容小觑。本帝打算派遣冉君下界暗中保护碧落此行,不知爱卿意下如何?”阜岐刚想开口拿出众神之名来压下天池一事天帝却话风一转转而道。

    “这……”

    “爱卿觉得不妥?”

    “不不不,臣下不是这个意思……”看来天帝这是要让彼此各退一步的意思。让我君儿下界保护妖女,便是让我不得再动妖女。事到如今妥协也未有不可,暂先从此事中脱身出来,再另择他法除去妖女,也只能这样了。阜岐衡量着轻重道,“冉君做事有欠妥当,臣下是担心冉君担不了这么大的重任。”

    “是爱卿你这做叔父的太过严苛,本帝到觉得冉君很不错。冉君还未曾下过界,正好也借此机会历练一下。”

    “天帝所言甚至,臣下这便去让冉君准备下界之事。”

    “爱卿不必麻烦了,本帝已经派人去通知冉君了。”

    “还是天帝考虑的周到。”

    “好了,本帝也乏了,爱卿你退下吧。”

    “是,天帝。”

    阜岐上神从天池回去府邸时众神皆等候在他府邸门口。

    “家都散了吧,封印之事天帝不会再追究了。”阜岐对众神道。

    “我就说嘛,那事根本就无证可查,天帝就是知道是我们做的也无法无证据就降罪。”

    “且说我等可都担着神界的要职,撑着神界的半边天,天帝即便是有证据也要权衡着轻重,定不会将此事追究个结果。”众神虽如此这般信心道,但皆明显松了一口气。

    “可是,那妖女可如何是好。这次之后天帝定会对那妖女更上心,怕是再行动更是不好行动了。”

    “天帝派了我君儿下界保护那妖女,意味很明显。看来是动不得那妖女了。”

    “难道要放着那妖女不问吗?”

    “妖女不得不除啊。为了三界安危纵使让我等再犯天律,我等也在所不惜。”

    “大家莫急,除去妖女一事还需从长计议。”

    ***

    重华殿内,天帝修止透过杯中水看着在屋顶上相拥而坐的两个人影,心中怎么也无法释怀。

    虽然他和重影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人,但终究是分开了的两个思想。如果可以他真想和重影互换身份,他宁可做一世祸世妖龙,也不想在这处处受限的帝位上坐享万年福泽。

    在重影贴近洛碧幽脸颊时天帝修止终于看不下去一把捏碎了茶杯。

    “魑魅,你要记得你我之间的约定,若你违背约定……”

    “你放心,我不会违背约定。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也是你跟你自己的交易,我替你做你天帝该做的事,你替你自己守护她,怎么说都是我吃亏的交易,不是吗?”

    “你若觉得委屈,我们可以换一换,我随时接受。”

    “就算我同意,你就能换的了吗?醒醒吧,我的天帝。”

    “帝君,帝君……”耳边传来熟悉的轻唤声,天帝修止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视线自茶杯碎片中抬起来,宣凌正站在案几前。

    “你怎么来了?”

    “帝君累了怎么不去床踏上休息?”宣凌屈身捡拾着案几上的茶杯碎片道。

    “你是帝后,琐碎小事怎又亲自动手。”修止衣袖一挥,案几上,地上连同宣凌手上刚捡拾起来的茶杯碎片皆化成烟尘随风散去。

    宣凌愣了愣收回手。

    “不为帝君做这些事,亲身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宣凌笑着道。笑中明显尽是苦涩。

    修止看着宣凌脑海中又浮现出魑魅那句话“醒醒吧”。

    难道我一直不清醒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