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零九章 重逢长离子
    费力的翻身爬起来,然后又费力的扒拉开歪倒一片的花草,终于从下面扒拉出一个人来。』81 』 中文网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你是?”洛碧幽先开口问道,身体跟着猛地向后退去。因为那人突然坐起身来,两人险些面贴面碰到一起。

    长离子看着面前人愣住了神。好熟悉的面孔,好像在哪儿见过。

    “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压到你的。”抱着殇轩剑站起身来,低头向那人诚意道歉,抬起头来那人还在愣,洛碧幽撇撇嘴转身准备离开。

    “喂!你别走!”长离子回过神来,利落的从地上站起身拉住正欲要走的洛碧幽。

    洛碧幽回过头来,心下跳了跳。“这里不会也有碰瓷儿的人吧。”上下将那人打量了一番,长得眉清目秀,英气逼人,很是正派。“诶,我怎么能这样想人家。”整理了一下表情,友好的看着那人,等着那人开口说话,那人却拉着她又愣起神儿来。

    “公子,你……有事儿?”洛碧幽在那人眼前挥着手道。

    长离子看着面前人,越觉得面熟。

    “姑娘,我们可是在哪儿见过?”

    “……”洛碧幽正想在心里翻白眼,但看着那人认真的表情,终止了内心活动。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细细看来洛碧幽也觉得他有些面熟,甚至有种奇妙的亲切感。

    “也许,在哪里见过吧。”洛碧幽似自言自语的回道。

    “诶,不可能,不可能见过,我这人从来不留意女子的,留意了也记不住人。”长离子摆了摆手道。

    面前人画风突变,洛碧幽正感无语那人突然又认真道,“不过,也许我们前世认识彼此。”

    洛碧幽浅笑着点了点头。这人还真有趣。

    “敢问姑娘叫什么?在下应如何称呼姑娘呢?”

    “我叫洛碧幽。”

    “在下长离子,我看姑娘比我小许多可以唤我长大哥。”长离子笑着道。

    也真是奇怪,平时他不会与路人搭话,就算有什么交集也不会过三句话,可是今天面对这个姑娘长离子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走散已久的亲人,说不上来的亲切感。

    洛碧幽也和长离子一样的感觉。看着面前这个第一次见面却仿佛相识已久的男子洛碧幽莫名觉得心里很踏实。“长离子?长离子……”洛碧幽脑海里浮出一些从未见过的景象,好像她走在一处水岸,身后跟着一个人,而那人正是面前的长离子,好像还有一只大黑鸟。“大黑鸟!”洛碧幽突然惊道。

    “大黑鸟?什么大黑鸟?”长离子看向四周,这周围没有什么鸟啊。

    “长离子,你是不是有一只鸟类伙伴啊?还有还有,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弟弟,他叫娼吉。”洛碧幽激动道。

    “鸟类伙伴?哎呀我的合欢!”长离子猛拍了下脑袋,想起在河边饮水时突然不受控制的扔下合欢跑开的事情。

    “对对对,就是合欢!哈哈!找到了!你就是娼吉要找的大哥!”洛碧幽激动的一把抱住长离子。

    “娼吉?娼吉在找我?”突然被洛碧幽抱住,长离子竟没有一点不适应,好像已经习以为常。而洛碧幽也同样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唐突,反而也觉得好像是件很平常自然的事情。

    放开长离子,洛碧幽向四周看去,娼吉还低飞在半空中在花丛间寻找着什么。

    “娼吉!这儿!你大哥在这儿!我找到了!”终于不用感觉亏欠小屁孩了,洛碧幽感到心下轻松了许多。

    娼吉听到喊话声,转过头来,当真看到了长离子。

    “大哥!”只见一阵疾风袭来,娼吉话音落毕他人已经站在了洛碧幽和长离子之间。不,应该说娼吉把洛碧幽给挤开了。

    “大哥,我还以为你又要抛下我了呢。”娼吉抱着长离子喜极而泣。

    他找寻了一路,吃了好多苦,好不容易在麝月城找到了长离子的踪迹却现他的大哥竟化身成了一只凤凰,而且身上有强大的上古神力。娼吉是妖,没法接近上古之力,但他很肯定那凤凰就是长离子。当时情况紧急,娼吉看到长离子化身的凤凰就要进入到玄虚之中,想也没想娼吉冒着被上古神力打回原形的危险跟着一同进入了玄虚之中。

    “好了好了,你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长离子安慰道,尴尬的朝洛碧幽笑了笑,“别介意哈,这家伙就这样。”

    洛碧幽笑了。她有什么好介意的,在她眼里娼吉不过就是个孩子罢了。

    “你这做大哥的以后别再这么抛下他了,他为了找你受了不少苦,你看好好的小孩都成什么样了。”洛碧幽指指娼吉的鸟窝头。

    “这个?哈哈哈……”长离子放声大笑起来。娼吉从来就是这个样子,他虽是花妖,却是不怎么讲究形象的花妖。

    娼吉听到笑声放开长离子,有些不明状况。

    洛碧幽看到娼吉表情呆萌,再配上那一头鸟窝造型实在有些滑稽,忍不住也跟着笑出声来。

    娼吉不满的看向洛碧幽。长离子是找到了,可他心里对洛碧幽的气还没消。

    洛碧幽见娼吉瞪着自己,讪讪的收起笑。“这是怎么了嘛?大哥不是找到了吗?怎么还用这幅表情看着我。”洛碧幽表示很无辜。然而洛碧幽不知道的是在玄虚内自己险些将人家丢进火海。

    玄虚内,洛碧幽昏迷前从水凤凰的脑袋上拿下来的那朵水仙花正是娼吉的真身。后来她陷入昏迷,握着娼吉的手也跟着松开来,幸好娼吉及时挣扎出一丝力气将自己缠在了洛碧幽的手臂上,若不然自己就掉进那岩浆中被烧的灰飞烟灭了。

    右手臂上的酸麻感还在,抱着殇轩剑的动作持续太久洛碧幽有些吃不消了。转手将殇轩剑抱在左手中,洛碧幽突然意识到什么。卷起衣袖,看了看手臂上的勒痕又抬头看了看娼吉,见娼吉撇看了一眼她的手臂而后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洛碧幽明白了什么。

    娼吉别过头后又忍不住回头去看洛碧幽,见洛碧幽皱着眉头甩手臂,娼吉心里顿时感到有些歉意。他也是怕掉进岩浆才缠的紧了些嘛。好吧,这笔帐他俩扯平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