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子时之约
    擎天那样的视线不会是看水凤凰的,那只能是她。

    又是她!纤辰憎恨的朝洛碧幽看去,却看到洛碧幽竟看着他在落泪。

    真是讽刺,上一次她看着他笑,从他身边夺走了长离子,这次她又用几滴眼泪扰乱了擎天的心。

    当接连三次看到擎天站在那处云巅俯瞰归墟之境的时候,纤辰知道这个说要陪他余生的人也要负他而去了。

    空荡荡的幽兰殿让纤辰感到窒息,帝乡他再也不想呆了。有违天规戒律也好,会被削去神籍也罢,没有什么比再次堕入孤寂更可怕的。他要回幽谷,回去继续做他的兰草。

    若说恨,纤辰不恨任何人,他只恨他自己,恨当初答应跟着帝父一起回帝乡。若是当初他拒绝,即便在幽谷一个人承受万千年的孤寂那也比拥有后再失去来的好。

    曾经纤辰诞生的地方,如今的谷底花海。幽谷不再是幽谷,一切再也回不到从前。

    纤辰躺浮在半空中任泪水肆意滑出眼眶。答案,长离子在云头弃他而去的那一刻不是已经告诉他了吗。是他自己执着,是他自己始终放不下。

    可是真的只是他一个人的执着吗?纤辰转过头看着那株系着红丝带的醉蝶花,那是长离子第一次出现在这里时折断的。若是长离子心中无他,那慌乱的心跳怎么解释?难道只是因单纯的将他错看吗?那后来呢?每次饮茶时长离子痴痴看着他的目光又作何解释?难道全都只是他一人的幻觉吗?

    长离子心中一定有他的,即便他已经在他和她之间做了选择。

    “你呢?擎天,值得吗?”纤辰抚摸着怀中的殇轩剑,“我感受不到她对你的情,她对你只有愧疚。为她付出一切,为她神形俱毁,却只得来一场空,真的值得吗?”

    一阵疾风吹过,天空中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纤辰看着低压在半空中的云朵扬起手来,指尖在空中划过,笼罩在谷底花海的那层结界彻底破裂开来,醉蝶花瞬间凋零枯败,雪花更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怀里的殇轩剑突然晃动不安,纤辰想抱紧它可是却没了力气,眼睁睁的看着殇轩剑从怀中挣脱而去,待殇轩剑消失在谷顶,纤辰垂下手来,缓缓闭上了双眼。他好累,想睡了。

    “你若想为莫渊带去泼墨君子,今晚子时到大殿前来。”洛碧幽猛地从床上惊醒。四下里看了看,房间内空无一人。“什么时辰了?”洛碧幽匆匆忙忙下床而去,又匆匆忙忙穿上鞋袜,随便拿了一件衣服便夺门而出。

    室外一片银白,积雪很厚实,可是洛碧幽管不了那么多,她得赶去大殿。

    “你若不能如时到这里,恕我不能将泼墨君子交给你。”

    不行啊,她必须将泼墨君子带回莫渊的。

    洛碧幽踉跄的奔跑在雪地里,好几次险些摔倒在地。鞋袜被雪水浸透,衣衫汗湿之后结上冰霜,洛碧幽也不管不顾,她只是拼命的奔跑着,一心只念着子时不要到。

    不知在雪地里跑了多久,洛碧幽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大殿在何处。

    “对了,问路,他们一定知道的。”洛碧幽四下里看了看,身后有一处殿宇亮着灯火。

    洛碧幽抬脚欲转过身,结果鞋袜陷进了雪堆了,只拔出光溜溜的脚丫子来。洛碧幽又气又急,赤着脚踩在雪堆里去拔鞋袜,可是不管她使出多大的力气那鞋袜就是纹丝不动。力气耗了不少,手中一滑,洛碧幽整个人跌进雪堆里。转头看向身后的殿宇,殿宇内烛火不见了。

    “喂,等等,别走。”洛碧幽翻身爬起,鞋袜也不问了,赤着脚踉跄的朝那殿宇奔去。然而等她到了地方,两个青仑派女弟子已经消失在夜幕里,洛碧幽追了一会儿,彻底迷失了方向。

    “大殿在哪儿?大殿究竟在哪儿啊?”洛碧幽急的直落泪。

    “梓韵姐!逐云大哥!你们快来帮帮我啊!”洛碧幽失声哭喊着。她心里好急好急。诸葛青云说了,若是子时赶不到大殿前,他们就是说破天,求破天,他也不会将泼墨君子给他们了。

    “帮帮我,告诉我大殿在哪儿,告诉我大殿在哪儿!”洛碧幽对着夜幕大喊着,然而回应她的只有耳边呼呼作响的风声。

    洛碧幽仰头看着漆黑的夜幕,咬牙擦掉脸上的泪痕。你可以的,洛碧幽你可以的。闭上眼睛,深呼吸,冷风从身后拍打着耳朵,生疼。

    风,有风。洛碧幽猛地睁开眼睛。她想起青仑派的殿宇建造在两山的夹缝之间,山中风能吹进的方向只有南北两方,大殿坐北朝南,其它各个殿宇皆建在大殿之后,越是往后殿宇越是稀疏。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洛碧幽转身看向身后。刚刚她一路跑来,身后那个方向的殿宇最是紧凑,大殿一定就在那个方向。

    手冻僵了,脚也冻僵了,身上没有一处热乎的地方,但洛碧幽心里是火热的。她看到大殿了,还差一点点距离,她可以的。

    脚下的步子越来越慢,双腿没了知觉,洛碧幽觉得自己是迈开了步子,可是其实仍停留在原地。大殿就在她眼前了,她能看到里面的烛火。

    “仙人……”大半个身体都冻僵了,洛碧幽想喊,却发不出声来。一路跑来灌进了太多的冷风,洛碧幽只觉得喉咙处一股浓浓的铁腥味,她好想吐,好难受。

    “不能,我不能叫仙人的……”

    “你来迟了。”大殿大门打开,诸葛青云迎着烛光从里面走出来。

    “可是……不……”

    “我说了子时,你迟了一个时辰。”诸葛青云冷冷道,眼眸里却难掩怜惜之情。

    “诸葛前辈,您不可以这样……”洛碧幽最后一丝力气也用尽了,跌倒在雪地中。

    “请回吧。”诸葛青云决绝的转过身。

    “诸葛前辈,您不可以这样,泼墨君子关系到三界众生,您不可以这样的……”一路跑来,眼眸里的雾气让睫毛也冻上了霜雪,挡住了洛碧幽大半视线,她现在倒在地上,以为大殿的殿门关上了,挣扎着向石阶上爬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