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北翁的阻拦
    “不不不,此事事关三界安危,迟一刻也不行。”北翁拉住南启,将他拖到云后。

    “又是关乎三界安危的事?北翁,我可警告你,你若再拿三界安危来坑我,你我之间的交情就到此为止了。”南启甩开北翁的手,面露愠色。

    “你看你说的,我北翁是那样的人吗,那事不是事出有因嘛。”北翁低着眼,两手揪着胡须,不敢直视南启的眼睛。

    “最好不是!”南启冷着脸道。

    就在前不久北翁也这么突然冒出来,说是有关乎三界安危的大事要发生,要他拦下人间蓬莱一带传来的所有消息和一切动向。南启镇守天门,从普天镜中接收人间各处消息动向是他的职责之一。这隐瞒人间动向是欺君之罪,欺君之事南启不做,北翁劝说不动,阜歧上神便亲自出面拿他醉宿北渊殿一事做要挟。

    醉宿一事北翁是知情人,后来不知怎的这事被冉君听了去,再就被传到了阜歧耳中。北翁的为人南启是清楚的,定是他在醉酒的时候说漏了嘴,这才给有心人听了去。但不管怎样,那事北翁也有责任。一想到这件事南启就恼火。醉宿一事可大可小,但这隐瞒人间动向之事却是大过,不管事情是否真如阜歧所说,关乎三界安危,他都在胁迫下犯下了重罪。这天帝发现不了也就罢了,一旦被查出来,他便逃不了责任,北翁可是把他坑苦了。

    “说吧,又是什么关乎三界的大事?”

    “你过来。”北翁神神秘秘道。

    南启有些不耐烦的撇了北翁一眼,但还是把头伸过去了。

    “这,这关乎三界的大事啊……它就是……就是……”北翁磨磨唧唧半天没说出个正经来。“就是什么啊?”南启急了。

    “它就是……就是我得托住你……”北翁低着头,小声哼哼道。

    “什么?”南启一把抓住北翁的衣襟,将北翁拎起来,“你刚刚说什么?你再给我大声说一遍?”

    “拖拖拖,拖住你。”北翁吓的缩起脖子,两手哆嗦的捂住眼睛。他知道自己逃不过一顿好打了。

    “你……你给我等着,回头我新账旧账一起给你算清楚了!”南启拳头都举起来了却又忍着放了下去。眼下不是和北翁计较的时候,他得赶紧把洛碧幽追回来。

    将北翁甩到云上,南启转身就要离开。

    “南启君,我说这事儿你就别搀和了。”北翁从地上爬起,一把抱住欲要离开的南启,不让他走。他都一把老骨头了,为了南启也是豁出去了。

    “北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南启回过头去,心里又急又怒。这个北翁是人老糊涂了吗?帝乡闯进人来,他可是犯下了失职之过,这要是不能及时将人捉捕,引起帝乡混乱,他就是罪上加罪。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才得拦着你。”北翁死死的抱住南启,势不放手。

    “你放不放手,你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南启实在忍无可忍,这北翁真是越来越无理取闹了。

    “不放!你,你打我我也不放。而且就是我现在放了你,你赶过去也晚了。”

    “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瞒着我?”南启蹲下身来,揪住北翁的胡须,强迫北翁看着他。

    “唔……”北翁摇头,死死的绷着嘴巴。

    “你说还是不说?你不说我可动手了。”南启拔出腰间的剑驾到北翁的胡须上,威胁道。

    北翁看着剑刃越来越靠近自己,眼睛越睁越大,明显害怕了。

    “说还不是说?”南启这次不是做假势吓唬北翁,他是来实的。眼看剑刃就要碰到胡须,北翁绷不住了。“啊!等等!我说我说。”

    南启只是将剑拿开了一点,并不放开北翁。北翁知道自己是非说不可了,只好如实招来。

    “那闯进帝乡的女子不是别人,而是归墟幻界的碧落上神。你也知道,这碧落她留不得,她会为三界带来灾难的。”北翁苦着脸道。

    “你说她是碧落上神?”

    “是。”

    “这不可能,她身上根本就没有上神之气,怎么可能是碧落上神?”南启不相信。

    “她就是碧落,她自禁了自己的元神,你当然感觉不到她的……”北翁脸色一僵,突然顿住了,下一刻便嚎叫道,“哎呀呀,你快放了我,脖,脖子抽筋了。”

    南启看北翁真不对劲,赶紧松开了手。

    “没事吧?”

    “哎呦呦,快来帮帮我啊。”南启的手已经放开了,北翁却还是扬着头,看来是真的抽筋了。南启赶忙放下手中的剑,将北翁扶正起身。“你忍着啊,我给你顺顺。”南启盘坐下来,运着真气将手护在北翁脖颈上。片刻之后,北翁得救。

    “哎呦呦嘞,真是老骨头了,经不起折腾了。”北翁揉着脖子苦叹气道。

    “你也知道自己经不起折腾啊。”南启没好气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这样还不都怪你。”

    “你自找的。”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北翁,南启拿上剑,站起身来。

    “你还去,我说了这么多你没听进去啊?这事儿你就别搅和了。”北翁见南启又要走,一个扑身又抱住南启,拦下他,完全将方才的痛忘在了脑后。

    “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没凭没据的事情你也信。”南启挣开北翁,回头怒看着他。

    “怎么没凭没据了,阜歧可是三界的预判上神,他亲眼预看到的事情还能有假?”北翁反驳道。他才没有老糊涂,他清醒的很,他也亲眼在那命格簿上看到了碧落给三界带来灾难的景象。

    南启无语。那命格簿上所显示的只是片刻的未来景象,根本不能说明什么。这件事早在阜歧上神第一次在九玄殿上上禀天帝的时候他就觉得很荒谬,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阜歧竟还揪着此事不放,甚至还集结起帝乡这么多上神一起对此事坚信不移。

    “南启君,我是为了你好,你还是别搀和进去了。”北翁劝说道。

    这事是众神一起谋划好为碧落下的套,若成了便可就此除了她,若是不成很可能陷入欺君犯上的重罪。他也是为了南启着想,不想让南启也趟这趟浑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