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斩仙台
    “妖女!快放了帝后,否则要你魂飞魄散!”云头上的天兵冲着洛碧幽又一次大喊道。他们只是在云头空喊着话,却并没有进一步行动。

    “让天帝过来,否则我就杀了她。”

    “你别傻了,天帝是不会来的。”

    云头上的天兵并不是顾及着她的安危才不敢动手,而是在等着阜岐等人到来。

    “为什么?为什么不会来?你是三界帝后,是他的妻子,他怎么可能不来?”

    “他不会来,就是来了也不会在意你是否会伤害我。”宣凌的眼中蒙上一层水雾。

    “为什么?”洛碧幽下意识的问道,然后就为自己问出这个问题而感到后悔。因为她看到有晶莹的东西从怀里人眼角滑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洛碧幽心里一软松开了禁锢着宣凌的手。

    “拿下她!”云头上的天兵在洛碧幽松手的那一刻飞身下来将洛碧幽擒住。

    “帮帮我。”洛碧幽没有挣扎,只是绝望的看着宣凌祈求道。

    宣凌从未想过她会在这样的场景下见到洛碧幽。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情敌会这么绝望的祈求她。

    宣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站在三界帝后的位置,她应该为了三界的安危除了洛碧幽。虽然她并不觉得洛碧幽会是为三界带来灾难的三界妖女。但这是很有说服力的理由,且众神都这么认为。站在人妻的位置上,洛碧幽是她的情敌,她容不下洛碧幽是理所当然之事。

    “帝后,我等护驾来迟,让你受惊了。”阜岐等一众上神从云头上飞落下来。

    宣凌从洛碧幽绝望的视线中回过神来。

    “护驾一事是天兵的职责,你们何过之有。”宣凌接过灵少递来的帕子掩住勃颈上的血迹,淡淡道。

    “还请帝后恕罪……”众神皆跪下身来。

    “我累了,你们退下吧。”宣凌转过身,在灵少的搀扶下向大殿内走去。

    “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洛碧幽看到宣凌转身要回大殿,情绪激动起来。

    宣凌听到洛碧幽的哭喊声身子猛的一顿,握紧了灵少搀扶着她的手。

    “娘娘,咱回吧。”灵少拍了拍宣凌的手背,而后伸手朝身后一挥,身后再没了声音。

    在宣凌走进大殿后,众神和众天兵压着洛碧幽离开了宣景宫直往斩仙台而去。

    南启赶到宣景宫的时候,洛碧幽已经在押送往斩仙台的路上了。

    “北翁啊北翁!你怎的如此糊涂!”南启看着宣景宫外那滩洛碧幽留下的血迹气愤道。

    “你来晚了,好戏早就散场了。”冉君从云头上探出脑袋打着哈欠道。

    “你怎么在这里?”南启看到冉君气不打一处来。

    “这里有好戏啊,我自然要来看。”冉君翻身盘坐起来,悠然道。

    “你最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南启拳头握得咔咔直响。他真恨不得拔出剑来,一剑把这个人渣刺死。

    “否则怎样?杀了我?”冉君勾着嘴角邪笑道。娃娃脸的冉君每次摆出这副表情总是不能传达出他真实的内心情绪,相反给人一种天真无邪的错觉。“你有时间跟我过不去,还不如赶紧去找天帝请罪去。”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失职放进了不该放的人,又让帝后陷入危险,引起帝乡混乱,这可是重罪啊,罪当革职的,你不怕吗?”

    “你说什么?帝后陷入危险?”

    “我说你还是别磨叽了,赶紧找天帝请罪去,再迟可就罪上加罪被送上斩仙台了啊。”

    “斩仙台?”

    “是也。”

    南启恍然意识到什么,再没多问一句话,提剑便往斩仙台飞去。

    冉君从云头上站起身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总算松了口气。

    “你小子最好给我好好拖住了。”

    冉君追着洛碧幽来到宣景宫的时候,昏迷的洛碧幽正被帝后的天女灵少往宣景宫内扶去。看着宣景宫外落了满地的桃花,冉君想到洛碧幽只因自己身上的桃花香便将自己视为仇人的事情,意识到将大事不好,冉君当下便往重华殿飞去。然而天帝却在小憩,不容打扰。越是有大事发生越是事事都赶在一起。冉君无耐却也只能留下口信离开。

    再折返回宣景宫的时候,洛碧幽已经做出大不敬之事挟持了帝后。因为有阜岐上神在,冉君没法出手将洛碧幽救出,只得看着洛碧幽被阜岐带走。

    阜岐一行人走后,冉君知道南启会赶过来,便藏在云头上一直等着。他不能出手阻拦阜岐,但是南启可以。能拖住一时,洛碧幽便有一丝希望。

    回想这短时间内发生的一切,冉君意识到这事八成又是他叔父为除掉洛碧幽设下的套。

    “啊啊啊!”冉君拽着头发直跺脚。这都收什么事儿啊。他的叔父要至洛碧幽于死地,天帝却又派他暗中保护着洛碧幽。不能违背叔父,更不能违背天帝的旨意,这不是要往死里折腾他吗?

    “天呐,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冉君一个跟头栽在云头上,叫苦的悲叹道。

    “外面何人?再敢打扰帝后休息天牢伺候!”

    宣景宫内隔空传来一声呵斥,冉君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悄悄从云头上退了下去。

    宣景宫内,宣凌看着帕子上的血迹失了神。

    “娘娘,您受了不小惊吓,还是歇息会儿吧。”灵少跪在宣凌面前轻声道。

    “灵少,我是不是愧为这三界帝后?”宣凌转过头,神色凝重的看着灵少。

    “娘娘,是那碧落神自己犯下的大不敬之罪,与您没有关系。”

    “真的与我无关吗?”

    “与您无关,就是天帝怪罪下来您也没有任何错。”

    灵少的话没有让宣凌宽下心来,反而让她更感不安慌乱起来。

    这件事本是众神为除去碧落设下的圈套,但却是将她牵连了进去。纵使她没有做错什么,天帝也一定会因此对她心生芥蒂的。

    “你可知道她被压去了哪里吗?”

    “斩仙台。”灵少回道

    “为何是斩仙台?”宣凌突然坐正了身子。(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