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请客还情
    洛碧幽拿着药方子去到药铺子抓了药没在街上逗留便折回了客栈。在走到距离客栈不足百步的距离时,一身穿天蓝绸缎,衣着配饰华丽的贵公子突然杀出来挡住了洛碧幽的前路。洛碧幽未抬头细看那人的面目只当是碰巧相撞在一起,绕开面前人就欲继续往前走,可不想没走出两步又被那人拦住了去路。

    “我说你这人……”洛碧幽恼火的抬起头来,待看清那人的面目时却是愣住了。好生熟悉的面孔,好像在哪里见过。“我们认识?”洛碧幽改换语气问道。

    “我们难道不认识?”冉君眉眼跳了跳,没显流露出一丝不悦,带着不满的口气反问洛碧幽。他这前不久才刚帮了她,他不信她眨眼就能忘记,若是忘记了,他可不能这么轻易原谅她。

    “呃……”洛碧幽将面前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除了那一身不得体过分华丽张扬的服饰完全没印象外肩头上那颗脑袋和那张娃娃脸倒是越看越熟悉,“啊!你你你,你是那位上仙!”洛碧幽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那张脸。

    “亏得你还记得我,若是想不起来我,我可是亏大发了。”冉君抱臂抬颌道,毫不掩饰心情的不悦。

    “呵呵,上仙,瞧您说的,你帮我了那么大的忙,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只是你这身打扮实在是,实在是……”看着面前冉君腰腹上佩戴的样式各异十分混杂不搭调的配饰洛碧幽实在是不敢恭维。这家伙感情为了炫富把全部的家当都显摆出来了啊,还有这身色彩如此鲜亮的绸缎衣服又是怎么一回事?他是特意穿来增强自己的存在感的吗?想起上次见到的那身大红色的很是雍容华贵的大氅洛碧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孩子品味也太差了。这满是稚气的娃娃脸根本撑不起这样的华丽服饰,穿起来根本就像是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是来搞笑的嘛。

    “实在是如何?”冉君放下手臂亮着眼眸期待的看着洛碧幽,一看就是很在乎别人对他衣着的评价。

    “那个,上仙,你渴不渴饿不饿?我就住在前面的客栈,若不然我请你吃顿饭吧,当作是报答你带路的恩情。”洛碧幽转开话题,她可不想违心的撒谎。

    “你别岔开话题啊,我问你我的衣服如何,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冉君哪里是这么好糊弄的人,继续追问道。

    “呃……这个嘛……那个嘛……”

    “你是不是觉得丑,觉得不好看!”洛碧幽正感为难,冉君沉着脸道。

    “不是上仙,你这衣服挺好看的,这配饰也是极好的,只是……”看冉君沉下脸来,洛碧幽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欺负了小孩子,心生内疚,赶紧安抚道。

    “只是穿在我身上不搭,只是我穿着不好。”冉君替洛碧幽说完下面的话。

    洛碧幽绷着嘴控制着不让自己发出赞同的声音,但还是忍不住悄悄点了点头。

    “无所谓,只要衣服好看就行,我要的是衣服好看。”冉君突然大笑起来,抬起手臂甚是满意的上下打量着身上的衣服,“我的眼光果然是不错的,这衣服果真好看,银子没白花。”

    “呵呵……好看,真的好看。”洛碧幽跟着笑道,心里却是彻底懵了。这家伙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你刚刚是不是说要请我吃饭,那走吧。”停下自我欣赏,冉君对着洛碧幽道。

    “啊?”

    “是前面那家客栈吗?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应该有很多美味佳肴。”冉君说着已经撇下愣在原地的洛碧幽朝客栈走去。“你快点哈。”

    看着冉君越走越远的背影,洛碧幽烦躁的抓起了头发。她怎么就说了要请他吃饭呢,看他花钱的大手笔这顿饭肯定要很宰她一笔,说不定要赔上他们所有的盘缠还得负债。想到这里洛碧幽赶紧追了上去,可能不让他随意点菜。

    洛碧幽所忧心的事情在她百般阻拦下还是发生了,看着满桌子的上等菜肴洛碧幽只觉得肉疼。

    “我说你怎么这么小气呢,你欠了我那么大的恩情只请吃一顿饭还这么不情不愿的,你好意思说还情吗?”冉君品着美酒不满的叨叨道。

    “是是是,你要是觉得不够啊,咱再点成吗?”洛碧幽忍着脾气咬牙切齿道。

    “这就对了嘛,坐啊,一起吃。”冉君笑道,十分的得意。

    “好,我还有几个朋友,我去叫他们下来。”洛碧幽道。点下的菜是退不了了,可不能只便宜了你一人。洛碧幽招呼伙计添了几副碗筷就急急跑上了楼。

    洛碧幽离开后,冉君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着洛碧幽跑上楼的身影嬉笑得意的神情变得严肃沉重。

    她的身上当真感受不到任何上神的气息了,难道天帝没有把她救回来,那这个碧落是谁?鬼谷说她不是人,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件事应该告诉叔父吗?不行不行,上次的事我已经害了她一次,不能再让叔父伤害她了。

    冉君伸手覆盖到脖颈处的红色胎记上。只见冉君眉头紧皱,有丝丝缕缕的红气自他手下散出飘向远处,不多时冉君额头上涔出细密的汗珠,移开的掌心中有一滴红墨在手心散去,那是阜歧滴落在他身上的墨红。

    早在洛碧幽再次出现在三界,碧落以血誓请命上九玄殿时上神阜歧便预测到冉君会牵扯到碧落一事中,于是早早的就在冉君身上滴下了这滴墨红。这墨红非寻常墨红,乃是灵兽精血提炼而成,滴滴墨红无论相隔多远都能相互感应,阜歧便是通过冉君身上的这滴墨红得知碧落在人间的一切动向,才能及时在帝乡设下那场阴谋圈套。

    帝乡那件事后冉君便一直心中困惑。宣景宫离天门很是遥远,即便是风再大那凋零在宣景宫门外的桃花也飘不到天门口,况且帝乡不可能有大风。碧落当时自禁元神是不肯能知道宣景宫在何处的,而她在没有人带路的情况下竟摸到了宣景宫,后来他叔父和一众上神又是如此及时的出现在宣景宫外明显一切是早就布下的,可他叔父是如何那么及时的得知碧落的动向布下那场局的呢?冉君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恍然想到阜歧有次突然奇怪的要查看他的胎记,冉君这才发现了这滴墨红。

    第一时间发现墨红后冉君并未将墨红处理掉,他是被阜歧带大的,尽管阜歧对他的管教颇严,他虽心有不悦却从未做过让阜歧生气的事情,可是这次冉君要违背阜歧的意思,他不想再做阜歧的帮凶了。不是为了在天帝那里保全自己的性命,这个女子他不想伤害,接触之后他觉得洛碧幽不可能是他叔父口中的祸世妖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