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对不起
    冉君还算是有些良心,从天门处回来后主动帮忙把那五大盆碗盘解决了。洛碧幽惊叹冉君以仙术瞬间将碗盘全数清洗干净之余不忘悄悄观察着徐梓韵的反应。

    “多谢上仙帮忙。”冉君收起手完成一切后徐梓韵道谢道。

    “不谢,不谢,一点小事。”冉君一挥手潇洒道。

    切。洛碧幽不满的撇看了冉君一眼。这事儿还不是他害的,按说他得负全责。洛碧幽这样想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欠着人家人情来着。

    “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去休息了,你们慢聊。”冉君说着迈步向前厅走去。

    “上仙,你可是打算要与我们一同前行?”徐梓韵叫住冉君。

    “这个嘛,看心情。”冉君沉思了一会儿回道,然后大笑着负手向前走去。

    “这神仙有病!”洛碧幽忍不住吐槽道,大着声音也不怕被冉君听了去。

    也许是因为冉君捉弄了她,也许是看不惯小屁孩装大人的模样,对冉君洛碧幽不怎么喜欢,虽然也不至于讨厌,但总觉得有些闹心。不过说冉君装大人着实冤枉了他,按仙龄来算冉君比洛碧幽还要大上一岁,怪只怪他生了一张稚嫩的娃娃脸。

    徐梓韵没明白洛碧幽话里的意思,看着洛碧幽很是困惑。

    “碧幽,你怎知他有病啊?”徐梓韵忍不住问道。

    “她不是说我有病,她是在骂我。”消失在回廊里的冉君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这……”

    “呵呵,梓韵姐,你累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洛碧幽尴尬。

    “嗯,好。”徐梓韵点了点头,嘴角扬起笑意。“你真是在骂他?”

    “呵呵,没有,没有,他乱说的。”被徐梓韵这么一问洛碧幽更尴尬了。

    “是吗?”徐梓韵停下来看着洛碧幽,洛碧幽不好意思的回看着徐梓韵然后两人皆笑起来。

    这个神仙可以啊,这话竟也能听懂,以后再说他坏话可得小心点,否则被他抓到把柄不知道又要被他怎么捉弄。

    “梓韵姐,我们真要带着他吗?”回到房门口时洛碧幽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不妥?”

    “那倒不是。”

    “他是神界的人,想做什么我们也拦不住,他若是真要与我们同行倒也未必是件坏事。”徐梓韵道。

    “好像也是。”

    “碧幽,还记得离开莫渊时清远师伯给你的海玲吗?这里离南海很近,你要时刻注意着海玲的感应,一旦有反应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们。”

    “梓韵姐,你放心,我一直留心着呢。”洛碧幽从腰间拿出海玲给徐梓韵看了看。

    “那就好,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启程赶往南海。”徐梓韵拍了拍洛碧幽的手欲转身离开。

    “梓韵姐……”洛碧幽拉住徐梓韵,想说他们打算客栈停留几日/等她身体好些再启程结果看到逐云站在不远处的过道里冲她摇了摇头便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怎么了?”徐梓韵问道。

    “没事,梓韵姐你也休息吧。”洛碧幽摇了摇头。

    推门走进房间后,洛碧幽从门缝里看到徐梓韵自逐云身边走过,没做停留,也没说一句话,而逐云也只沉默着跟在徐梓韵身后。

    “这样下去不行,关系才有所缓和这又紧张起来,这么下去迟早出大问题,我得想想办法开解下两人。”洛碧幽叹着气关上了房门。

    洗了那么多碗,洛碧幽本以为自己倒床就能睡着,结果身体一点疲惫感都没有,睡意也并不深,在床上躺了许久才睡着。

    逐云跟着徐梓韵走到徐梓韵房门口,将自己的外衣交给她。

    “天冷,下床走动时披着它吧。”

    徐梓韵看着那外衣迟迟没有接过手,只是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逐云。逐云见徐梓韵不言语,托着外衣也沉默在那里。经过了几场冷战逐云已经摸清了徐梓韵的脾性,徐梓韵若是不对劲想要避开他,他便不能急,不近不远的安静的等着就好,冷战会慢慢缓和,否则只会加剧。

    两人相对沉默无言的站了一会儿,徐梓韵转身朝房中走去,并没有将房门关上,逐云知道徐梓韵接受他了,允许他跟着进屋。

    跟着走进房中关上房门,逐云并没有直接跟着徐梓韵往床边走,而是披上外衣搬来脚凳放到床边。

    “你睡吧,我守着你。”逐云道,看徐梓韵已在床上躺好,顺手熄了烛火。

    她真的可以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这个男人吗?黑暗中,徐梓韵辨析着俯趴在床边的逐云的轮廓流下泪来。她想起那天在莫渊逐云不信任她负气点了她的穴对她的强迫,又想起这段日子逐云对她的百依百顺。

    曾经徐梓韵的娘亲告诉她,如果一个男人不信任你,不懂得尊重你,那么这个男人便不可靠,不值得去托付一生,因为终于一天他会负你而去。徐梓韵的娘亲还告诉过她,如果一个男人肯向你低头认错,肯忍下你的所有坏脾气还对你不离不弃,那么这个男人便是真心待你。

    娘,你所说的两者他都有,我该怎么办?

    听到徐梓韵不稳的鼻息声,逐云坐起身来。

    徐梓韵听到逐云的动静,没待逐云张口询问什么大动作的翻了个身面向床内侧并将被子往上拉蒙住整颗脑袋。

    还能怎么办?如今她怀了他的孩子,早已是他的人了。

    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看着徐梓韵裹着的被子微微颤动,逐云握紧了拳头。

    房间内除了听到自己压抑着的呼吸声再听不到任何动静,逐云好像不在身边了,徐梓韵正欲撩开被子看看情况,被子突然被人轻轻拉开,耳边传来一阵温热的气息,紧接着一声小心翼翼的“对不起”传进耳中。徐梓韵身体猛然一颤,空气凝结住了,整个世界一下子静止下来。

    被子重新掩盖在了身上,小心翼翼的往身下填压,床铺动了一下向下陷去,身后有只手环住了她……后来徐梓韵是如何在那个小心翼翼的拥抱下睡去的完全不自知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