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烦愁住店钱
    “上仙,应该是“你没事儿”吧。”洛碧幽纠正道。

    “我刚刚是睡着了吗?好像做了个梦来着……诶?江芜,你站在那儿做什么呀?”也不等冉君再说些什么,洛碧幽直接将冉君忽视,掀了被子走下床,当冉君不存在似得走向江芜。

    江芜被禁了言语又被定了身,只得以眼神向洛碧幽传递信息。

    “上仙,这是何意?”洛碧幽皱了皱眉头,转回身,不满的对冉君道。亏他还是上神,竟跟一个孩子这么较真。

    冉君正因洛碧幽对他的无视感到不爽,这又听到洛碧幽这话,当下更加不爽起来。

    本想不做理会,摔门而出,但想了想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走到洛碧幽身前,上手转过洛碧幽的身体,冉君的视线上下将洛碧幽打量着,其实在以内力感应洛碧幽身上那奇怪的力量。

    没有,那力量竟然消失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当真没事吗?”冉君皱眉道。难得在他那张脸上能看到这么正经严肃的神情。

    洛碧幽感到很是莫名其妙,不耐烦的掰开冉君的手。

    “上仙,我说您是不是盼着我出点什么事儿啊?”

    洛碧幽对冉君的不甚喜欢,要说没有怨恨的情绪那是不可能。冉君昨天那样戏弄了她,还害她半夜做苦力,现在又这般关切于她,怎么看怎么像有鬼。

    “哼,不识好人心。”冉君一甩衣袖解开江芜身上的禁锢,气愤的离开洛碧幽的房间。

    这三界之中能让冉君动真气的人寥寥可数,现在洛碧幽算是一个,不过冉君的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就能消,然而不气了并不代表冉君不计较了。这笔帐冉君记下了,回头慢慢跟洛碧幽说事儿。

    冉君阴沉着脸在客栈内来回晃荡,引得客栈里来往的客人都隐隐觉得背后嗖嗖窜凉气,不自觉的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付账走人。有的甚至刚踏进客栈便觉得不对,掉头走开。弄得掌柜的和伙计很是困惑。

    “今儿这是怎么了?”

    “难道天要下雨?这也不对啊,应该客人多起来才是啊。”伙计道。

    “下你个头,赶紧干活去。”掌柜的从柜台后面绕出来,一脚踹在趁机偷懒的伙计的屁股上,顺带扇了那伙计一记脑瓜子,末了忍不住往外头探了探脖子,瞧瞧天。

    “这咋老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呢?”

    掌柜的将客栈上上下下扫视了一圈,视线扫到二楼靠右回廊处的客房时忽然想起什么事儿来,一拍脑门,唤来正从二楼走下来的另一伙计。

    “二楼那几位已经付过房钱的可走了?”掌柜的问伙计道。

    “没,看着像是要继续住下去。”伙计回道。

    “哦?”掌柜的捋了捋半短的胡须向着二楼的方向瞟看了一眼:“你去问问他们之后的房钱怎么付?”

    “好嘞。”伙计得了吩咐放下手中的活转身就往楼上去。

    对于昨天洛碧幽的表现,掌柜的很是满意。

    洛碧幽以劳抵债为客栈省下了支付杂工至少五六日的开销,客栈是只赚不赔。

    掌柜的玩捏着胡须看着后院偏处的角落深意一笑。客栈的茅厕是时候该清理了。

    伙计上楼去敲房门时,洛碧幽正在房中跟江芜解释她跟逐云欺骗徐梓韵的全部计划,还有她将盘缠用光了的事情。

    盘缠的事情迟早要露底,不如早点坦白出来。

    “什么?”

    “嘘嘘……小声点。”洛碧幽站起身捂住江芜的嘴将他按回座位上。

    “洛姐姐,你当真把盘缠用光了?”江芜不敢相信。

    “嗯嗯。”洛碧幽点头。

    “不是,那多钱,怎么用光的啊?”江芜还是不相信。

    “就昨天啊,你和你师兄都在场的。”洛碧幽低着头小声嘀咕道。

    “你是说那顿饭?可那饭不是……”那上仙请的吗?江芜明白了。怪不得昨天洛碧幽那么奇怪,不停地劝他多吃,原来花的是他们自己的钱。

    “洛姐姐,那现在怎么办啊?”他们可是没钱支付剩下的住店钱了。

    “这事儿是我的错,钱我会想办法的,只是这事先别告诉你师姐。”洛碧幽道。徐梓韵有孕在身,不能给她添堵心事。

    盘缠的事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也不是小事。

    “洛姐姐,师姐怕是已经知道了,你不是说她昨晚撞见你洗碗的事儿了吗,师姐那么聪明的人。”

    “好像也是哈。”洛碧幽干笑了两声,脸色更苦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洛姐姐,你快去躺好,别是师姐来了。”江芜警惕道。

    “客官,我是伙计。”门外传来伙计的声音。

    两人一听皆松了一口气。

    “进来。”

    伙计得到应许推门进到房中。

    “有事吗?”洛碧幽上前道。方才放松下来的神经待看到伙计的脸后又收紧。该不是来讨房钱的吧。

    伙计见房中除了洛碧幽还有人,冲着二人友善的笑了笑,侧目的瞬间似不经意的打量了下洛碧幽垂在身侧的手。

    奇了,竟是好好的。

    “是这样的,天气寒冷,想问客官房中需要添些热水不?”伙计笑着道。

    “啊,这样啊。”洛碧幽明显松了一口气,却是再没了后话。

    “客官,这水添吗?”伙计等了会儿问道。

    “哦,不用不用,谢谢啊。”洛碧幽回过神来。

    “那行,客官您好生歇着,有事儿随时唤我。”伙计点了点头,退出房中。

    “洛姐姐,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们来讨房钱呢。”房门再次关上后,江芜大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可不是。”洛碧幽也走到桌边坐下,伸手提壶倒茶却发现壶里没水了,两人相视对看了一眼皆笑了。

    客栈掌柜的心不善,伙计却是个善良的小伙子,想着洛碧幽昨晚就着冷水洗了那么多碗手定要吃不消,这才好心去询问要不要热水。

    伙计自洛碧幽房中离开后依然感到困惑。这么冷的天,水那样冰,女子细皮嫩肉的,洗了那么多碗盘手却好好的不见异样,着实让人费解。

    楼梯上伙计回头朝二楼望了望,想不明白的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