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无奇的态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华殿外天帝修止的近身通禀神侍无奇来回在殿门前走动着,时不时的停下来想透过紧闭的殿门缝隙朝里面窥探一下,尽管根本看不到殿内的情况,而后转过身继续来回走动,好像在例行平日里的巡视,可脚上步子的节奏又不太对,眉心嘴角处也隐隐流露着犹豫的情绪,倒是让那张端正却向来刻板无趣的面孔有了一丝生动。

    重华殿上空东南方向的云层中时不时的有丝丝缕缕的红光伴着微小却不容忽视的空气波动散射下来,那是来自九玄殿方向的众神为求见天帝发出的请求仙音。

    无奇抬头去看那请求仙音仍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停下脚步,闭上眼,叹了口气。

    “这样不是办法,总是要给众神个回复的。”

    再次睁开眼时,无奇拳了拳拳头。只见他肃整了一番衣衫,端正好身姿,而后朝着殿门直走而去,在走到殿门前时再次闭上了眼,这次不再是叹气而是吸气,眼皮之下微微颤动着,待到睁开双眼时目光却仍是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异样,但见他恭敬的抬起手来,欲向殿门上扣去,手将碰未碰到殿门时忽的一股神力伴着一声呵斥从殿门缝隙里打出,霎时将他推出好几丈远,直打到重华殿外的云头上。

    “本帝说过别打扰本帝!”

    天帝动怒之力不容小觑,那无奇却连闷哼一声也没有,只微微蹙了蹙眉,面上依旧平静如常,缓缓从云头边上爬站起来,整了整衣衫,恭敬的朝重华大殿行了行礼,然后退身离开了重华殿。

    他可以交差了。

    九玄大殿殿庭外的云阶上,众神以阜歧上神为首一字排开成两列站立分站在云阶两侧,无比恭敬的朝着重华殿的方向守望等候着。

    迟迟收不到回复仙音,在众神皆以为不会得到重华殿的回应打算离开时重华殿方向的天际边的云头有了动静。众神慌忙肃整衣衫,低眉垂首恭敬迎架,然而等候多时却未能感受到丝毫帝气龙威的靠近,齐齐抬头朝那天际边看去,果然只见无奇只身一人前来,身侧左右不见有龙腾祥云显现,众神没有失落却反倒松了口气,上神阜岐亦然。

    “诸位上仙,若无紧急要事还请待到明日晨朝再觐见吧。”无奇压下云头,却并不像往日一样从云头上走下来行礼,只站在云头上微微躬了躬身便道。

    众神见状皆愣了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又是一番肃整衣衫方才朝着重华殿的方向恭敬行礼。

    帝意已传达到,无需多做停留,不待众神起身,无奇便调转过云头离开了。

    众神起身后只见无奇远去的背影即将隐没在云层中,皆又是一愣,后各相看了看身边的同僚,或摇头叹气或蹙起眉头,方才才稍放松些的心情皆是变得更加不安了。

    这无奇的态度实在冷淡的很,甚至是大有不恭敬之意,虽然往日里他也是一副神情漠然的样子,但无不恭敬得体,十分的严谨,丝毫让人挑不出任何行事上的不满来。无奇这般态度很显然是受了天帝之意,怕是天帝这次不会轻饶他们了。

    “仙,仙座,天帝如……如此震怒,我们可要如何是好?”司掌帝乡府邸分配建造的天工上神哆嗦着指尖开口对上神阜岐道,话音里的颤意可以听出他的恐慌程度,其余众神跟着齐紧张的看向阜岐。

    天工的本职职责只是负责众神府邸的分配和修建,并不涉及这之外的事情,更别说是帝乡之外的人间,三界众生了,说白了他就是个工匠,不过是在神界当差的工匠罢了,他本可以不淌这趟浑水,可是为什么他偏就跟着淌进来了呢?此时此刻问出这话来,天工脑海里想的便是这个问题。

    天工垂首抚了把额上的细汗,余光扫到身侧站在角落处的司管帝乡洒扫的净土,再抬首将围着阜岐聚在一处的众神扫视了一圈,心上被什么东西猛的一敲,顿时清明过来,是了,他是因了观热闹淌进这浑水的。

    他与净土在这帝乡私下里交好,常常混在一处,那日是斩仙台的清扫之日,斩仙台非寻常之地,清扫事宜须得司掌帝乡一切洒扫事物的净土亲自为之,他人替代不得,他闲来无事,又因着斩仙台壮观奇特的的建造早就对那禁地好奇的不行,便央着净土带上他一次,净土见他执意要去,实在规劝不了,只好为难的点了头。谁知两人来到斩仙台时恰撞上天帝发怒,下令将众神关进天牢,两人很不幸的被天兵当作众神中的一份子跟着被抓进了天牢里。

    “慌什么?天帝这不是已经把我们从天牢里放出来了吗?就是要降罪下来,为了三界众生即便是牺牲你我又有何妨!”见天工恐慌的要站不住的模样,阜歧顿时心中升起一团怒火,当下瞪着眼厉声呵斥道。身为神界上神竟是如此贪生怕死之辈,实在是对“上神”这两个字的侮辱。

    阜歧这一声呵斥让除了天工和净土之外的其余上神皆感到很羞愧,但羞愧归羞愧,众神心中依旧感到恐慌不安。若没了这性命又何谈守护三界众生呢。

    天工本就心里打颤又被阜歧这一顿呵斥险些没站住脚跌坐下去,好在净土及时扶住了他。

    待阜歧和众神离去,净土将天工扶到僻静的角落里歇坐下来。

    “勿怕,天帝就是要降罪也不会降到我俩身上。”

    已经平复下情绪的天工不明白净土话中的意思,抬着头疑惑的看着净土。

    “你且放心就好,你我绝不是天帝动怒的原因,我俩还没那个本事。”

    “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天帝为何不会降罪于你我?”天工仍是不解。

    “你说你怎么在别的事情上就这般愚笨呢。”看着天工蹙着眉头困惑不解的模样,净土又觉好笑又觉好气。

    天工这家伙生来就只带了一个本事,这脑袋里也只装的下那些个板斧锤凿,在盛不下别个。

    “这斩仙台你也远远的看了,可看够没有?可还想再去?”净土却不解释他早已经看透的事情,转移话题道。

    天工猛摇头。

    “那是看明白了?”

    “看明白了,也看仔细了,可我就是穷极此生我也造不出第二个斩仙台来。”提及斩仙台天工双目放光,但说到后半句时目光又骤然黯淡下来。

    “哦?也有你天工造不出的东西了?”净土打趣道。

    天工抬头看看净土又往斩仙台的方向望了望,摇着头叹了口气。

    “好了,这斩仙台就是你能造的出来天帝也不会允许的。”净土拍了拍天工的肩头:“回吧,折腾了这么一番实在是累啊。”

    见净土要走,天工也跟着站起身来,紧步跟在净土身后。心里的恐慌不安已然被斩仙台全部冲散了去。

    “喂喂喂,你的府邸在那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