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琉璃珏鼎洗浊气
    我只在心里想了一下,还没给他暗示他便知道我想他做什么了,这也太默契了吧。

    “你……”被拉回云头上,洛碧幽看着重影,欲言又止,“算了,走吧。”没什么好去求证的,那是人家本事所在。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懂我。”洛碧幽垂着眼帘若有所思道,一边双手攀上重影的脖颈,做出等待被抱起的姿势。

    “怎么?还想让我抱着?”重影坏笑道。

    “啊?”洛碧幽还迟钝着,上下看了看她自己迎上去造成的暧昧姿势,恍然反应过来,羞得满脸通红。

    “不不不,你别误会。”慌乱的放开重影,洛碧幽连连摆手后退,结果没退几步,腰身一紧又被重影一把揽了回去。“你……”

    “怎么办,我已经误会了。”重影说着抱起洛碧幽,嘴角挂着的邪魅笑意更深了。

    “……”

    风声在耳边呼啦啦作响,层云向下又向后快速退去,洛碧幽双臂重新圈在重影脖颈上,脑袋靠在重影那宽厚温暖的胸膛前,什么尴尬,什么害羞,全数忘在了脑后。这个男人让她感到安心,好像他们早就属于彼此,这样的亲密并不算什么。

    “我想睡会儿。”迷迷糊糊,洛碧幽对重影说道。

    “睡吧,到了我叫你。”迷迷糊糊,洛碧幽听到重影好像这样温柔的回应了她。于是便沉沉睡去。

    ***

    莫渊空灵大殿内,莫渊传承法器琉璃珏鼎悬浮于半空中,灵光四射,几位真人正联手向那琉璃珏鼎不断的注入法力,徐梓韵和莫渊掌门人萧焱立于一旁,屏息凝神,神情紧张。

    “焱儿,置法器。”清远真人一声令下,萧焱自徐梓韵手中接过泼墨君子飞上琉璃珏鼎。

    “师父。”萧焱再请示清远真人。

    “置!”只见清远和其他三位真人齐齐点头,凌空转身而上。

    萧焱得令,腾空旋转倒立,双手始终保持这端持泼墨君子的恭敬之态,琉璃珏鼎再次灵光大散之时,萧焱松手将泼墨君子推送入鼎中。

    泼墨君子进入琉璃珏鼎的那一霎那,四散的灵光骤然消失,琉璃珏鼎急速飞旋,晶莹剔透的鼎身失去光彩,变得阴沉灰暗。萧焱从空中飞下,众真人也收回了法力。

    “这泼墨君子要洗去一路上沾染的污浊之气至少得需要五日光景。”清远真人抬头看着琉璃珏鼎若有所思道。

    “要这么久!”元华真人惊道。

    “这泼墨君子除去污浊之气之日洛姑娘未必就能带回海女的眼泪。”子虚真人叹气。

    “是啊,倒时可要如何是好。”莫离真人同叹气。

    “师父,师叔伯,你们别急,我看碧幽妹妹像是有几分把握在的,说不定凭她一人之力真能找到海女,我们且等等看。”徐梓韵上前道。

    “韵儿说的对,我们且等等看,眼下也别无他法,若是不成……”清远看向元华等人,不再说话,向殿门口走去。

    几位真人自然清楚清远未说完的话是什么,只摇头叹息着也向殿门口走去,徐梓韵和萧焱跟随其后。

    逐云在空灵大殿外已等候多时,早就焦躁的心神不宁,在大殿门口来回走动。

    “师叔伯,掌门。”见殿门打开来,逐云忙跑上前一一行礼,礼数却皆不端不正,明显心思飘忽。终于见徐梓韵走了出来,逐云也顾不得是否将礼施完,就忙向徐梓韵而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徐梓韵见到逐云,显然很是疑惑。

    众真人进殿前已经下令,殿门外不得有人近候,众弟子需在离大殿百丈之地严防守候,为的是避免众人身上的浊气凝聚,影响到琉璃珏鼎灵气的运行。

    “我实在担心你,这才……”逐云低声回徐梓韵,却还是被元华真人听到。

    “担心什么?我们还能将她吃了不成。”元华真人火气上来。

    对于逐云拐走了他的爱徒一事,云华真人始终介怀,对逐云怎么都看不顺眼。徐梓韵如今已经怀有逐云的孩子,两人的事已是生米煮成熟饭。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元华真人对逐云的态度已经缓和了许多,只是时不时逐云的一些行为还是会让元华真人心头窜起一股无名的邪火。

    几位真人中,元华真人是惜才之心最重的一个,凡是影响了他看中的弟子的前途的人和事,无论多大多小,都会让他耿耿于怀,并始终记恨。

    “你也老大不小了,总和这孩子过不去算怎么回事。”子虚真人一边拉住元华真人,一边对莫离真人使眼色。

    “元华,你不是说你那儿新炼了好茶吗,走,带我们尝尝去,别说你又舍不得了啊。”

    “谁舍不得了!谁舍不得了!”元华真人听了莫离的话,当即红了眼。除了过分爱徒护徒的毛病,元华真人还有一毛病,就是最受不住别人说他小气。

    “好好好,舍得,那我们这就去吧。”子虚和莫离连哄带骗总算把元华真人拉走。

    徐梓韵感到心烦意乱,推开逐云,独自拾阶而下。

    “梓韵,你慢点,小心磕着。”逐云忙紧跟上去。再搀扶徐梓韵,徐梓韵又推开他。担心推搡之间伤到徐梓韵,逐云只好作罢。

    自从得知徐梓韵有身孕以来,逐云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徐梓韵身上,百般顺从,百般关心,生怕徐梓韵气着或病了。逐云的这些关心和爱护放到别人身上定会感动欢喜,徐梓韵也为之感动欢喜过,可时日久了,这些关心和爱护让徐梓韵感到心烦意乱。眼下正是攸关苍生的紧张关头,徐梓韵更希望逐云把心思放到好好修炼上,而不是整日只围着她转。

    同门师姐妹一边羡慕着她,一边又背地里对逐云各种议论,每每撞见,徐梓韵都很痛苦,逐云却对此浑然不觉,徐梓韵心情更是因此更加抑郁,常常独自到后山崖亭,一坐便是一整日。

    徐梓韵和逐云已经走出很远,萧焱的视线还没收回,直到清远真人拍他的肩头。

    “师父……”

    “或许莫渊该改改收弟子的要求了,你说呢焱儿。”清远真人道。

    “师父,弟子愚钝。”萧焱低下头。

    “为师逗你呢,对了,派出去寻找洛姑娘的弟子都召回来了吗?”

    “已经通过幻镜全部联系了,大限之日前都能赶回来。”

    “那便好。”清远真人点头,“另外,封印之地可有何异样?”

    萧焱摇头,“异乎寻常的平静。”

    “这五日看守好大殿,万不可让弟子误入其中,影响了琉璃珏鼎。”

    “是,师父。”

    “焱儿啊,你如今已是莫渊掌门,莫渊的重担都要你一人扛起,为师虽有心为你分担,许多事情上还是要你自己拿注意做决定,你我虽仍是师徒,毕竟身份有别,往后就不要再按弟子例来跪拜为师了,你可明白为师的意思?”

    “师父,徒儿明白。”

    清远真人一句话向萧焱传递了三重暗示,其一,如今已为掌门人,需放下儿女情长;其二,身为掌门人,应有掌门人的威严做派,勿再行弟子之仪礼;其三,其中最隐晦的暗示,师时日不久矣,不能常伴左右。

    这三重暗示,萧焱只明白了其一二,而不晓其三。

    “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清远真人再拍了拍萧焱的肩头,准备转身离开。

    “师父,弟子有一不解。”萧焱道。清远真人转回身。“师父,那洛姑娘绝非普通人,师父可能告诉弟子真相,以解弟子心中困惑。”

    “神界,帝乡而来。”

    “神界?帝乡?她是上神?”是了,这便都说的通了。无根无源,身份神秘,灵力纯厚,几次三番重伤却又无恙,人间哪有这等人物,就是法力再强,修为再高也是做不到的,唯有神界的上神才能做到这般。

    不过,她是哪位上神呢?大师兄……难道是……“师父,她……”萧焱再向清远真人,清远真人却已不见身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