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神碧落 > 第二百零七章 天地浩劫
    水汽弥漫,天地倒转,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仿佛置身水滴之中,眼前一切景象皆被虚化,只一个面孔清晰能辨模样,那便是魑魅的面容。

    “发生了什么?我分明唤出了新封印,你是怎么出来的?”洛碧幽看着面前的魑魅很是困惑。

    “你是唤出了新封印,可你也解了它。”

    “我?我解开了封印?”

    “你的眼泪解开了它。”

    “怎么会这样?你不该出来的,你答应过我的,你不该出来的。你怎么可以不守信,你怎么可以骗我!”洛碧幽激动起来,挣扎着推开魑魅。

    “砰”的一声,水汽结界炸裂,水花四溅,一道道水柱从四面八方冲击过来,穿过洛碧幽的身体,冲散出去。放眼望去全是水柱,自天上流下来的,自脚下喷升上去的,还有斜横着流淌着的,一片乱象,耳边全是哗哗巨响的水声,天与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这些奔流的水柱。

    洛碧幽呆愣了片刻转向魑魅,双目里尽是气愤。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魑魅却只是看着洛碧幽,默不作声。

    “说话啊!说话啊!”洛碧幽上前一步去抓魑魅,却发现她的双手根本触摸不到魑魅的身体,分不清是魑魅的身体穿过了她的双手还是她的双手穿过了魑魅的身体。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碰不到你?”洛碧幽急了。耳边水声越来越响,吵得洛碧幽听不见自己的说话声。她越是急躁水声越是巨大,偏偏魑魅就站在她眼前,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她,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洛碧幽几近崩溃。她想起众神说的话。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的错,是我,一切皆是因我而起,谁都没有错,是我错了。”魑魅终于开口。洛碧幽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天帝,糊涂!糊涂啊!”谁的说话声不知从水柱后的哪个方向传来,接着便是更多的说话声。

    “怎么这么吵,是谁在说话?”洛碧幽看向四周,却没有看到一个魑魅以外的人影。

    “我就说如此大任不应该交给她一个小姑娘,现在可好,妖龙再出世,苍生要遭殃了!”

    “大家快往高处走,无妄海倒灌出来了!”

    “你们看,天漏了,在下水柱!”

    “完了!三界要完了!”

    洛碧幽辨听着这些声音,越听越觉得混乱。

    “发生了什么?他们再说什么?”

    “碧幽,你还在吗?若你还在,为了苍生请你多留一会儿,不要消散!人间需要你!三界也需要你。”洛碧幽未见魑魅张口,却听到他的说话声,可是她听不懂魑魅在说什么,她想问魑魅,可是却不受控制的说了别的话。

    “那你呢?你需要我吗?”

    “我爱你,胜过一切,可这是不对的,我不应该给你这么深重的爱,是我错了,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洛碧幽看着魑魅,突然觉得那么的陌生,陌生到好像她从来不曾认识他。身体内有什么东西突然跳动起来,一下一下的作痛,脑袋也疼的要裂开,眼前漫天水光化作一个个泡影,一个接着一个在眼前破裂。

    九重天上,一个白衣女子被关在天牢里,天兵正对她施以十二道天雷和五十道天鞭的极刑。九玄大殿内,一个华服男子拍案而起,正与一众神争论不休。华服男子道那女子无过,众神道那女子有过,应处以斩仙台之刑。华服男子大怒,飞出九玄大殿,不顾众神阻拦飞向天牢,却还是迟了一步。华服男子又飞向斩仙台,白衣女子正被天兵架上斩仙台。众仙也同时赶到,跪地苦劝使不得。华服男子大发雷霆,对众仙怒道,若敢伤白衣女子分毫便毁了斩仙台再退位谢罪。众神无奈放弃阻拦,白衣女子得救。

    又一幕,归墟幻境崖巅之上,白衣女子与退去华服的男子相对而立,男子先开口,对白衣女子道他有了命定姻缘的人,改不了宿命,无法再与白衣女子相守,问白衣女子有无什么心愿。白衣女子含着泪回男子,别无他求,只想飞升做上神,守护归墟幻境。男子沉默良久,问白衣女子可有别的心愿。白衣女子摇头。

    再一幕,九重天上,一边是喜庆的婚宴,一边是凄凉无人的飞仙台。华服男子携手佳人叩拜天与地,白衣女子由天兵搀扶着走上飞仙天历最后一道飞升劫。两边人皆含泪目,皆是笑着,一个忘却了往事,一个在痛苦中挣扎。两滴晶莹的泪珠从九天之上坠落人间,一滴落入归墟幻境,化作妖龙魑魅,一滴滴落在灵族族灵灵女的眼中,使其化出了人形。

    洛碧幽越看越不明白了,泡影里的人分明是她,可是她又觉得不是她,那些记忆是那么的陌生。一双手突然将她揽进怀中,洛碧幽猛然回过神来。抬眼去看,是魑魅抱着她,她能够清晰的感觉的魑魅抱着她的力度,和怀抱的温度。这种感觉真好。洛碧幽慢慢平静下来,安心的闭上了双眼,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啊。

    “碧幽,醒一醒。”

    洛碧幽睁开双眼,只觉得眼皮沉重不堪,身体也沉重不堪,吃力的挣扎起来,一双久违的温柔深情的目光正注视着她。

    “修止哥哥。”洛碧幽激动,紧紧拥住面前人。“修止哥哥,碧幽终于再见到你了。”

    “碧幽,你不是说一直想去彼崖看看吗,我现在带你去可好?”

    洛碧幽只觉得脑袋无比沉重,想想些东西,可是很吃力,想看看周围,也是很吃力:“修止哥哥,我好累啊,动不了。”

    “没关系,走不动我背你去。”

    洛碧幽无力思考,顺从的点点头。

    三界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天河水倒灌入人间,人间水倒灌进帝乡,冥河水也泛滥魔界,全部乱了套。天地之间放眼望去尽是一片汪洋,山丘成了岛屿,大地尽数被淹没,三界众生与生死存亡间挣扎,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所有。

    可这些都与两个人无关,他们一路向西而去,一路嬉笑着,仿佛看不到遍地的疾苦,听不见不绝于耳的哭喊。天与地之间,只有他们,没有别人,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