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复仇总裁的逃跑新娘 > 第161章 安杦时,你别后悔
    慢慢的,顾城北的衬衣也已经被安杦时扯的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

    “安杦时,你看清楚,放手。”

    顾城北也全身发热,他忍着最后的一丝理智,对着安杦时严肃的呵斥。

    “阿城,好难受,好、难受,帮我,、帮帮我。”

    没想到顾城北一呵斥,安杦时竟嘤嘤的哭了起来。

    还有那声“阿城”,叫的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安杦时的手还在不安分的到处乱摸着。

    顾城北却是眼色深沉,一把拽住安杦时的手,抬起她的脸。

    “安杦时,看清楚我是谁。”

    声音却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认真紧绷,甚至带有一丝丝的颤抖。

    “我、知道,阿城,你是阿城。”

    随着安杦时声音的落下,顾城北再也没有一丝的犹豫。

    立马抱起安杦时出了浴室,踢开卧室的门。

    然后,迫不及待的压在了安杦时身上。

    “安杦时,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我给过你机会了。你别后悔。”

    顾城北压着迷迷糊糊的安杦时,用低沉又魅惑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他说完后,迫不及待的低头,狠狠的覆上她的柔软。

    那力度,仿佛是要把这几年都欠的补回来。

    安杦时即使是这样,也感觉到呼吸困难,她咿咿呀呀的抗议,捶打顾城北。

    终于,顾城北放开了她。

    然后,他看着安杦时潮红的小脸,弯弯的眉毛,小巧的鼻子,以及她透着红如樱桃般的嘴唇。

    有多久,他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她了。

    很久很久了吧!

    久到他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这么看着她了。

    他的生命干枯了十年,十年,却普通如同他的半辈子。

    他以为,或许,他的人生也就这样了。

    但还好,她,出现了。

    想到这儿,顾城北底下头,轻轻的将唇覆在她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唇。

    一点一点的,这次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安杦时闭着眼睛不知道,如果她清醒,她就会知道,此刻的顾城北,眼神温柔的足够让人溺在里面。

    安杦时虽然不清醒,但却能凭着感觉回应顾城北。

    没有什么经历的安杦时,连接吻都没有过几次,所以,对这种事更是一窍不通,只能凭着本能去回应。

    两个人就像是点燃的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很快,两个人就赤裸相见。

    当顾城北进入安杦时的那一刻,他有点懵。

    因为,他感受到了一层阻隔。

    他抬头,既惊讶又惊喜的看着安杦时,不,可以说是狂喜。

    他以为……

    或许是他的动作太过粗鲁,她疼的躬起了身子,眉头紧锁。

    顾城北安抚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等她慢慢适应后,才慢慢开始动作。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们第一次这么亲近,这么的毫无距离。

    夜,无限的美好,窗外星空璀璨。

    可是,这里的两个人,谁都没空去欣赏。

    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彼此是比星空还灿烂的存在。

    这一夜,他们极尽纠缠。

    这一夜,他们属于彼此。

    ————

    早上,阳光顺着窗户透进来,洒满了整个房间。

    光束射在床上睡着的两个人身上,很暖和,很幸福。

    幸福的两个人仿佛连头发丝都是相似的。

    当然,这是在某些人没来以前。

    很快,这份平静与幸福就被人打破。

    哐~哐~哐~的敲门声吵醒了睡着的两个人。

    先是顾城北挣开了眼睛,然后楞了几秒钟,看了一眼睡着的安杦时,才清醒过来。

    听到敲门声,他掀开被子,打算穿上衣服去开门。

    这时安杦时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觉得全身都痛,好像要散架了一样。

    然后,她就看到了穿睡衣的顾城北。

    “你、你、你”

    安杦时惊的结巴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顾城北听到安杦时的声音,转头看向她。

    看到她一见鬼的样子,他眉头一皱,开口也丝毫不客气。

    “怎么?你现在这幅样子,是打算吃干抹净后不认账?”

    安杦时……

    她好像、想起来了。

    顾城北说完后,不给安杦时过多的时间消化,就穿着睡衣,出去开了门。

    结果,就看到以施然为头的公司几乎所有人,都围在门前。

    顾城北以为是酒店的侍者,当看到门外的人时,他眉头紧锁,脸色阴沉。

    而门外面站着的人,看到大清早的穿着睡衣一脸阴沉的出现在安杦时房间的大boss。

    惊讶的都忘记了做表情,一个个的视线都集中在顾城北身上。

    这还是昨天那个说孤男寡女在一起,成何体统的大boss吗?

    独处一夜,早上穿着睡衣出现在别人的房间,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施然的脸,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有什么事?”

    顾城北语气冰冷,带着一股怒意,看着最前面站着的施然。

    施然此刻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她直直的盯着顾城北,似乎是在等他一个解释。

    气氛在此时可以用凝固来形容了,所有的人都看着。

    大清早的这简直是一出大戏啊,这难道就叫抓奸在床?

    不对,一直以来都是施然喜欢大boss,单方面的,所以不能叫捉奸吧!

    可为什么他们所有人竟都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呢?

    “顾总,是这样,我的一条项链昨天丢了,而昨天我一直跟咱们公司的同事在一起,所以,施总监带我来每个人的房间问问。”

    施然没有说话,而一直在施然身后站着的晓燕看到这种情况,小声的低着头开口。

    “这儿没有,滚。”

    顾城北对着晓燕毫不客气的开口,那语气,仿佛大家再多停留一秒钟,就能被冻在那儿。

    就在所有人打算转身离开时,施然却是不罢休的开口。

    “不问怎么知道?”

    说完,不顾顾城北难看的脸色,硬是闯入房间。

    大家都停下了脚步,看着这出大戏。

    可是也只有施然,才敢闯进去。

    顾城北抬头看了一眼众人,所有人立马转身就走,跑的比兔子还快。

    施然是带着压抑不住的怒气闯进去的,她那都没去,直奔卧室。

    当看到包着被子,坐在床上的安杦时时,施然有一种想要过去撕裂安杦时的愤怒。

    在进去之前,她还侥幸的想,万一不是她想的那样,万一只是凑巧呢?

    可眼前的这一切告诉她,她的想法有多可笑。

    施然或许是愤怒到了极致,或许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她二话不说,大步走过去,就开始拉被安杦时紧紧包裹着的被子。

    “你干什么?”

    安杦时死死的抓住被子,不让施然有机可乘。

    她是疯了吗?安杦时颦眉。

    而施然,就好像是听不见一样,只是一个劲的拉安杦时的被子。

    安杦时看着失去理智的施然,有点可怕。

    而正在这时,施然的手被一只大手拦住,那只大手用力的甩开施然。

    “你在干什么?”

    顾城北眼神阴霾的看着发疯的施然。

    “我干什么?顾城北,你居然问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你在干什么?”

    施然眼睛血红的盯着顾城北大声的质问,手却指着安杦时的方向。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顾城北冷冷的说道。

    “顾城北,难道你忘了她……”

    “出去,”顾城北打断了施然说的话,声音也寒到了极点,还带着一点点的急切。

    施然眼底蓄满泪水的看着顾城北,眼底有不甘,有愤怒,有恨。

    也有失望,似乎是对顾城北的失望。

    施然出去后,室内恢复了平静。

    安杦时就这么冷眼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除了刚才施然扯她的被子时她有点生气以外,从始至终,她对顾城北跟施然之间的对话都无动于衷。

    其实换个角度,她似乎也能理解施然的疯狂。

    她睡了施然等了十年的男人,人家能不生气吗?

    两个人就这样,顾城北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安杦时包着被子,低垂着眸。

    空气沉默的可怕。

    “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

    过了一会儿,安杦时开口。

    而顾城北,却坐着没动。

    “安杦时,你打算怎么办?”

    安杦时……

    问她打算怎么办?她是听错了吗?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女的先这样问吗?

    安杦时抬头一脸懵的看着顾城北。

    “安杦时,我说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顾城北继续开口。

    安杦时知道,顾城北是指上次他在城南问的那句话。

    可是她能怎么办?她不知道。

    他明确的说过,他们之间是没有爱的。

    可是,哪怕是有爱,她也没有勇气去尝试,更何况是没有爱。

    安杦时下意识的揪着手中的被子。

    她低垂着眉,缓缓的开口。

    “顾城北,我们、算了吧!”

    她是真不敢尝试,她怕,他不知道那天会突然的转身离开,让她措手不及。

    她再也经不起那样的折腾了。

    再有一次,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活过来。

    而现在这样,至少,她已经习惯了。

    没有波澜,平平静静的这样就好。

    没有期待,也没有失望。

    可是顾城北听到安杦时的话,却是突然起身,走到安杦时坐着的床前。

    弯下腰,用力的握着安杦时的双肩。

    “安杦时,我不是找不到女人。你以为我是闲的没事干非要陪你去A市吗?你以为我一个堂堂公司的总裁需要管你一个小职员是否进去公司吗?你以为我为什么非要把你调到秘书部?你以为我的所有出现都是巧合吗?”

    安杦时被顾城北一大段话说的抬起了头,看着顾城北的眼睛。

    是啊!她也想问为什么?

    可是他不是很明确的说过他不爱她吗?那是为什么了?

    顾城北继续握着安杦时的肩说着。

    “安杦时,因为我,喜欢你。”

    顾城北说完,送开了手。

    然后看着一脸发呆,懵住的安杦时。

    然后,走出了房间。

    要出去前他说,“安杦时,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一直到顾城北出去好一会儿,安杦时都保持着一个姿势没动。

    她耳边仍旧是他的那句“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她其实说来也觉得可笑。

    喜欢这两个字,对于她,顾城北从来都没说过,更何况是爱。

    其实就连十年前的交往,都是被她缠的大概没耐心了。

    毕竟她厚脸皮的每天每天表白,他烦了,所以当她表白时,他就“嗯”了一声,表示答应了。

    可是,现在,他却说喜欢她。

    这句话会不会太迟了,迟了十年。

    而那边的顾城北,出门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呵,他说他不是非她不可,也就能骗骗她,顺道骗骗自己。

    这么多年,他可不是非她不可吗?

    突然想到另一件事,顾城北眼神阴霾,然后去了施然房间。

    去的时候,施然坐在椅子上抽烟。

    或许是那里面做生意压力大,施然也有抽烟的习惯。

    整个房间弥漫着浓浓的烟味。

    施然看到是顾城北,没有说话,开了门后就自顾自的走进去坐在椅子上继续抽。

    而顾城北,进去后大步走到施然身边,一把拿下施然刚放在嘴边的女士香烟。

    弯下腰,然后凌厉的看着施然,语气逼人。

    “说,昨天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施然抬头,眼睛里倒是一片迷茫。

    “昨天安杦时被下药的事是不是你干的?”顾城北眼睛里全是愤怒。

    “呵,顾城北,现在是不是安杦时出了任何事你都会怪罪到我头上?是不是她明天死了你也会说是我杀的?”

    施然吼着质问顾城北,眼睛里已经泪花点点。

    可是顾城北却丝毫不为所动。

    “施然,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不是不是。”施然泪流满面的吼出声。

    顾城北看到施然这个样子,眉头微皱。

    “施然,刚才是你最后的机会。”

    “呵,你说是我就是我吧!你出去,现在就出去。”

    施然对着顾城北,情绪失控的指着门口的方向。

    而顾城北,却一点都没有动容,他说完后,转身走了出去,眼底没有一点情绪。

    施然看着毫不犹豫就走出去的顾城北,像是支撑着她的东西一下子抽掉了一样,全身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

    呵,这就是顾城北,即使是她这样,也换不来他一丝丝的目光吗?

    甚至连一点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

    说他冷血,可是他对安杦时的血却是热的,可是除了安杦时以外的人,他的血都冷的可怕。

    这或许就是她施然的悲哀,只要有安杦时的地方,就永远没有她施然。

    施然掐断了手中的烟,她发誓,她一定要毁了安杦时,一定。

    PS:小伙伴们,评论啊,票票啊,码了一天,希望你们会喜欢,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