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复仇总裁的逃跑新娘 > 第162章 天才陈小全
    这边倒是大早上的轰轰烈烈的热闹。

    而莫逸择那边,倒是很清净,他是睡的很安稳。

    或许是想到能和安杦时一起旅游的缘故吧!他心情也是格外的好。

    当然,这个安稳是在他没听到这件事之前,好心情也是在知道这件事之前。

    莫逸择心情很好起来,穿了套灰色的休闲服,白色的运动鞋。

    然后,对着镜子发现自己没什么问题后才出的门,去找安杦时。

    走到大厅等电梯的时候,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叽叽咕咕的议论着。

    “你们说顾总和安杦时到底有没走……??”

    “当然有,你傻啊!一个男人,大早上的出现在一个女人的房间,难道说昨天一晚上他们都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我反正不信,哎,还有,你们说待会儿莫总跟顾总会不会打起来?好像知道谁能打。”

    “哇塞,两男争一女?那场面,得有多震撼,好像看看呢!”

    三四个女人为在一起说话,丝毫没把背对着他们的男人当一回事。

    直到男人一把握住其中一人的手腕。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即使此刻的莫逸择尽量的压抑着自己的怒气,但他的眼睛,手腕的力度早已经说明他的心情。

    “我、我没说什么。”

    几个人都已经吓傻了,她们没想到她们议论的人竟然就在眼前,而她们所说的话,全被他听到了。

    “我让你再说一遍。”

    “我、我……”

    “昨晚顾城北在哪儿?”

    莫逸择等不到回答,主动开口问,仿佛是迫不及待的想证明他刚刚听错了。

    “顾总在安秘书的房间。”

    被莫逸择抓着手腕的女人闭着眼睛大声的说道。

    莫逸择摇晃了一下身体,然后放开手,迅速的转身上了电梯。

    “他会不会让顾总开除我?”

    “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两个女人同时开口,前者是被莫逸择捏过手腕的女人,那女人的手腕都青了。

    后者一个是一位年轻的女孩,脸圆圆的,有点婴儿肥,看起来古灵精怪的。

    虽然她刚才站在旁边没说话,但是,却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害怕,反而有一丝看好戏的兴致。

    她叫陈小全。

    当莫逸择迫不及待的到安杦时门口时,抬起的手却犹豫了。

    他突然不知道见到她该说什么?问什么?

    质问她吗?他好像没资格。

    担心她,可是她本来就喜欢顾城北,所以,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他更怕的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莫逸择抬起的手放了下来。

    他默默的离开,然后,一个人来到游泳池。

    当他到的时候,正巧,顾城北居然也在。

    顾城北在水里,莫逸择穿着泳衣在边上。

    两个男人谁都没说话,只是相互之间视线相撞。

    电石火光之间,莫逸择跳下水,游了起来。

    而顾城北,也不甘其后的跟上。

    慢慢的,就默契的成了一种比赛。

    两个人已经数不清除外游泳池来回游了多少趟。

    只知道两个人一直不停的游着,倾尽全力。

    直到精疲力尽,两个人才靠在游泳池边休息。

    “顾城北,如果有一天九块钱在你那儿受伤了,我绝不会放过你。”

    莫逸择靠在岸边,看着泳池里的水,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

    因为他没办法,无论他怎么做,九块钱喜欢的那个人也不是他。

    他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守护在她身后。

    至于会守到什么时候?他也不知道。

    或许,有一天他累了、彻底死心了他就会离开。

    但至少不是现在。

    “呵,不管她怎么样,都跟你,跟你莫逸择没有一点关系。”

    顾城北嘴角轻蔑的一笑,站起身出了泳池。

    “你再说一遍。”

    莫逸择眼睛里怒气冲天,对着顾城北开口。

    “我说,安杦时轮不到你来管。”

    顾城北刚说完,莫逸择就从后面给了顾城北一拳头。

    那拳头来的了快,让顾城北猝不及防,结结实实的挨了莫逸择一拳。

    而顾城北也不甘示弱,转身凌厉的拳头也朝着莫逸择打过去。

    就这样,两个男人,穿着泳衣,在游泳池边打了起来。

    还真是被陈小全给料到了,打起来了。

    顾城北虽然说身手好,但是莫逸择也不差。

    加上两个人本来就对彼此有意见,早就想打一架了。

    所以,出手也是丝毫的不留情。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都脸上挂了彩。

    只不过莫逸择的更严重些。

    就这样,两个脸上挂了彩的男人各自顶着一脸的鼻青脸肿回了房间。

    一路上,将所有人的目光视若无睹。

    站在大厅里看到鼻青脸肿的莫逸择,陈小全脸上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对着身边的几位姐姐,嘚瑟的开口,“看吧,快快快,我赢了,钱拿来。”

    陈小全才二十岁,所以,公司里最她年龄小。

    她是个天才,从小跳级跳上来的,人生一路开挂。

    年龄虽小,人却很是精明。

    向来不吃亏,这不,她说着,便向旁边的三个人伸出了手。

    没办法,三个人只好给她钱,愿赌就要服输嘛!

    陈小全拿着从三个人那搜刮来的钱财屁颠屁颠的跑了。

    然后,这次旅游,第一天,大家计划的是先去看枫叶,然后在回来舒舒服服的泡温泉。

    所有人都在大厅集合完毕了,唯独少了安杦时。

    等不住安杦时,顾城北蹙眉,然后派了一个人去看看。

    结果就发现安杦时竟然已经回去了。

    她早上就退了房,然后跟前台说了一声就回去了。

    “她什么时候走的?”

    顾城北阴沉着脸问前台。

    “早上八点钟。”

    所以,在他和莫逸择在泳池时她就走了?

    她居然一声不响的逃了。

    “查一下,她去了哪里?”顾城北打了个电话给季皓。

    半小时后,季皓查到,安杦时回了J市。

    好好的趟旅游,最后却由季皓组织大家继续旅游。

    而顾城北,也在当天回了J市。

    毫无疑问,莫逸择知道消息后也回去了。

    大老板不在,集团员工倒是高兴了,可以玩的尽兴点。

    而另一边的安杦时,她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当时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逃。

    所以,一大早,她就回去了。

    刚回来,她并没有去家里,而是去了赵伊橙那儿。

    阿橙不在,安杦时自己开了门,然后进去洗了个澡,就躺在床上打算好好的睡一觉,

    或许,睡醒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当赵伊橙下班回家时,居然发现卧室门开着,她以为是小偷。

    警惕的随手拿起手边的花瓶,就朝着卧室轻步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某个人包着被子睡的正香。

    赵伊橙……

    “喂,醒醒,醒醒,你不是在温市旅游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睡的正香的安杦时被赵伊橙迷迷糊糊的摇醒了。

    她揉揉眼睛,看着赵伊橙。

    “你回来了。”

    “嗯,你怎么回来了?”

    安杦时清醒了一点,她下床。

    “你等等,我洗个脸清醒一下。”

    安杦时穿着睡衣去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安杦时出来了。

    她拿了两杯水,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赵伊橙。

    “我、我和他睡了。”

    赵伊橙喝到口里的水噗一声喷了出来。

    安杦时这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你是说这次、这次出去?”

    “嗯!”

    “所以,你才提前回来的?”

    “嗯!”

    “他怎么说?”赵伊橙看着安杦时的样子,有点担心。

    安杦时手指摩擦这手里端着的杯子,停顿了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

    “他说,他想重新跟我在一起。”

    “那你呢?你怎么想的?”

    赵伊橙看着安杦时,她想知道她怎么想。

    “阿橙,可是他不爱我。”

    赵伊橙皱眉。

    “他这么说吗?”

    “嗯!”

    “我靠,顾城北这是耍流氓吗?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做了,然后他说不爱你?我找他去,这个王八蛋。”

    脾气火爆的赵伊橙听到安杦时的话当场就炸了,起身就打算出去。

    被安杦时一把拽住。

    “阿橙,不用了,我拒绝他了。”

    安杦时低着头说道。

    “干的好,我告诉你,这种人简直就是流氓。”

    睡了别人,然后告诉别人他想跟她在一起,但是他不爱她,哪有这样的人?

    这时候的赵伊橙觉得没有人比顾城北更渣了。

    但是,看着安杦时的样子,她也知道,即使那个人那么渣,他仍旧住在安杦时心里。

    就像是根深入地下的大树,长了这么多年,那根早就深入骨髓了。

    一旦拔动,就会伤筋动骨,更别说拔出来了。

    最后,安杦时说,“阿橙,大概我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只要他还活着,在我看得见的地方,那我就可以这么一直撑下去,可是,如果当年的事再发生一次,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在站起来。”

    那时候的赵伊橙还不是很明白安杦时的这种犹豫。

    在她的眼里,爱情这玩意儿,很简单,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

    直到很多年以后,她才明白,真正的爱一个人,是举步维艰,踌躇不前的。

    安杦时一直在赵伊橙那儿住了两天后,等到公司的人都旅游回来了,才回去上班。

    她晚上回去,在她楼下,她看到莫逸择站在她楼下。

    安杦时停顿住脚步,她不知道莫逸择是否知道那件事。

    现在面对莫逸择,她似乎有点尴尬。

    就在她犹豫时,莫逸择看到了她。

    朝着她走了过来,似乎有点急切。

    “你这两天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人也不在。”

    “我、我有点事。”

    安杦时不知道怎么跟莫逸择解释。

    “你找我有事吗?”

    “我没事,你怎么丢下我一个人跑了?也太不地道了吧!”

    莫逸择丝毫没提到那件事,他是假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

    “我有点事,没来得及跟你说,就先走了,对不起啊!”

    “没关系,原谅你了,只是下次可别搞失踪了!”

    莫逸择微微一笑,摸了摸安杦时的头发。

    “那我上去了。”

    安杦时指了指楼上。

    “嗯!”

    安杦时要进楼时,莫逸择叫住安杦时。

    “九块钱,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还有我这个朋友。”

    莫逸择笑着,仿佛是一个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在你身后的朋友。

    “好,谢谢。”

    安杦时上楼,莫逸择看着安杦时的背影,眼底有挣扎,有痛苦。

    他这几天疯了似的找安杦时,终于找到了,可是他发现他什么都做不了。

    安杦时回到家,洗完澡。

    躺在床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仿佛就是一场梦一样。

    明天就会见到他,该怎么办?

    而另一边的施然,却是不怎么好受,这几天,顾城北一直在调查安杦时的事。

    夜晚,施然的办公室里,晓燕紧张的站着,脸色发白。

    “总监,怎么办?顾总这几天一直在调查,万一、万一他查出来怎么办?”

    施然坐在办公椅上,看着落地窗外城市的夜景。

    “你不说,没人会知道,做的很干净,现场的摄像头都坏了,那个服务员也辞职了,所以,只要你闭紧嘴巴,没人会知道。”

    “可是、顾总一直在查,我担心他会查出来,他查出来我就完了,总监,您一定要帮帮我,我求你了!”

    晓燕情绪有点激动,也有点害怕。

    “没什么可是,你做好自己的事,不要慌。”

    晓燕出去后,施然看着玻璃里映出的自己,突然发现,自己这些年似乎什么都没有。

    除了银行卡里越来越多的数字以外,她什么都没有。

    这些年,她跟着顾城北背井离乡,为了公司,她付出了很多。

    可是,自始至终,她的这些付出都只不过是为了一个人而已。

    顾城北的做法却不仅仅是让她寒心,更让她恨。

    既然安杦时不给她留活路,那她跟安杦时鱼死网破。

    如果,她将安杦时的这件事传到安厉天的耳朵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还真是期待了,大概老头子的命也就到期了吧!

    安杦时,既然你能夺走我的东西,那我就让你失去最珍贵的东西。

    第二天上班,安杦时来到公司时,二十二楼还没几个人。

    过了好一会儿,才零零散散的来了几个人。

    安杦时装作很忙的样子,一直在整理文件。

    一个上午,她似乎都没有看到顾城北的身影,难道他不在公司?

    但是季皓来了一趟公司,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PS:今天一万更,完了,晚安,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