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39章 好大一顶绿帽子!
    冥御煌看见慕若如此惊讶的样子,在料想之中。

    他眼神暮地一沉,眼底带着即将点燃的怒火,语气带着危险,“怎么?你不愿意?”

    慕若心底暗道,她可算是见到,什么叫做翻脸跟翻书一样,不!他这简直比翻书还快!

    “王爷误会了,只是,奴家没有任何尸元,去了也只能拖累您,奴家还是在府上候着,等待您胜利归来的消息。”

    慕若低着头,声音再次变回温柔贤妻的样子,好似刚才惊呼出声的并非是她。

    冥御煌眼神闪了闪,有心让慕若陪他一起去,岂是她能推脱的了的?就她的借口,他会相信才见鬼!

    他眼神一厉,暴喝一声:“放肆!你想要一个人悠闲自在,让本王去冒险做任务,你是不是巴不得本王去死,你好改嫁?!”

    绝了!任务是他自己要接的,怎么就成了她让他一个人去做任务,然后改嫁?这人脑洞开的太大了吧!真他妈太不要脸了!

    慕若嗓子一梗,愣是整出一种快哭泣的语气出来,“王爷息怒,奴家并没有这种想法……奴家……”

    冥御煌嘴角暗自抽了抽,这个女人可真会作,她装起委屈一点都不像好吗?

    “如果你执意不陪本王,那就是有这种想法,你这个毒妇!”冥御煌冷哼一声,别开脸看向轿辇外面。

    慕若额角一跳,暗自眯了眯眼睛,这个家伙,她一转眼又从改嫁,变成毒妇了!慕若忍着一脚踹过去的冲动,微微点了点头。

    “奴家知道了,明日必定准时出房门。”

    她保证到时候一定把房门紧锁!绝不出房门半步!

    冥御煌见目的达到,反而一脸骄傲瞥了慕若一眼,“本王可没有逼你!”

    慕若嘴角一抽,顺着冥御煌的话说:“是奴家自愿的。”

    冥御煌见此心中暗爽,没事逗弄逗弄这丫头,感觉疲惫的生活都多了几分乐趣,有意思,他很期待天蟒山一行。

    这一次的天蟒山一行,危险是不用说的,但是他之所以会莽撞的答应冥崆凛,并不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因为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

    ——

    胥疏王府。

    冥御煌走在前面,慕若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等到分岔路的时候,冥御煌脚步顿住了。

    慕若后退了一步,还以为冥御煌有事交代。

    然而冥御煌却朝着他身后的僵侍挥了挥手,“把本王的衣物搬到淑岚苑。”

    僵侍闻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慕若咬了咬牙,“王爷……”

    冥御煌转身回头,一脸施舍的看着慕若,“怎么?本王愿意搬去淑岚苑那是你的福分,你想拒绝?”

    慕若呼吸一梗,违心的回了句:“呵呵……怎么会?奴家求-之-不-得。”

    她确实很想拒绝,但是她本就是胥疏王妃,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再者,反正冥御煌是个不举的,她就当和同性睡觉便是。

    冥御煌见此,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嘴角不经意间挑了挑,顷刻间消失无踪。

    淑岚苑。

    此刻,有一道娇柔的身影,正伫立在淑岚苑的拱门外。

    此人便是南侧妃,金如凤,金家的长女,性格娇蛮无度,仗着金家在皇都的地位,几乎不将冥御煌放在眼里。

    说来也是奇怪,冥御煌性子嚣张、自大、易怒还不讲理,反正各种毛病就对了。

    但是嫁给他的女人,不管如何在王府里面闹腾甚至偷人,他却从来没有怪罪过那些妾室,就连大声说话都没有。

    这也造就了,娉落玫和金如凤越加过分的行为举止。

    她站在拱门前,一脸的斟酌不定,她已经得知这个慕家大小姐是慕若,她想要探探风声,又怕失了自己的身份。

    按理说,你一个侧妃见人家正妃,你有什么身份可言?可是金如凤就是自恃高人一等,哪怕是在冥御煌跟前也不收敛,更何况是捡了便宜的废物慕若。

    就在她斟酌不定的时候,冥御煌和慕若缓步走了过来。

    冥御煌略带诧异的声音响起,“南侧妃,你怎么来了?”

    金如凤连忙收敛起息,然后转身盈盈一笑,抬眼看去,想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出来。

    “王爷……”金如凤话还未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她看见冥御煌的样子,顿时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

    冥御煌故作不知,往前走了一步,面色带着担心,“南侧妃,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金如凤看见那张丑陋恶习的脸离自己更近了,当下连忙低下头,将翻滚想要吐出来的感觉压下。

    她将脸上的厌恶掩去,用最温柔的声音说:“王爷,妾身是来看妹妹的。”

    在金如凤刚转头的刹那,慕若差点被口水给呛着,这不是那天晚上野战的女主角吗?!果真是冥御煌的侧妃!

    慕若转眼看向冥御煌,仿佛看见了他的头顶戴着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冥御煌闻声眼底掠过不明显的冷意,然后转眼瞪着慕若,厉喝一声:“慕若你这个正妃怎么当得?南侧妃如此有心,还不快点迎进去。”

    慕若心底忍俊不禁,男厕妃?我还女厕妃呢!

    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回应“是。”旋即转眼看向金如凤:“请进。”

    对于什么姐姐妹妹的奉承,她可没有这闲工夫,也没有必要。

    金如凤眼底闪过恶毒的光芒,没有想到这个慕若没有尸元的废物,脾气倒是不小,敢对她如此冷淡!

    冥御煌故意凑近金如凤,柔声冲着旁边的金如凤说了句,“南侧妃,我们进去吧。”

    冥御煌的脸上带着痴痴地笑容,但是他脸上全是脓疮,疙疙瘩瘩,那看起来绝对精彩,简直就能把人给恶心吐了!

    金如凤哪里想见冥御煌,感觉自己胃里越来越翻腾,原本想要敲打慕若的心思,顷刻间就忘记了。

    “不……不用了,妾身才想起来,昨日父亲大人让妾身回去一趟……”

    冥御煌也不拆穿金如凤的谎言,只是体谅的点了点头,一脸关心,“那就快去吧,别让岳父久等了。”

    “那妾身就先行告退了。”金如凤低头转身就走,对冥御煌的那一声岳父,更是满心反感和不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