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0章 被消磨的耐心!
    慕若看着金如凤离开的背影,暗自赞叹,这个女人长得确实美艳如花,也难怪有资本勾搭上蒙王了。

    就在慕若赞叹之际,冥御煌略带嫌弃的声音响起。

    “看什么看?再看你也变不漂亮。”

    原本冥御煌还以为慕若会再次乖巧的顺从他,谁知慕若却抬眸上下看了看他。

    “恩,还是王爷漂亮。”慕若嘴角上扬,双眼眯成一条线。

    冥御煌呼吸一结,她用漂亮形容一个男人脸,而且还是一个丑陋不堪的脸,这简直就是这个世上最假的一句话,没有之一!

    还有她脸上那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笑不出来!

    “哼!”冥御煌瞪了慕若一样,转身朝着淑岚苑里面走去。

    慕若看着冥御煌离开的背影,难得孩子气的做了一个鬼脸,等到她缓过神才发现自己做了这么幼稚的举动。

    “果然,这种白痴行为是会被传染的!”慕若轻叹了一口气,再次决心要离冥御煌远远地,不然真的会越来越傻的!

    冥御煌和慕若前脚踏进房间,后脚僵侍就抬着一箱一箱的东西走了进来,一共有五大箱子,直到最后一个箱子抬进来之后,僵侍才俯了俯首,“王爷,已经全部搬来了。”

    如同软骨头一般,躺在软榻上的冥御煌,摆了摆手,“出去吧。”

    慕若咂舌了,她出嫁一共也就三个箱子,他这衣服就五个箱子,这就是差别!

    慕若顿时觉得自己太穷了,前世她虽不是亿万富翁,但是她好歹也是一个小富婆啊!

    僵侍领命出去之后,还顺手将房门带上了。

    慕若见此嘴角抽动了一下,大白天的关什么门?有毛病啊!

    慕若抬脚朝着房门走去,她的手刚要把房门打开。

    “不准开。”冥御煌霸道的声音响起。

    慕若的额角跳了跳,每次和这个嚣张无敌的男人在一起,她的耐心就一点一点被消磨掉。

    慕若背对着冥御煌,深呼了一口气,脸上扬起一抹柔笑,柔弱的样貌加之完美的表情,让她看上去无比娇柔。

    “王爷,这房里不通风可不好,奴家是为了您的身子着想。”

    慕若的声音的确是委婉,表情也非常到位,只可惜她的双眼却带着不退让,她没有等冥御煌出声,一把就把房门扯开。

    嘎吱——

    “唔——空气真好。”

    慕若吸了一口气,一脸的享受。

    冥御煌挑了挑眉,她不装了?这倒是有意思了。

    “慕若,你不知道本王白天有睡觉的习惯吗?”冥御煌伸手就去脱衣服,一脸无赖。

    慕若转身朝着床榻走去,看也没有看冥御煌,爱脱就脱呗!反正他一个不举的,她就是看了也没有感觉。

    对此,慕若又有些庆幸,好在他是的不举的,她可还记得自己醒来时候的状况,当时她明显没了清白,如果他是个正常的,那就玩完了,一个王妃却非清白身,那不是打皇室的脸吗?

    冥御煌见慕若没有搭理他,于是开口挑衅,“本王跟你说话,你聋了是不是?”

    “王爷,奴家身体不舒服。”慕若淡淡回了句,自顾自的上了床,侧身背对着冥御煌,完全一副不搭理他的架势。

    慕若把手臂枕在头下,视线落在血玉上,又开始早上那股劲,使劲盯着了。

    忽然床榻上一沉,冥御煌跳了上来,躺进了床里侧。

    “你这是哪里来的?”

    慕若见冥御煌的视线在自己手腕的宝贝上,立马转了一个身子,背对着冥御煌。

    “这个是我爷爷给我的。”

    冥御煌嘴巴微张,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他什么时候成她爷爷了?

    他哪里知道,慕若说的是她在二十一世纪的爷爷。

    慕若家里是武术世家,渐渐的没落了,唯一相传下去的便是这一块不大的血玉,打小就戴在慕若的手腕上。

    冥御煌看着慕若呼吸渐渐平缓,他眼底闪过恶趣味,见不得慕若这么安静,他抬手就去解慕若的衣带。

    啪——

    “啊——慕若!你为什么打本王?”冥御煌捂住脸颊,暴跳如雷的站起身子。

    慕若连眼皮都没有睁一下,“唔……好多蚊子……”

    “…………”

    冥御煌的嘴角抽了抽,在极渊元界只有虱子,哪来的蚊子,这个女人真是欠教育,一点都不了解极渊元界的事情。

    眼看着慕若的呼吸再次平稳,冥御煌又不安分了,他的手又缓缓地滑到慕若的腰间。

    慕若再次挥动手掌,结果,落空了,手腕被冥御煌一把抓住。

    冥御煌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真以为本王还会再给你机会吗?”

    冥御煌伸手把慕若的另一个手也抓住,两只手按在头顶,翻身就压上了慕若。

    慕若额头滑过一排黑线,她搞不懂了!这个不举男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满足大男人的心理吗?那她就给他压一会也少不了一块肉。

    慕若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丑脸,有些无奈,“王爷,您是想和奴家圆房吗?”

    “怎么不行吗?”冥御煌说着就低头在慕若的嘴上啄了一口,“恩,冰凉清爽。”

    慕若俏脸一黑,感觉自己被狗咬了一口,原先的决定顿时推翻了,她眼睛眯了眯,右腿膝盖往上一顶。

    “啊——”冥御煌瞬间松开了慕若,抱住自己的裤裆在床上打起滚,“你这个毒妇……你居然……啊……”

    慕若扭了扭手腕,轻呼了一口气,一把将冥御煌压在身下的纱巾扯掉,转身朝着旁边的软榻走去,然后若无其事的躺上去,将纱巾搭在自己的身上,阖上眸子,丝毫不理会还在痛呼的冥御煌。

    冥御煌虽然在痛呼,但是眼神却一直停留在慕若的身上,刚才那一下他是真的被顶到了,那个滋味真的不好受,虽然他现在确实不举,但是那里好歹也是他有血有肉最脆弱的一部分啊!

    等到身体的疼痛渐渐消失之后,冥御煌侧身躺在床榻上,抬眸凝视着慕若,直到等到慕若真正熟睡之后,他才离开房间。

    离开房间之后,冥御煌自然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而书房里,早早就候着四道人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