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2章 血玉带来的诡异景象
    慕若并不知道,一个没有尸元,需要兽血才能存活的僵尸,只有面对极品的兽血,才会有这等强烈到骨子里的反应。

    别说是没有尸元的僵尸,哪怕是拥有尸元的僵尸,在闻到极品兽血的时候,同样会挑起心底最深处的渴望。

    这也是冥御煌动用极品兽血的一大原因,他知道慕若的忍耐力太强了,只有这样他才能瓦解她的意志力。

    慕若紧闭着双眼,蜷缩在地上全身颤抖,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力渐渐涣散,僵尸的本能在体内崛起。

    她绝不要食用兽血,那样她就成了真正的僵尸了,绝不可以!

    慕若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右手速度极快,探向脚腕处,一道白光闪过,手起手落。

    噗滋——

    慕若喘着粗气,随着血肉带来的疼痛感,使她瞬间变得清醒,她猛然抬眸看着冥御煌。

    冥御煌皱了皱眉,视线落在慕若鲜血直流的手臂上,“你…………”

    不等冥御煌开口问出声,慕若举起手中的屠兽刀,对着冥御煌的脖子就割了过去。

    不可原谅!她一定要杀了这个男人!

    就在她的屠兽刀即将要割到冥御煌的脖子之际,慕若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痛,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朝旁边倒去。

    冥御煌面无表情的看着怀里的慕若,“反正都要进你的肚子,你何必这么激动,还要白白受罪。”

    冥御煌坐在软榻上,将慕若放在自己腿上,毫不犹豫的将碗里的兽血全然灌进慕若的嘴里,期间兽血一滴都没溢出,就好像有生命一般滑进慕若的喉间。

    即便是慕若已经不省人事,但是僵尸的本能已然将食用进去兽血吸收。

    冥御煌将慕若抱起放在床上,看着她满是鲜血的手臂,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刚想要抬手将她的伤口止住,却发现一幕诡异的现象。

    只见慕若手臂上的鲜血,全部流向她手腕上的血玉,然后渐渐被血玉吞噬消失不见,紧接着就连她手臂上的伤口也渐渐融合直至消失。

    这一抹诡异现象让冥御煌眼底闪过震惊,这块血玉他一直参不透,他甚至还以为它就只是简单的装饰品,原来是因为这玩意根本不认可他!

    冥御煌眼底闪过一抹幽然的光芒,凝视着慕若,“看来你的确有本王探索的价值。”

    轰隆隆——

    咔咔——

    房外一阵电闪雷鸣,果真下起了大雨,狂风吹断枝头。

    在入夜之后,便暗黑如墨的极渊元界,夜明珠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房间里,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将房间照得通亮。

    床榻上,冥御煌侧身躺在床内侧,手撑着头,幽暗的眸子不曾离开慕若的脸颊分毫。

    不管是被强行灌下兽血,还是血玉带来的诡异景象,慕若皆全然不知!

    ——

    次日。

    天空放亮,一夜的大雨和狂风,让王府满院都是落叶与残枝。

    王府的下人们,早早就起来打扫。

    淑岚苑,寝室内。

    昏睡一夜的慕若闭着眼睛,抬手揉了揉酸疼的脖子,忽然她的动作一停顿,记忆回转,昨夜发生的事情全部在眼前闪过。

    慕若猛然坐起身子,她刚要翻身下床,转眸却看见躺在自己身侧的男人。

    冥御煌双眸紧闭,还在昏昏欲睡,嘴里不耐烦的低吼了一句,“滚开……别打扰本王睡觉……”

    慕若皱了皱眉,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一切都没有变化,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旋即皱了皱眉头,难道昨夜是她做梦了?

    然而这一个结论,在下一秒就被慕若推翻了,因为她在脚腕的屠兽刀不见了!

    慕若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她并不打算和冥御煌撕破脸。

    “王爷,明天亮了。”慕若柔声喊了一句,声音温柔的要滴水,心底却恨不得把他直接给剁了!

    冥御煌大掌一揽,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怎么滴,他摸到了慕若的腰,不管三七二十的就捞了回来,然后一个翻身就像八爪鱼一样将其抱住。

    慕若额角直跳,不断地深呼吸,“王-爷,今天不是还得去天-蟒-山-吗?难道您-想-迟-到?”

    慕若几乎是咬着牙在说话,双手抵住冥御煌的胸膛。

    冥御煌依旧没有睁开眼睛,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慕若的脸颊上。

    慕若皱了皱眉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丑脸,这么多脓疮不是应该有一股恶臭吗?为什么她鼻息间充斥着一抹清凉淡香?

    不等慕若多想什么,原本像八爪鱼抱在慕若的冥御煌,忽然睁开了眼睛,还想还没有清醒,他瞪着不大的眼睛,看了看怀里的慕若,满是嫌弃,“谁准你抱着本王睡觉的?侮辱本王!”

    慕若额角一排黑线划过,她手肘顶向冥御煌搂住她的手臂,然后扯住他的手臂,直接躺在床上就来了一个过肩摔!

    扑通——

    冥御煌一个弧度飞了出去,摔倒在床榻下。

    “啊——慕若!你谋杀亲夫!”冥御煌猛然瞪大了眼睛,整个人似乎是清醒了过来,趴在地上大吼了一声。

    “不,您刚才梦游了。”慕若瞪了冥御煌一眼,随手扯过旁边的衣服,然后翻身下床,该死!她昨天明明没有脱衣服,这个王八蛋居然敢脱她的衣服!

    冥御煌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已然一副全部清醒的姿态,抬手指着慕若,“你这个毒妇!本王从不做梦!肯定是你把本王踹下来的!”

    慕若没有理会冥御煌的无理取闹,直奔主题,“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冥御煌前一刻还在愤怒,听见慕若的话,心思立马被转移了,他一脸茫然的状态,“什么怎么回事?你是说兽血吗?”

    慕若眼睛眯了眯,她不确定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她当时意识时有时无。

    慕若低着头一副乖巧的样子,柔柔的开口,“王爷,如果奴家昨夜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您不要往心里去。”

    然而她却不知,自己果断狠厉的样子,冥御煌早就了然于心了。

    冥御煌眼神闪了闪,旋即一脸不悦的样子,“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你做的奇怪事情岂止是一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