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44章 这货是找茬还是找打?(一)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第44章 这货是找茬还是找打?(一)

    慕若皱了皱眉,不禁疑惑的看了一眼身下没有任何反应的兽马,难道真的是因为她没有尸元?还是说冥御煌真的万寿膜拜?

    呸呸呸!

    这个想法一出,直接被慕若给掐断了,她真的快被冥御煌给同化了,怎么会相信他的鬼话!

    冥御煌低眉看了一眼,落入自己怀里的娇小身子,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然后伸手拉起缰绳。

    他勒紧缰绳,就是一声大喊:“驾——”

    吼——

    低吼声从兽马的身上传出,兽马快如闪电就冲了出去。

    还在胥疏王门口的僵侍看见冥御煌御马离开,顿时凝起体内的尸元,缓步朝着城外跑去。

    慕若坐在马背上,僵直着身体,看着前方,并不想和冥御煌过多接触。

    慕若想要安安静静的,并不代表冥御煌就会让她安安静静的。

    冥御煌低眉看着自己怀里的娇小身影,眼底闪过一抹坏笑,他将手中的缰绳拉紧,故意将自己的前胸贴在慕若的身上。

    “驾——”

    慕若原本就僵硬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

    也就在这时,兽马忽然一个前仰,慕若心头一惊,不等她有所反应,一只大手依然将她的身体固定住。

    吼——

    兽马又是一声低吼,再次恢复奔跑的姿势。

    此时原本有一指缝隙的冥御煌和慕若,已然毫无缝隙的贴在一起。

    慕若感受到后背的冰凉,直觉有些不对劲,她低眉看了看自己腰间的手,又回眸看了一眼冥御煌。

    只见冥御煌一只手揽住慕若的细腰,一只手勒着缰绳,“驾——”

    冥御煌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眼神还在前方的道路上。

    慕若皱了皱眉,暗忖,可能是她自己想多了,这不举男虽然有特殊的爱好,但是他还没有拿自己命开玩笑的胆量吧?毕竟他没有尸元,万一刚才真的摔跤,虽然不致命,也得受伤吧?

    这么一想慕若就无视了放在自己腰间的大掌,然后把注意力看向前方。

    然而,就在慕若回过头之际,冥御煌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眼底满是得意之色。

    ——

    在城外五百米之地,聚集着一群人。

    其中,冥崆凛,秦伯光为首站在前方。

    余下的数十名人,尸元等级,有的在僵魃初期,有的在僵魃中期的元者,都是一些小家族跟着冥崆凛身后历练的。

    冥御煌一来就成为了焦点,这可不是因为他长相俊美,而是因为他一个人的阵仗,就比这里所有人都多了。

    冥崆凛加上秦伯光,还有其他的数十名在一起,也没有二十名。

    反观冥御煌身后不远处跟来的僵侍,就直接二十名左右,好大的阵仗!

    冥崆凛刚看见冥御煌带了这么多人,当下就出声冷嘲热讽,“四弟,你要是怕死你就别来,真是丢皇室的脸面!”

    冥御煌怀里的慕若,早在兽马缓缓地停下来之际,就低头不抬,甚至都想在地上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和冥御煌坐在一匹兽马上,目标也太招人眼了!

    冥御煌坐在兽马之上,并没有打算下来,反而淡淡的回了一句,“哎哟,三哥,话不是你这么说的,本王没有尸元众所周知,带两个手下这是情理之中,难不成你怕输?”

    冥崆凛一时语塞,没有想到冥御煌会这么说,如果他再说什么,倒显得他这个三哥没有度量了。

    秦伯光看见慕若有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便出声找茬,“冥御煌,原本你不是不举,而是有断袖之癖啊!”

    冥御煌挑了挑眉,目光肆意的落在秦伯光身上,“本王就是断袖,也好过一个纵欲过度被关禁闭的。”

    “你!冥御煌,这一次天蟒山之行,你最好让你狗离你近点,否则,你要是落进我的手里!”秦伯光话没有说完,但是一脸的阴狠已然告诉别人他在想什么了。

    冥崆凛转眼挥了挥手,一副首领的样子,“既然四殿下已经来了,那我们便向天蟒山,出发!”

    “是!”

    冥崆凛拉住自己的兽马,翻身而上,然后驱马就走。

    秦伯光也是带着自己的两名手下,随后驱马离去。

    其余的人,只是小家族内的子孙,并没有这种兽马,所以只能小跑步前进。

    眼看着其他人都走了,冥御煌不以为意,吊儿郎当的骑在马上,放在慕若腰间的大手,至始至终都没有放下的打算。

    慕若低眉死死地盯着之际腰间的大手,恨不得盯出一个洞,她深呼了一口气,转眼看向冥御煌的丑脸,出声问道:“王爷,我能自己骑一匹马。”

    冥御煌低眉瞥了一眼怀里的慕若,“有得坐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与本王乘坐一马,还是下去步行,二选一!”

    慕若嘴角一僵,咬了咬牙,委屈的声音传出,“奴家只是觉得太劳烦王爷了,您不要赶奴家下去……”

    慕若说着说着便传来的抽泣声,抬起手去拭泪水了。

    实则她垂下的眸子哪有一滴眼泪?她现在心底恨不得立马和冥御煌决裂,只是她却不能,在这里什么都不了解的地方,她还顶着一个废物的名号,去哪里都是活招牌!

    冥御煌额角跳了跳,即便是听了很多次慕若矫揉造作的声音,却每一次都该死的让人讨厌!

    冥御煌毫无征兆的拉紧缰绳,“驾——”

    兽马瞬间冲了出去,要不是慕若紧紧地抓住马鞍,她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直接冲出去!

    冥御煌带来的僵侍,同样是步行,虽然不快,却能跟上他们的步伐。

    ——

    皇都的范围约一个国家那么大,而天蟒山距离皇都城最起码也有十天左右的路程。

    一天的当中他们都在赶路,等到天黑之际,他们运气并不好,因为四周都没有城镇和店家,倒是找到一家破旧的房子。

    冥崆凛,秦伯光对这一切都觉得很是平常,就连跟在他们身后来的那些小家族子弟,也没有任何抱怨,找了一些干草,各自休息。

    但是别忘了,还有冥御煌这个光惹事,吃不得苦的主!

    冥御煌掐着腰,一脸怒气,开口就没有好话,“这什么破地方,本王能睡在这里吗?冥崆凛,你是不是故意的?害怕本王赢了你,所以就想让本王知难而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