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71章 丑颜遭辱,不爽!(二)
    冥御煌低着头幽暗的眸子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什么,对着旁边的慕若轻声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所有的一切慕若都看在眼里,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听见别人是骂冥御煌丑,她心里不爽!非常不爽!不爽到了极点!

    慕若往前站了一步,凤眸看向五名少年,轻声问道:“你们刚才说谁丑?”

    五名少年并不大,但是已经是僵傀的初期,拥有尸元的元者了,他们感受到慕若身上没有尸元波动,当下本就不忌惮的心放的更加宽了。

    其中一名少年站了出来,也是孤环城里的小霸王,哪里忍受的了别人对他这般语气。

    “本少说的怎么了?难道他丑还不给人说了?”

    啪啪!

    慕若扬起手鼓了鼓掌,笑着对少年的话点赞。

    “说的好,说的真好!他确实非常丑,因为我也这么觉得!”

    冥御煌幽暗的眼神落在了慕若的背影上,垂下的手指颤了颤,心底不禁思忖,难道她就这么不能接受丑陋?得知这点,冥御煌心底莫名的压抑。

    少年听见慕若的话站在他这边,顿时一阵得意,“哈哈……怎么样?本少早说了,他本来就是丑八……”

    少年嘴里的“怪”字,还没有说出来,慕若的右脚已经踹出,反手一抽!

    嘭!

    啪!

    两道声响传出。

    “啊——”

    少年成直线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原地哀嚎。

    “周洛!你没事吧?”其他的四个人连忙跑到被慕若踹飞的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我…我没事……”周洛抬手揉了揉嘴角,有些茫然,他刚才明明有主意对方的举动,但是在他想要反抗之际,身体却被定住了!

    周洛四下看了看,直觉有高人在相助对方,心头有了忌惮,便没有再出声。

    另一名少年,忙抬头看向慕若,“你!你怎么打人?”

    慕若收回自己的脚,吹了吹自己的手背,完全把对方的话无视了,她弯腰又拍了拍靴子,接着才直起身子。

    慕若转身走回冥御煌的身边,伸手牵住他,清冷的视线扫向躺在地上的人,挑起唇角,冷声甩出一句,“就算他丑,在极渊元界,除了我,谁都没有资格这么说他。”

    冥御煌心头一震,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维护他,第一次有人把他护在羽翼之下……

    这种感觉让他难以言表,但是……这种被人维护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我们走。”慕若牵着冥御煌的手,无视众人异样的神色,朝着街道里面走去。

    冥御煌低眉看着牵住自己大手的小手,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原本被慕若牵着的手也缓缓地收紧了。

    隐藏在僵侍里的离末也是有些震动,心底有些了解,为什么冥御煌会对慕若有所不同,也许他并不是只想利用她这么简单,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

    同样有感觉得不止是离末一人,还有隐藏在僵侍里面的眼线,对于慕若的身份起了一丝怀疑。

    ——

    呱呱驿站。

    冥崆凛和秦伯光和他们一行人,已经入住了。

    冥御煌他们也随后来到了这家驿站,冥御煌拿出极币卡,在柜台的蓝色水晶上刷了一下,极币卡上便显示了从里面扣除了多少极币。

    慕若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见极币卡,顿时有些惊奇,吊爆了!堪比二十一世的银行卡,不!比银行卡还要先进啊!

    冥御煌把极币卡收回,装进贴身的里衣内,然后看向身后的僵侍,“一到十号。”

    冥御煌转眼又看向慕若,“若儿,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十一号房。”

    慕若的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

    冥御煌佯装不知慕若的意思,“恩,是啊!”

    慕若伸手就去扒冥御煌的衣服,试图去拿他的极币卡,都已经摊开说话了,她才不要再和他睡一间房!

    “哎哟……若儿……不要嘛,我们先回房间嘛……”冥御煌的声音极为淫|荡,顿时就把在楼下坐着聊天的众人视线吸引了过去。

    大家看慕若和冥御煌的眼光,极为诡异,正在猜测两人是什么关系!

    此时,慕若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冥御煌的胸口,却愣生生的停下来了,她知道冥御煌是故意的!

    慕若深呼了一口气,转眼冷冷的瞥了冥御煌一眼,“你有种。”

    冥御煌咬了咬唇,低眉瞥了一眼身下,弱弱的回了句,“本王没种……”

    慕若:“…………”

    他一个不举的确实没种!

    慕若也不矫情了,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冥御煌嘴角微扬,轻缓的步伐朝着慕若跑去。

    冥御煌和慕若走了,而僵侍们也随着他们的步伐上楼了,二十人,两人一间房,十间房就搞定了。

    总的来说极渊元界的驿站比人类要简洁的多。

    他们不需要吃东西,房间里也没有茶水,他们不惧寒冷,更加没有厚重的被褥;只有一张石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

    慕若进房之后,不言不语,走至石床边,脱鞋,直接侧身躺在床榻上,闭上了眼睛。

    她需要整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自己都做了什么?越来越情绪化,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居然因为冥御煌一两句话,就能气得跳脚,这不是科学!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慕若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是这么情绪化的人,可是她面对冥御煌总是能气得跳脚,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气场不和?还是和他一起待久了,就被带偏了?

    冥御煌坐在椅子上,转眼看了看躺在床榻上得慕若,眼睛眯了眯。

    “若儿,你当真不用兽血吗?你多久没有食用兽血了?”冥御煌忽然开口问道。

    慕若睁着眼睛,背对着冥御煌,默默地听着,这一次并没有因为冥御煌提及兽血而强烈的反抗,也没有开口的打算。

    冥御煌见慕若没有出声,便出声问道:“若儿……你睡着了吗?”

    “恩。”

    冥御煌皱了皱眉头,直觉这声音不对,语气不对!

    冥御煌站起身子,迈脚走到慕若身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慕若背对着冥御煌,眼神复杂,她必须和冥御煌划清界限!

    “那你怎么不理我?”冥御煌皱起了眉头,确定慕若暗自做了什么决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