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90章 发生冲突!(三)
    七夜梓芩的眼神远比她声音更有威严,顿时就让冥崆凛和秦伯光住口了!

    一路上威风凛凛,明争暗斗的两个大男人,此时居然在一个女人的眼神下就变得如此安静,让一众小家族自己有些唏嘘,却也可叹,这就是元者等级高低的差别!

    在小道的另一端。

    姗姗来迟的慕若和冥御煌缓缓地前进,距离冥崆凛他们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看见他们原本停在原地,突然策马狂奔,再往前看去,前方还有一队人在小道上前行。

    冥御煌和慕若两人,显然没有把注意力停在前方的队伍身上。

    “若儿,这是你屠兽刀。”冥御煌低眉看着慕若,从怀里掏出屠兽刀递给慕若。

    慕若微微侧脸,看见躺在冥御煌手中的精致的小玩意,挑了一下眉头。

    似乎是感觉到了慕若的诧异,冥御煌出声解释,“这是完整的屠兽刀。”

    慕若撇了撇嘴,毫不客气的接过有刀鞘的屠兽刀,她将屠兽刀拿进手里,然后刺啦一声将,将屠兽刀到拔出刀鞘。

    忽然皱了皱眉,“这是我的那把?”

    “你觉得呢?”冥御煌不答反问。

    思及那天晚上的事情,慕若还是有些模糊,记得不是很清楚,或者是被人强行抹去了记忆,反正最重要的一段不见了。

    慕若淡淡的瞥了冥御煌一眼,抬起右脚,将小巧的屠兽刀别进脚腕处的环带里。

    “冥御煌,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慕若目视前方,轻声问了一句。

    冥御煌故作不解,“为何这么问?”

    慕若抿了抿唇,换了一个问题,“你自己本来的性格,就是这么‘粘人’?”

    冥御煌嘴角微挑,粘人吗?有吗?他怎么没觉得!

    “如果真的有,那本王也只对你黏。”冥御煌手中紧拉着缰绳,语气非常严肃。

    慕若回头白了他一眼,他的话要是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

    就在这时,前方的僵侍突然停下了。

    前面的路已经完全被人群堵住了,根本进不去,前面隐约传出几道声响。

    “王爷,前路被挡住了!”

    冥御煌和慕若抬眸看了过去,只是两人还没有出声,一名僵侍突然大喊了一声。

    “让开!何人胆敢拦住胥疏王的行路!”这名僵侍刚喊完,又隐进僵侍队伍中。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全部回头看向冥御煌一行人!

    慕若的眉头狠狠一皱,眼角余光不善的看向隐进队伍中的僵侍,又是这个人,在城门口的时候,也是这个人!

    冥御煌仿若不知,脸上带着胥疏王身上惯性的张扬之色!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冥御煌的脸上,顿时脸上浮现难以言喻的表情,纷纷往后退了一步,疑惑出声。

    “胥疏王?是那个废物四殿下吗?”

    “原来他真的和传言一样是个丑八怪啊!”

    “对对,他怀里怎么还坐着一位少年,不是吧?难道他还有断袖之癖?”

    “不可能吧?他不是不举吗?”

    “啧啧,你们都太肤浅了,他不举也可以享受啊!”

    “咦!”所有人的实现都看向了说话的男人,那眼神里分明带着怀疑,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会知道这个?

    说话的人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一声,转开了脸。

    小道上围满了人,众说纷纭,全部都是对胥疏王的评价,显然已经忘记了因为冥崆凛而发生的事情了。

    冥崆凛和秦伯光他们噤声站在原地,舒了一口气,第一次觉得冥御煌是有用处的!

    同样被吸引的还有七夜梓芩和夙无,两人皆是疑惑的看向后方的空地。

    冥御煌对于这些嘲笑还有目光,丝毫不介意,早就习惯了,他抖了抖马缰绳轻喝了一声。

    兽马收到指挥,扬起前蹄朝着前面奔驰而去。

    大家看见冥御煌的举动都愣住了,这个废物难道不但丑还傻不成?居然想要重蹈覆辙,步上冥崆凛的后路?

    不过大家随之一想也就释然了,毕竟刚才这废物没有看见冥崆凛出丑的样子!

    兽马的蹄子踏在路面上,咯噔咯噔响!

    众人乐滋滋的等着冥御煌从兽马上衰落的狼狈之色!

    夙无的眉头轻蹙了一下,刚要迈脚往前走,耳边出来七夜梓芩的声音。

    “且慢。”

    七夜梓芩星眸看着驾马而来的冥御煌和慕若,眼底带着一丝疑惑,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驾马的男人有几分熟悉!

    就在兽马快到跟前之际,冥御煌陡然勒住缰绳。

    “吁——”

    吼——

    兽马低吼一声,停在小道的中间。

    冥御煌并没有看七夜梓芩和夙无,直接把视线看向冥崆凛。

    “哎哟,三哥,本王还以为你们已经得到天蟒毒液了,怎么在这里站着?你们的兽马呢?”冥御煌说着四下扫了一下,一见他们队伍的兽马全没了,突然幸灾乐祸了。

    “哈哈……这一头兽马值不少极币吧?啧啧,这亏损的不止一星半点啊!”

    冥御煌这句话说进秦伯光的心坎里去了,这一头兽马一万极币,他一下子就花了二十万的极币!

    他本想着等到任务完成之后,再把兽马收回,然后在变卖掉,加上天莽毒液换得的奖励,怎么着也不会亏!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一下全部都葬送了!天莽毒液没拿到,奖励没找落,反倒是赔了个底朝天!

    可是他看着冥御煌得意的样子,硬是梗着脖子犟声道:“本少爷有的是极币,区区的几头兽马,本少爷还不放眼里,不像你,堂堂胥疏王,连买兽马的钱都没有,让手下跟着你徒步跑到天蟒山。”秦伯光话中的嘲讽之意十足。

    冥御煌面色一沉,说翻脸就翻脸,对着秦伯光啐了一口,“呸,一个因为淫|秽被关禁闭的种马,配和本王说话吗?”

    秦伯光的面色变得铁青,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一个废物训斥,心底再度对冥御煌起了强烈的杀意。

    “你!冥御煌,你找死!”秦伯光眯着眼睛,手中的尸元暗中凝结在一起,准备随时给冥御煌致命一击。

    “本王好怕!”冥御煌抬手拍了拍胸口,装作很怕的样子。

    不得不说,冥御煌让人跳脚的本事很强大,就连旁边的夙无嘴角都抽动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