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04章 血玉开!尸元动!(二)
    “去帮我找冥御煌拿衣服——”慕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顿住了,她眨了眨眼睛,为什么要找冥御煌拿衣服?

    慕若耸下肩膀,抖了抖手中的碎布条,忽然眉头一拧,她从碎布条内捡起一朵枯萎的花瓣,几乎是一眼,慕若就认出了,这花和那男人脸上的纹路一模一样!

    “是你,你给我出来!”慕若冷声喝道,转眼看向四周。

    “…………”夜晚非常静谧,根本没有人回答慕若的话!

    嘤嘤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因为它什么都知道,却不能说,它扭了扭尾巴跳到了慕若肩膀上藏进了慕若发丝内。

    慕若皱了皱眉,抚上自己手腕的血玉,莫名的觉得,这个男人肯定在这里!

    “你脱了我的衣服,就打算这么悄悄地离开吗?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未婚妻,有让未婚妻光着身子裸奔的男人吗?”慕若坐在石块上冷冰冰的说道。

    如果有别人在,肯定还以为慕若是疯子,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也罢,是我识人不清,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是这等羞辱,恕慕若无法忍之受之!”慕若站起身子就欲光着离开石块。

    忽然,一件黑色的外套从天而降,直接罩在了慕若的头顶。

    宽大的衣服将瘦小的慕若遮的妥妥得,只有几根脚指头还露在外面。

    “我怎么可能让自己未婚妻光着离开呢?”冥御煌的声音不似先前,变得低沉浑厚,却并不粗鲁!

    慕若眼神闪过一道冷意,感知到近在咫尺的男人,隔着衣服猛然出手攻击而去!

    冥御煌嘴角噙着邪笑,脚下一滑,身体直直往后倒去,但是脚就好像黏在石块上一样不动分毫!

    慕若反应非常快,招式迅速的攻击冥御煌的下盘。

    可惜,为时已晚。

    冥御煌一把扯住慕若身上外衣,猛然一抖,外衣忽然收紧,直接将慕若包的严严实实。

    他对着手中的外衣,接着又是一抖,慕若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回旋,撞进了冥御煌的怀里!

    “服吗?”冥御煌阴凉的气息隔着布料,准确的喷洒在慕若的鼻息间。

    慕若蒙在衣服内,暗自咬了咬牙,“不服。”

    忽然一道冰凉贴在了自己唇间,慕若眼神一暗,张开嘴巴,隔着布料就是一口,双手对着贴在自己身上的躯体就奋力一推。

    冥御煌借机松开了慕若,脚步往后退了退。

    “唔——你这个女人属狗的吗?”冥御煌抿了抿有些火辣的下唇。

    慕若身后拽下蒙住自己的衣服,然后仿若无人的穿上,转身一跃跳下石块落在地上。

    “哎,你这个女人咬完人就要走啊?”冥御煌身体一闪,就出现在了慕若的身边。

    冥御煌出现之后,嘤嘤就藏在慕若头发丝内开始装死了,一动不动,生怕自己一动被发现之后就会被甩走!

    慕若理也不理冥御煌,等她走出这条小溪,往天蟒山里面走的时候脚步顿住了!天蟒山外围不可能这么清净!

    “这里是哪里?”

    冥御煌脚步一顿,仰头看了看,理所当然的回来了一句,“天蟒山中心的某一处。”

    “…………”慕若默了。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得到证实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旁人眼中毒蟒猛兽遍地皆是的天蟒山中心,他就这么随随便便就进来了!

    慕若转身看向冥御煌,看着那张让人窒息的容颜,她丝毫不为所动。

    “送我出去。”

    冥御煌双手环胸看着慕若,“你先前受伤,不正是为了激发血玉吗?现在你身在天蟒山中心,只要你往前走出一公里,你的血玉就能开启了。”

    慕若眉头一皱,冥御煌一个人在那里,如果冥崆凛激他离开,说不定为了天莽毒液他真的会离开!

    “不用,送我回去。”

    冥御煌心中雀跃,嘴里却追击问道:“你想要回去是因为冥御煌那个废物吗?所以,你要为了冥御煌那个废物,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慕若听见对方说冥御煌坏话,心底十分不爽!

    “他是不是废物用不着你提醒我,你若是不送便罢。”慕若冷冷的撇了一眼这个只能看清半张脸的男人,转身就走,她还不信了,她一个人走不出去!

    “怎么?一个废物还不许人说吗?你未免也太护短了吧?”冥御煌明明心中暗爽,但是却还是有意的撩拨慕若的底线。

    慕若脚步一顿,冷睨了冥御煌一眼,“你嘴真臭。”

    “是吗?原来刚才你是为了尝味道啊?早说啊,何必隔着一层布。”冥御煌假装不知道慕若在说什么,和她打太极!

    慕若拳头微微攥起,目视前方,迈脚跨进了灌木丛。

    看着消失在灌木丛的慕若,冥御煌嘴角掀起邪笑,轻声呢喃道:“是吗?我偏要看看你如何走出去。”

    冥御煌抬手,凭空出现一片彼岸花,花瓣,然后放置在唇边,吹了起来。

    细微的乐声响起,夜晚潜伏着的危险生物,因这诡异的乐符声而渐渐苏醒!

    黑如墨般的天蟒山,空中,地下,水中,道道明亮的眸子,纷纷朝着山中的同一个方向奔涌而去。

    冥御煌满意的点了点头,指尖的彼岸花瓣化为一抹浮光,消失不见!

    “本王既然把你带来天蟒山中心,自然不会让你毫无收获,既然血玉无论如何都想让你绝处逢生,那本王便帮你一把,到时候血玉,你可别求本王。”

    冥御煌单手负背而立,冷眼看着各路危险朝着慕若袭去,冥御煌迈脚往前走了几步,旋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时,慕若还不知道,冥御煌送了她一份大礼,一份终身难忘的大礼!

    静谧的夜晚,天蟒山的湿度也越来越大。

    慕若手持屠兽刀,不停地砍断绊住自己的藤蔓,好在嘤嘤出其不意,有的时候还能帮上她一点。

    “嘤嘤……主人,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啊!”嘤嘤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来自同类的威压,缩进慕若的发丝里有些怕怕的。

    慕若皱了皱眉,当下就停住了步伐,蹲下身子,“嘘,别出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