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07章 血玉开,尸元动!(五)
    她身上的衣服渐渐的化为灰烬,红色的光芒将她全身包裹住,渐渐地化为一寸薄纱裹在她的酮体之上!

    慕若依旧双眸紧闭,并没有醒来的征兆,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乌黑的秀发披肩,肌肤变得吹弹可破,不健康的身体似乎也起了一丝变化!

    与此同时,被砸进泥坑里的嘤嘤缓缓升起,周身被慕若身上的红色尸元裹住,飘荡在空中!

    “嘤嘤——”嘤嘤抖了抖身体,感觉到自己身体热辣辣的,比先前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嘤嘤的身体开始急速的增长,后背的硬壳由一点点开始扩散至尾部,身体两旁长出的爪子也渐渐地变长了。

    咯吱一声,它身体下方伸出两条后肢,往后一伸逐渐的开始长大。

    咔咔咔!

    它后背的硬壳开始碎裂,漏出粉色的表皮,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淡粉色的毛发,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翘起。

    光溜溜的头部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出短短的茸毛,竖立的双耳,两颗乌黑滴溜溜的眼睛弯了弯,清晰而漂亮的尖嘴,整个看上去就是呆萌!

    淡淡的光辉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

    忽然,一道白芒从天而降,直直的朝着变化极大的嘤嘤袭去。

    “吼——”嘤嘤低喊了一声,全身的毛发如被电击一般,直立而起!

    旁边的兽类看见这道白芒,全部都愣住了!

    这道光芒是极渊元界守护兽的传承光芒,极渊元界守护兽居然再次以拟态降临极渊元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个满是红芒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远处的冥御煌浑身一震,眼底满是震惊,当下往前踏出一步,出现在慕若所在之地。

    他仰头看着浮在空中的慕若,眼底闪过沉思,这个慕若必然是极渊元界的一大异变,居然唤醒了极渊元界的守护神!

    所有的兽类在冥御煌出现的瞬间,开始不安了,不停地挣扎着,想要离开这里。

    旁边传出众兽类嘤呜的声响,冥御煌猛然转过头看了个过去,旋即眼底闪过一道冷芒,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几乎是在冥御煌出现的瞬间,众兽就知道先前为何突然不受控制的攻击慕若,此时冥御煌身上发出的杀意,绝对是毫不收敛的,这让它们打心底感到害怕了!

    毒蟒带头出声求饶,“吼——尊上饶命——我等一定不会将此事透露出去——”

    “嘎——我等保证——恳求尊上饶命——”

    “尊上饶命——”

    冥御煌面无波澜,转眼冷睨了一眼开口说话的毒蟒,“本王需要你的毒液。”

    “吼——吾自当送之——”

    毒蟒张口磕破自己的嘴巴,将隐藏在舌尖的毒液放出。

    冥御煌抬手一挥,一个晶莹剔透的瓶子将毒蟒的毒液装进其中。

    他嘴角微扬,眼底带着冷意,“可惜,本王只相信死尸不会说话。”

    他话音刚落,完全没有给众兽类反应的时间,一道铺天盖地的暗芒闪过。

    无声无息,原本就被震伤的各种兽类,顷刻间,全部覆灭!

    就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遍地的僵王等级的兽类,全部丧命,这是何等的威力!

    哗啦啦!

    旁边的藤蔓都开始抖动了起来,生怕冥御煌对它们出手。

    虽然它们不能说话,但是也是有生命的植物!

    冥御煌转眼瞥了一眼,因为害怕而抖个不停的藤蔓,抬手微微拂过额角的彼岸花,眼底闪过一道冷芒。

    方圆百里以内的藤蔓,全部枯萎糜烂!

    就在这时,慕若的身上光芒开始变化了,看来血玉已经全开了!

    冥御煌挑了一下眉头,扬手一挥,猛然一转身体,身上黑色衣袍化为了白色,魅惑的容颜已然变成了那熟悉的丑颜。

    他看了慕若一眼,感受到她身上等级之后眼底闪过诧异,果然是血玉选中的人,只不过是冲开血玉居然等级就升了这么多,看来他以后更加得小心翼翼了,不过也代表着以后的日子更加有趣了!

    不容冥御煌多想,慕若卷翘的得睫毛颤动一下,似乎下一秒便要醒过来!

    冥御煌不再犹豫,抬虚掌击出,虚掌飞出之后,一个旋转朝着自己后背击去。

    “噗——”冥御煌嘴角溢出鲜血,他倒在满是绿汁的灌木上,故意将身上的衣服弄脏,然后闭着眼睛不在动弹!

    几乎是同一时间!

    慕若睁开了双眼,她转眼看了看,微微动身,脚步缓缓地落在地面。

    她抬起手微微闭眼,感受到体内无尽的尸元,红色的是尸元在她的四肢百骸不停地流窜着,这就是力量,这是极渊元界的力量!

    这可真是来到极渊元界之后,第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呼——”慕若轻呼了一口气,迈脚刚要往前走,突然眉心一凝,在看清楚地上之人后,连忙往前走了两步,弯腰将将冥御煌搂进怀里,“冥御煌!”

    冥御煌双眼紧闭,嘴角还带着鲜血,俨然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

    慕若连忙将手指放在冥御煌的手腕上,面色有些发沉,忽然眼底一凝,他身体流传着一股阴寒气流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他上次发病的主要原因?

    她将手覆盖到冥御煌的后背上,用尸元给冥御煌疗伤,没有片刻冥御煌就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若儿……你没事就好……”冥御煌的嘴角发白,脸上全是绿汁,一副担心慕若的样子。

    慕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咳咳……本王没事……就是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冥御煌的心底有些雀跃,自己是顶着的这张脸也腻了,也是时候换一下了。

    “火辣辣?”慕若的视线落在了冥御煌沾满绿汁的脸上,嘴角抽动了一下,她伸手就去摸自己的腰间,忽然一愣,自己原先衣服已经报废了,手帕自然也没了。

    “本王——”

    冥御煌话还没有说出,慕若的手指已经探向了他的腰间,果然掏出了那隐约还有一星半点血渍的手帕。

    然后对着冥御煌脸就擦了过去,几乎在慕若的手指触碰到冥御煌脸颊的时候,她就愣怔了一下,等到她一擦擦掉一层东西的时候愕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