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49章 蒙王告黑状VS麻烦上门(四)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第149章 蒙王告黑状VS麻烦上门(四)

    此时,冥御煌也随着骨僵员的身后,到达了皇宫内的议事大殿。

    冥崆凛因为腿脚不便,冥傲孤特地让人给其准备了椅子,坐在大殿的左侧。

    他一脸得意的看着大殿门口的冥御煌,就好似已经看见尸皇陛下如何惩罚冥御煌了一样!

    冥御煌面不改色,昂首挺胸,走到了大殿内,然后恭敬的行了一礼,便安分的低下头,站在一旁。

    然而,坐在大殿之上的冥傲孤,在看见冥御煌那张容貌之后,整个人震惊了,他瞪着双眼看着低头冥御煌,放在椅子上的手指,不禁颤抖了一下。

    下面的冥崆凛看见尸皇的情绪变化,皱了皱眉头,他虽然知道这是冥御煌以前的容貌,但是并不知道这张脸到底像谁,还以为冥傲孤因为冥御煌容貌恢复,所以就心生不忍了!

    “尸皇陛下!”冥崆凛低声唤了一声,把冥傲孤的魂给叫了回来。

    冥傲孤狭长的眸子眯了眯,一张出尘绝色的俊脸,因为物种充足,及时补给体内亏损尸元,容貌依旧,完全看不出这个男人,已经快三百多岁了。

    冥傲孤回神之后,便是一声厉喝:“逆子!你可知罪!”

    “…………”无人回应。

    冥傲孤的目光落在站在旁边无所举动的冥御煌身上,额角疯狂地跳动着,眼底闪缩着火光,他暴怒再次喊道:“冥御煌!”

    这时,冥御煌才懒懒的应了一声,“儿臣在。”他语气里没有半分紧张,如果冥傲孤看见他脸上的不屑与不耐之态,恐怕会气得直接跳起来!

    冥傲孤听见冥御煌的声音就来气,咬牙克制住心中的恼怒,说道:“抬头!”

    “哦。”冥御煌扭了扭脖子,吊儿郎当的抬起头,将那张精致完美的容貌全部露了出来。

    冥傲孤心头一窒,刺痛的感觉蔓延在他的心口蔓延开来,他强行驱赶走这股感觉,看着冥御煌的眼神里,不自觉的沾染上隐隐仇恨。

    “逆子!你可知罪!”

    冥御煌眨了眨眼睛,抬起眼帘,看向旁边坐在不出声冥崆凛。

    “喂,尸皇陛下在叫你,聋了吗?”

    “…………”冥崆凛额角抽动了,后背僵硬,抬眸背着冥傲孤,对着冥御煌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装疯卖傻!

    冥傲孤双眼一眯,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挑衅了。

    啪!

    冥傲孤拍案而起,抬手指着冥御煌骂道:“混账东西!本皇说的是你!”

    冥御煌一脸的惊愕,抬手指了指自己,“儿臣是逆子,是混账东西?这个……”冥御煌转眼做思考状,疑惑的看着冥傲孤,“儿臣是尸皇陛下的儿子,血脉相通,行为举止皆与尸皇陛下有所联系,所以,儿臣不觉得自己是逆子,更加不是混账东-西!”

    冥御煌右腿弯曲,双手环胸站在大殿里,一脸的无辜看着冥傲孤。

    “你!你——”冥傲孤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气得坐回椅子上,不停地深呼吸!

    冥崆凛见此咬了咬牙,不能就此作罢,他忙声援冥傲孤。

    “放肆!你简直大逆不道!居然敢顶撞尸皇陛下!你要知道尸皇陛下不仅仅是尸皇陛下,还是咱们的皇父!”冥崆凛一脸的义正言辞,好似冥御煌真的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冥御煌饶有趣味的看着冥崆凛,那眼神就好像在看小丑!

    他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三哥,你也说了,尸皇陛下不仅仅是尸皇陛下,还是我们的皇父,所以,父与子之间简单的聊聊天,怎么就成大逆不道了?”

    冥崆凛心头一梗,恼怒的瞪着冥御煌,“你——你完全就是狡辩!”

    “本王这叫有理有据,尸皇陛下您说是吗?”冥御煌抬眸看着上面的冥傲孤,又把问题抛了回去。

    冥傲孤看着冥御煌,眼睛眯了眯,心中很是恼火,看着那张熟悉的容貌,不禁暗自轻嗤,伶牙俐齿,能言善辩,真是和他的母妃一个德行!同样让他感到讨厌,恶心至极!

    冥傲孤深呼了一口,厉眼看着冥御煌,“你别东拉西扯,你三哥的腿断了,跟你有没有关系?!”

    冥御煌听见冥傲孤的话,面露惊讶的看着冥崆凛,“什么?三哥腿断了?”

    看着冥御煌装疯卖傻的样子,冥崆凛差点就破口大骂了,当时是谁告状说自己的腿断了,才害他被秦伯光废了右腿,这件事情,不管是冥御煌还是秦伯光,他通通都不会放过!

    “够了!事实就是事实,你敢说本王的腿断了跟你没有关系吗?!”冥崆凛手抓着座椅扶手,面露凶光!

    冥御煌眨了眨眼睛,就好像没有听清楚冥崆凛在说什么一样。

    “尸皇陛下,本王有点疑惑。”他转眼又看向冥崆凛,视线落在他的腿上,“蒙-王-殿-下,请问,您的腿是在哪里断掉的?”

    冥崆凛双眼阴冷的看着冥御煌,牙齿磨的咯吱响,尤其是腿上时不时传来的疼痛感,让他几乎抓狂!

    在回来的路上,他不是没有尝试使其复原,可是秦伯光下手太重了,他右腿骨完全断了,他甚至高价找了制毒师,可是诊断结果是,接不上!接不上三个字的冲击力,无疑是断定了他今后只能是瘸子,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冥崆凛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本王就-是-死也不会忘记,当时在天蟒山中心你是怎么对待本王的,本王从未想过,想要自己的命的居然是本王的亲弟弟!”

    听见冥崆凛的话,冥御煌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转眼看向是上面坐着的冥傲孤,迈脚在往前走了一步。

    “虽然当时母妃亡故的时候本王还小,但是本王的母妃好像只有本王一个儿子吧?”冥御煌顿了一下,接着道:“不过,这件事本王确实冤枉,放眼整个皇都,谁不知道,尸皇第四子,无天分,绝元体,难听点,就是一个废物,试问,本王如何能进天蟒中心?蒙王是不是太高看本王了?”

    冥傲孤看着这样据理力争,条理清晰自辩,没有任何脾气的冥御煌,不知为何,心底竟无端生出一丝怪异之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