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76章 哈哈!真好笑!
    冥御煌趁着慕若没注意,当即一个眼刀子甩了过去。

    小狐顿时噤声了!

    慕若和冥御煌走出小道之后,入眼便是一条很窄的小溪流,抬眸望去,他们居然被抬出皇都城了。

    “呜嗷——洗澡喽——”小狐全身闪过一道白芒,冲着小溪流就砸了进去。

    慕若扫了一眼现下的环境,转眼冷睨了冥御煌一眼,眯眼一笑,“呵呵,大王府不近是吧?”

    冥御煌抬手掩唇,一脸尴尬,“咳咳……是本王的疏忽……”

    “不是你,还是我不成?”慕若白了冥御煌一眼,低头踩着小石头,往小溪边走去。

    冥御煌揉了揉鼻子,暗自轻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他站在岸上,看着细长且弯曲的小溪,柔和的阳光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若儿。”他轻声喊道,迈脚踏在石头上,朝着下面走去。

    慕若没有理会冥御煌,弯腰坐在石头上,然后把脚下的鞋子脱掉,朝着溪水里跑去。

    冰冰凉凉的溪水,泼在肌肤上,十分凉爽,让这看似有些干燥的天气都多了几分湿润。

    忽然,慕若双眼一凝,一条花斑鱼从水底划过。

    慕若暗中凝起尸元,对准就是一击。

    砰!

    哗啦——

    一条花斑鱼被击中,泛着白肚浮出水面。

    如此反复,慕若一直收获了十多条花斑鱼才收手。

    慕若脚边,哗啦一声响。

    钻进水里的小狐浮出水面,“嗷呜——主人,小狐帮您——”

    慕若刚要张嘴拒绝,小狐已经钻进水里了,慕若撇了撇嘴,转身上岸了。

    冥御煌双手后撑,半倚在石头上,微微闭眼,和煦的阳光倒也舒坦,没有想到他也有这么闲情雅致的时候,他微微眯眼,一脸懒散,看见慕若朝着自己走来,嘴角不自觉噙着一抹淡笑。

    慕若托着裙摆的白纱,里面放着她收获的十多条鱼,刚起眼帘,视线便落在了冥御煌的身上。

    白衣似雪,黑玉般的黑发有淡淡的光泽,俊美绝伦的五官,还有那双好似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般的瞳眸,如此美好,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慕若心头倏地一紧,一种怪异的感觉传至心头。

    这时,冥御煌的声音突然传出,“若儿,你抓鱼做什么?”

    慕若猛然回神,甩出心头的那一抹怪异,淡淡的瞥了一眼冥御煌,“烤鱼。”

    冥御煌眼神一闪,这才想起一件事,慕若是能吃除了兽血以外的食物的,这段时间有尸元撑着,她没有食用过兽血,也没有吃过其他东西。

    “本王帮你……”冥御煌手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迈脚朝着慕若走去。

    慕若弯腰蹲在满是小石头的岸边,捡了一块稍大的石头,坐了下去。

    她手中凝起尸元幻出的刀刃,低头将花斑鱼开膛破肚,有条不紊的做着一切事物,完全视走过来帮忙的冥御煌为无物。

    这时,小狐突然浮出水面,激动大喊:“嗷呜——主人,小狐抓了好多鱼——”随着小狐的话音一落,小溪里暮然发生了变化,溪水不断地开始打转,一个诺大的漩涡出现在水里。

    “小狐——”慕若呵斥,刚要翻身而起,然而,已经迟了,小狐的动作可比僵王中期的慕若快多了。

    只见它在尾巴在水中搅和了一下,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对着慕若和冥御煌所在之地喷洒过去。

    哗啦!

    吧嗒,吧嗒,吧嗒,吧嗒……

    也不知道掉了过少个小鱼,总之慕若和冥御煌直接被冲成落汤鸡。

    冥御煌双眼紧闭,全身湿淋淋了,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渍,在他睁眼的瞬间,破功了。

    “哈哈……若儿……哈哈哈……”冥御煌笑的前仰后翻,仰面躺在石头上。

    只见,慕若一头黑发早已浸湿,然而,最滑稽的是,她的长发上面,全是手指头大的小鱼别在上面。

    慕若的双眼紧闭,睫毛颤了颤。

    “噗——”她吐了吐嘴里的溪水,居然还吐出一个很小的小鱼,慕若的嘴角抽蹙着,显然火气正在往上窜。

    不得不说,慕若居然阴沟翻船,被小狐给坑了一把,浑身狼狈不堪。

    “唔——”冥御煌见此,连忙伸手捂住嘴巴。

    小狐已经惊呆了,也知道自己完蛋了,闯祸了,身体藏在水里,头浮在水面战战兢兢。

    “主人——”

    终于,慕若的俏脸彻底黑了,她站起身子,看向小狐的视线仿若冰渣一般。

    “小-狐。”慕若额角狂跳,手中凝起一股尸元,将地上一众小鱼仔全部吸住,从地上浮起,“还-给-你。”

    小狐闻声一愣,连忙就往溪水里面钻!

    慕若怎么可能会允许它躲开,慕若右手一挥,强劲的尸元扫向小溪。

    哗啦啦!

    一场小型人工降雨,小狐所在的范围,溪水全部在空中挥发,小溪上流也被慕若强悍的尸元给断开了。

    吧嗒,吧嗒,吧嗒,吧嗒……

    就好像下冰雹一样,砸在小狐的身上,让它在没有溪水的坑里使劲乱窜。

    慕若看着小狐在坑里乱窜,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她眼底闪过一道流光,再次一挥手,抽回挡住上流的尸元。

    哗——

    小溪上流水集他太多,急流而下,奔着小狐就冲了过去。

    “嗷呜——主人啊——”小狐一声哀嚎,被水花打在水里。

    冥御煌抬眸看着慕若嘴角牵起的笑容,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又小气又可爱。

    慕若拍了拍手,低眉看了看身上湿透的衣服,身上凝起一道尸元,一道强劲的狂风在她周身泛起,顷刻间,她的白纱裙和头发便全部干透了。

    冥御煌见此咂了砸嘴,伸手拽了拽身上湿透的衣服,委屈的看向蹲下身子的慕若,“若儿……那本王呢?你把本王也弄干啊!”

    慕若冷眼看了看冥御煌,微微掀唇,“你刚才不是笑的很大声?”她上下看了看冥御煌的衣服,嘴巴一咧,“哈哈!真-好-笑!”

    “…………”这个幼稚的女人是慕若吗?!

    冥御煌一脸愕然的看着慕若,好似自己刚才自己看见的听见的只是错觉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