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82章 别来招惹我!
    ——

    次日。

    黎明的曙光刚刚是升起,远远地就看见四道身影,步履蹒跚、颤颤巍巍朝着胥疏王府的后门走去。

    这四个人便是刚刚跑完两百圈的未上,离末,青月,白日四人。

    他们四个人刚走到后门的台阶上,便累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这种惩罚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至少有十年没有过了!

    他们四个人的体能虽然也不差,但是长久依赖强大的尸元,猛然来这么一招,限时两百圈,还是有些吃不消的!

    因为冥御煌的命令,他们就算跑完步也不敢动用体内的尸元,否则,他们必定会迎来更加严厉的训练!

    四个人休息一会,脚不停歇的朝着琉璃苑跑去。

    琉璃苑。

    冥御煌也已经起身,昨夜因为担心慕若发现异样,他便没有去淑岚苑,在琉璃苑住了一宿。

    他刚拉开房门,未上,离末,青月,白日,都已经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等待训斥。

    冥御煌眼梢微挑,扫了一眼,意味不明的问了句,“跑完了?”

    “是!(是!)”

    “是!(是!)”

    冥御煌面色一寒,冰冷呵斥,“那还不快滚去办事!”

    唰!

    几乎一瞬间,四个人的声音就消失在了冥御煌的面前!

    冥御煌好似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扬手伸了伸懒腰,看了看还未大亮的天空,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唔——今天天气真好!不知道我的小若儿在干什么呢?”冥御煌说着话,便迈脚走下台阶,单手负背,饶有趣味的朝着淑岚苑的方向走去。

    而此时,慕若同样起床了,她梳洗了一番,特地让婢女进来伺候她,并且给她梳了王妃的发髻,头发上带着精美的饰品,身穿月牙白蚕丝裙,月牙白的裙摆上绣着金色的图文,而这一身装扮,正是王妃正装!

    冥御煌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慕若,高贵典雅,独有的柔弱气质在这正装下面,也掩去不少,使其多了几分气势。

    冥御煌走进房间,斜靠着床框上,看着梳妆台前面的慕若,不解的问出口。“若儿?你做什么?”

    旁边的婢女听见冥御煌的声音,当即转过身子,“参见王爷!”

    慕若透过镜子扫了一眼,摆了摆手,“下去吧。”

    婢女听见慕若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毕竟冥御煌还在门口,也没有发话。

    而这时,冥御煌略带阴沉的声音响起了,“没听见王妃让你们滚吗?都聋了吗?”

    两三个婢女连忙弯腰往门口走去。

    冥御煌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迈脚朝着梳妆台前的慕若走去。

    “唉,这些婢女就是没有眼力劲,若儿,你别一般见识啊!”冥御煌讨好的说了一句。

    慕若闭了闭眼,真心不想搭理这个男人,他的脸和昨夜那个男人一样,光是看了一眼,她就老是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冥御煌低眉看着没有反应的慕若,突然弯腰倾身而下,凑到慕若耳边,喊道:“若儿!”

    慕若闻声,猛然转头,两个人就那么面对面,一指远的距离凝视着!

    此刻,慕若却闪了神,她看着这张脸,不自觉的伸手抚上冥御煌的脸颊,手指在上面抚了抚。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张脸?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吗?

    冥御煌眼底闪过诧异,不过他非常享受慕若的触碰,便享受的闭上了双眼。

    然而,就在他闭上眼的瞬间,慕若却回了神,当她发现自己的举动之后,眼睛眯了眯,手指间的力道一猛,一把便掐了下去。

    “啊——”冥御煌杀猪的声音传出,身体往后一缩,抬手捂住自己的脸颊,万分委屈的看着慕若。“若儿,你怎么偷袭本王!”

    慕若移开视线,轻咳了一声,掩去自己的尴尬,“咳——我现在去慕家。”

    冥御煌一边揉脸,一边控诉的眼神看着慕若。

    “怎么?慕家还有你割舍不下的东西?担心婚宴之后拿不回来吗?”

    慕若冷眼瞥了瞥冥御煌,既然他早都猜到她并非真正的慕若,那她能有什么割舍不下的东西?如果真的有什么割舍不下的,那就是属于她娘的东西!

    “我从慕瑜馨的嘴里得到了一些有趣东西,或许真如你所说,慕家确实有我必须回去的东西。”

    冥御煌眼神闪过意味,旋即出口问道:“哦?慕瑜馨亲口对你说的?”

    慕若也没有解释,只是转身站了起来,整了整束腰的带子。

    “你去吗?”慕若抬眸看向冥御煌,问出声。

    “当然去,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不去,他们要是欺负你怎么办?”

    “嘁,欺负我?欺负你还差不多。”慕若没好气的斜了冥御煌一眼。

    “哦……对了……本王差点忘了,你现在不但比本王有钱,而且还身负尸元,若儿……本王和你的差距越来越远了……”冥御煌说着哀怨的低下头,情绪失落。

    慕若抿了抿唇,眼角余光留意着冥御煌受伤的表情。

    “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你,跟你其他方面没有关系。”

    冥御煌嘴角暗自抽动了一下,他怎么觉得解释的还不如不解释?脑海里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听见的事,黑衣的他,她不喜欢,但是为什么白衣的他,她也不喜欢,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冥御煌干脆脖子一梗,伸手拉住慕若,低眉凝视着她,“好!那你说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我?”

    慕若猛然被冥御煌拽过去,而且还是面对面的看着,那明亮的瞳眸,那脸上委屈不甘的表情……

    慕若心口忽然狠跳了一下,可是这个心跳让她很不爽,不爽到了极点,她向来不允许自己有其他的情感,这点她可不想因为来到这什么狗屁极渊元界而改变!

    更何况,冥御煌将是整个皇都城的尸皇,她绝不会让自己困在池子里,她向往的是大海,是更大的冲击与刺激!

    思及此,慕若伸手猛然一推,将冥御煌推开,转过身子,背对着冥御煌,面色阴沉,一丝杀意绕过眼底。

    “冥御煌,你选择争夺尸皇的位子,那就好好的去争夺尸皇的位子,别-来-招-惹-我!”慕若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朝着淑岚苑外面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