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192章 暗中异物(一)
    吕凤柳交代完之后,转身回了房间。

    “等等等!我等到什么时候啊?”慕浅柔一脸气愤的跺了跺脚。

    慕瑜馨瞥了慕浅柔一眼,嘴角抽搐,转身也离开了儡花苑。

    ——

    胥疏王府。

    慕若并没有和冥御煌一起回来,她出了慕家门之后,就直接闪身离开了,她下意识的想要离冥御煌远一点,不管是因为她心底那一丁点感觉,还是因为她自由的未来。

    慕若回到淑岚苑之后,便将一个人关进房间里,不许任何人靠近。

    她坐在桌前,将怀里的那块小晶片掏出,放在手心里拨了拨。

    就在这时,没有慕若召唤的小狐,居然自己出了幻灵空间,它落在桌面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慕若手心里的小东西。

    “主人,这个……您从哪里得到的?”小狐吞了吞口水,看着慕若的眼神有些紧张。

    “慕家,听说是慕若她娘的。”慕若也没有隐瞒,反倒是说话的过程中,冷眼审视着小狐的神色。

    就在小狐要说话之际,晶片突然闪了闪,发出一道细微的白芒,好似身负的尸元要溢出来一般。

    “糟了……”小狐惊呼一声,旋即一把将慕若手中的晶片夺走,踹进自己肚袋里,然后四爪生风,窜出窗外,消失不见。

    慕若眉头倏地皱起,心底升起不安。

    与此同时,在皇都城某一处黑暗的地带,突然闪现一排黑影,各个身穿黑衣,头上裹着黑布,一双血色眸子格外阴冷,好似寻到猎物一般,不顾一切的朝着胥疏王府狂奔而去。

    就在他们快到达胥疏王府之际,突然脚步一顿,被迫原地一个大转弯,朝着皇都城的外面再次追去。

    慕若坐在房间里,手指拂过血玉,直觉这件事情跟血玉沉睡也脱不了干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越是这么想,她就越不安心,感觉小狐会出事,思及此,她便要站起身子出门去追,就在她欲站起的瞬间,血玉中突然渗出一股强劲的力量,将她全身固定在远处,不得动弹半分!

    慕若面色发黑,厉声喝道:“藤蔓!”

    不久,居然真的传出血色藤蔓无奈的声音,“小主人,此事您切不可插手,相信幽冥冰狐会解决的……”

    血色藤蔓话音刚落,气息便又悄然隐去。

    慕若额角直跳,眼底冰冷骤起,她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僵王,居然还被一个“植物”兽控制行动,这种感觉非常不爽,不管它有什么目的,她都非常不爽!

    而此时,冥御煌也和一众僵侍回到了胥疏王府。

    冥御煌一脸冷漠的伫立在淑岚苑门外,蹙眉听着白日的汇报。

    “一股力量?”

    “是的,但是消失的极快,朝着皇都城外面移去了。”白日说着突然一顿,想起自己刚才看见的事情,“还有一件事……跟在王妃身边的那只狐狸方才快速的离开的王府,也正是它的离开,那股奔着王府来的力量才被转移。”

    冥御煌挑眉:“王妃呢?”

    “王妃安然无恙,在房间里休息。”

    冥御煌刚要迈脚往前走,突然轻叹了一口气,如果那只狐狸出现意外,恐怕若儿……

    “本王知道了,保护好王妃。”

    冥御煌本往淑岚苑里面走的步伐一顿,转而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在离开的之际,便将体内的禁锢打开,瞬间消失在胥疏王府。

    此时,郊外。

    小狐身形幻大,满身戾气,全身上下居然惊现多处伤口,显然刚才经过一场奋战。

    在它对面,站在一排五人,正是刚才追过来的黑衣人,对战等同于僵王高期的兽类,这些人非但没有受伤,甚至连一丁点兴奋的神情都没有,那只有两种可能,他们的实力本来就比僵王高期的元者还要高!

    “吼——你们究竟是何人?”小狐嘴角溢出鲜血,前爪盘伏在地上,紧紧地护住从慕若那里得到的晶片,心中却松了一口气,还在来得及,主人没有被发现。

    那五人就好像没有听见小狐的问话一般,只有一撮星火眸子,阴森的看着小狐。

    里面的其中一人,突然下令,“抢碎片,杀无赦。”

    小狐全身毛发炸开,后爪弓起,即便双眼的视线都因为受伤而有些模糊,却依然没有后退的惧意,在它的眼神里只有战这个字!

    五个黑衣人,同时手上同时发出强大的尸元招式,那些招式比起极渊元界的招式要复杂的多,同等威力也非常大,还在手里没有发出之际,就能感觉到一股波动。

    就在那五人脚步移动,打算给小狐致命一击的时候,突然一道暗芒闪现,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铺天盖地的袭面而来。

    那五人还没有来得及惊恐,更加还没有来得及后退,直接被震飞出去。

    “噗——”

    五人甩出去之后,纷纷倒退数十步,却都没有受重伤。

    一袭黑衣的冥御煌,缓缓地落在小狐的身前,黑暗中的他如黑暗修罗在世,邪魅且不可轻视。

    小狐看见冥御煌出现,眼底闪过惊喜,更加委屈的鸣啼出声,“嗷呜——”

    它委屈的脑袋,在冥御煌的脚边蹭了蹭,那样子就好像再告状一样。

    冥御煌却嫌弃的看了一眼小狐,吐出两个字,“丢人。”

    “嗷呜——”小狐低下了脑袋,不再出声,像极了小媳妇。

    而这时,冥御煌低沉的声音又响起了,“刚才他们伤你哪里了?本王帮你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小狐听见冥御煌的话,双眼亮了,然后小人得志的看着对面的五人,却又委屈的说道:“嗷呜——小狐全身都是伤……”

    “恩,那看来,他们只能以死谢罪了。”冥御煌淡淡的一句话,就宣布了他们的死刑。

    对面的那五人一听这话,当即脸色发沉,眼底的星火陡增。

    “小子,我们是奉命行事,你不要多管闲事!”

    冥御煌背对着他们,眼底闪过一道冰冷,意味不明的问道:“本王就是管了,你奈我何?”

    他的话音刚落,甩手一挥,一朵盛开的彼岸花,妖艳无比,对着说话那人就飞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