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01章 我不在乎你是谁(一)
    慕若似乎没有想到小狐会提这件事,诧异的斜了一眼小狐,便又收回视线。

    “前世……充实。”对,她前世生活的非常充实!

    “充实?”小狐眼底闪过疑惑,非常好奇慕若所说的充实到底是什么?只是它却没有再追问,因为它知道慕若不会说。

    慕若目视前方,眼神有些闪烁,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前世的种种,她所说的那些充实,就算说了恐怕小狐也不会理解,因为她的充实是被那些充满血腥味的任务堆积来的!

    在二十一世纪,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做着不同的工作,也许对别人来说,“杀手”是恐怖的代名词,可是她却把杀手看作是自己的工作,从危险中寻找刺激,从刺激中寻找价值,仿佛是那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也是唯一值得她用心去做的事情。

    想到前世种种,慕若的脚步放的更缓了,原本她回到胥疏王府片刻之间的事情,可是她却非是等到了天黑之后才回到胥疏王府。

    慕若飞身在胥疏王府的后院里,快速越过房顶,落在淑岚苑里。

    当慕若落在淑岚苑之后,她愣怔了一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还是她的淑岚苑了?淑岚苑里所有的房间已经全部搬空了,就连院子里的唯一一棵梨花树也消失不见了。

    还未等慕若转身欲再观看之时,耳边响起一道恭敬的声音。

    “王妃您终于回来了,属下离末等候多时了。”

    慕若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弓着腰的男人,她认识,是冥御煌身边的僵卫。

    “我的寝室呢?”

    离末听见慕若的声音,不禁吞了吞口水,“王爷让属下通知王妃,以后您的寝室就在琉璃苑。”

    慕若额角一跳,周身的冷意却不遮不掩的铺散开来。

    离末弓着腰,心底暗怪冥御煌,自己干了坏事却让他来承受王妃的怒火。

    慕若落在离末身上的视线,淡淡的移开,强压下心中的不悦,冷声回道:“不必,我今天就在房顶睡。”

    她的话音刚落,便凝起尸元要跃至房顶。

    离末见此,连忙出声喊道:“王妃留步!王爷还说了,如果您今天晚上不去琉璃苑,您一定会后悔的。”

    慕若抬起的脚步一顿,眼底闪过怒意,这个冥御煌是不是太过分了?区区一个合作关系,他到底想做什么?

    ——

    琉璃苑,书房。

    书房里摆着硕大的夜明珠,亮如白昼。

    冥御煌站在书桌前,手执毛笔,正在不急不缓的作画,桌面的上纸张,已经渐渐勾画好了大致曲线,看得出来画的是一个人物。

    书桌旁,白日毕恭毕敬的站在旁边,绷着脸不吭一声。

    书房里非常安静,但是白日却没有觉得有一丝不妥,就在白日尽职尽守的扮演着僵卫一职之时,耳边突然传来冥御煌的问话声。

    “你觉得她会来吗?”

    白日的眼底闪过一道波澜,却很快就掩饰了,“王爷觉得会来那便会来。”

    听见白日的回答,冥御煌倒也没有其他的表情,因为这才是白日聪明之处,虽然讶异他的问话,却还是巧妙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白日低下头,书房里再次恢复安静。

    不多时,前往书房的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不遮不掩的脚步声,很明显是两个人的,一前一后。

    冥御煌的嘴角微微扬起,身上的某种气息渐渐地掩去,消失不见。

    下一秒,书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慕若站在门外,瞥了一眼旁边的离末,迈脚走进书房。

    她走进书房之后,便看见站在书桌前面的男人,看着那张完美无缺的容貌,她的脸色却不自觉的变得发冷,内心也十分抗拒走近他。

    “找我什么事?”她站在门内,并没有往里走,就那么直直的问出声。

    冥御煌没有抬头,双眼专注着毛笔下的画像,十分认真。

    慕若深呼一了一口气,迈脚往前走了两步,“什么——”

    慕若话没有问出,站在旁边的白日却抬起手制止了慕若即将出口的话。

    “王妃请稍等,王爷稍后就好,您若是无趣,可往前走两步,观摩王爷画技。”白日微微点头,恭敬的说道。

    离末听见白日的话,额角渗出冷汗,暗道这家伙没有见过王妃毒辣的手段,所以才敢打断王妃说话。

    然而,离末所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慕若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白日,也没有出声,转眼看向了冥御煌,见他专注的神色,不禁有些晃神,都说专注的男人最帅,也许真的是这样。

    慕容看着冥御煌专注的样子,视线渐渐被吸引了过去,迈脚往书桌前面走去。

    白日见此,眼神微微闪烁,旋即快速闪到门口,连带着将离末拽了出去,然后贴心的把房门关了起来。

    慕若耳边传来细微的声响,旋即回了神,她转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又回头看了看依旧专注于作画的冥御煌,好奇心驱使她又往前走了两步。

    这时,她的目光已经被他画像上的人物吸引了过去。

    那画像上是一个女子,她并不美,甚至骨瘦如柴,但是那双明亮的眸子却散发着精芒,很明显绝对不是凡角。

    再一细看那女子的动作,慕若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瞳孔一缩,旋即愕然的看向冥御煌。

    冥御煌却好似没有发现慕若的反应一般,轻声问道:“像吗?”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慕若声音有些发寒。

    冥御煌低着头,持笔在画纸上不停地挥动着,却也轻声回了句,“你第一次踹本王下床。”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在装?却还在耍我?”慕若犀利的双眼凝视着冥御煌绝美的侧脸,那眼底带着探究,这一刻她有些看不懂了,不!她从来都没有看懂过这个男人!

    冥御煌持笔的手,顿了一下,抬眸定定的看着慕若。

    “本王说过,从来不在意你的是谁,不管你是慕家废物慕若,还是身负尸元的慕若,本王看中的只是你这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