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03章 你本无心
    小狐趴在地上抬眸看向床榻上的慕若,心里暗自着急,它周身旋起一道白芒,从地上浮起,落在慕若的眼前。

    “主人?您没事吧?”

    慕若右手附在自己胸口,感受到自己缓慢的心跳,并没有其他的异样。

    “拓拔薄……”她轻声呢喃了一声,陷入思绪里。

    小狐听见慕若嘴里念叨的名字,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不禁猜想,难道主人的记忆里居然还残留着以前的记忆?

    “完了完了……我把事情搞砸了……”小狐身上的浮光顷刻间消失不见,直接从半空中掉落在床榻上,摔得吧嗒一声,它都没有反应,只是一个劲的念叨完了。

    须臾,慕若终于回神了,她深呼了一口气,确定不管是自己的记忆,还是慕若的记忆都没有拓拔薄这个名字。

    可是她又不禁疑惑了,既然没有,那她为什么会对这个名字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就在慕若疑惑不解之际,就听见小狐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出。

    “完了完了……呜呜……这下可完了……”

    慕若挑了一下眉,冷声问道:“什么完了?”

    小狐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就回道:“还能什么完了,我完了……”它话还没有说完意识到了不对,旋即转头看了过去,暗淡的瞳孔顿时充满光芒,“主人!您没事了?”

    “废话。”慕若没好气的白了它一眼,再次拧眉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完了?”

    小狐微张的嘴巴,当下一合,牙齿合的连一丝缝隙都不露。

    “唔唔——”它对着慕若摇了摇头,肉球一般大的小身体原地一转,化为浮光回了幻灵空间。

    慕若眼底闪过一道怒意,不管是幽冥冰狐还是血色藤蔓,她总觉得是一个局,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局!

    “呼——”慕若深呼了一口气,直接躺在了床榻上,她信奉想不通就不想,况且如果真的是一个局,布下这局的人,也不是现在的她能对付的。

    带着满腹的疑问,慕若闭上了双眼缓缓睡着了。

    此时,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露出白色。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慕若几乎没有出过房门,她不管是坐着还是躺着,都在修炼尸元。

    而在此期间,冥御煌也没有过来打扰她,明明两人只有一墙之隔,却好似生活在两个空间里。

    夜晚,冥御煌刚从禁地走出来,便迈脚朝着自己的寝室走去,直到他的脚步走到慕若的寝室外面,他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房间里十分通亮,光是站在门外,便能看见房间里的身影,他能看见慕若坐在桌前一动不动。

    相同,坐在桌前的慕若,同样能看见门外的人影。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时间就好像禁止了一般。

    终于,冥御煌率先认输了,他迈脚往前走了一步。

    叩叩——

    耳边传来敲门声,慕若却没有开口,她的眼底带着意味,眉心紧锁,她不知道能和他说什么。

    “我知道你没睡。”冥御煌眼底闪过一道暗芒,直接伸手推开房门。

    就在冥御煌推开房门看向慕若之际,慕若却也同样在看他。

    四目相对,一个眼底神色复杂,一个眼底一片冰冷。

    而这一次,是慕若先开口打断沉默的,“有事?”

    冥御煌抿了抿唇,脸上熟悉的柔笑已经掩了下去,“明天就是冥亓颙和慕浅柔大婚之日。”

    慕若只是“恩。”了一声,并没有多问。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冥御煌凝视着慕若,看着她波澜不惊的样子,心底莫名生出邪火,并且渐渐地往上窜。

    慕若将目光从冥御煌的身上移开,冷声回道:“胥疏王如此有智慧,想必就算我不插手,你一样可以通吃,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冥御煌闻声心头一梗,却又无法反驳,因为慕若猜对了,不管她问不问,这一次的婚宴,不管是冥亓颙还是冥玄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慕若垂下眼帘,睫毛颤了一下,冷声甩出三个字,“我累了。”

    “我累了”这三个字明显就是赶冥御煌出去,冥御煌自然也清楚明白,可正是因为清楚明白,才无法接受,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往前快走几步,径直的走到慕若的面前,一把将慕若拽起来。

    “你这个女人,你是不是没有心啊?”冥御煌气急败坏的看着慕若,这几天以来,他每天都派离末来这里转一圈,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会不会有一丁点的关心自己,打听一下,结果……

    “松手。”

    “不-松。”冥御煌眼染戾气,抓住慕若的手指不断的收紧。

    手臂传来断骨一般的疼痛感,恐怕手臂已经青紫一片了,而显然怒气之下的冥御煌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慕若却连坑都没有吭一声,她双眸微寒,眼底带着警告,“别逼我出手。”

    “本王——”冥御煌刚要开口说话。

    慕若左手旁边一拽,白芒乍现,一条青色的蟒皮鞭就这么出现在慕若的手中,并且毫不犹豫直接甩向冥御煌。

    冥御煌心底愕然,因为他以为至少慕若不会对冥御煌动手,他想躲避,可是脚下却想被人压住了样,拔不起来。

    只听,啪的一声响。

    慕若手起手落,她看着冥御煌的右脸,眼底闪过茫然与惊愕,却又在顷刻间被她的冰冷掩盖住。

    “出去。”慕若转过身子,不去看冥御煌,手中握着沾血的鞭子,化为浮光消失不见。

    冥御煌的右脸被皮鞭抽出一道血痕,额骨直至下巴,伤口的鲜血顺着脸颊滴落。

    嘀嗒——

    鲜血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慕若将这道声音听进耳朵里,她眼底惊现猩红,猛然闭上双眼将眼底复杂的情绪掩盖,抬手指着门口厉喝,“出去!”

    冥御煌张了张嘴,不敢置信的看着慕若的背影,感受到脸颊上的火辣和鲜血,滴血的不是他脸上的伤口,而是他的心。

    他缓缓地转过身子,迈脚走向门口,在他迈脚跨出房门的前一刻,顿住了脚步。

    “你给我了一颗心,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你本无心。哈哈哈……”他仰头大笑离开了房间,只是笑容里的苦涩,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