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05章 婚宴(一)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原本刚升起的抬眼,此时已经快要下山了。

    房间里,慕若额角满是汗渍,却来不及擦拭,她低眉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男人,轻声问道:“怎么样了?”

    冥御煌睁开双眼便是慕若,却还是不敢相信,他伸手抚上慕若脸颊,“若儿……你怎么还在我梦里……”

    他的声音那般干涩,嘶哑,语气里带着淡淡恼意。

    慕若没有动弹,听见冥御煌的声音,她高高提起的那颗心,缓缓地降落,直至落地。

    “咦……你怎么跟真的似的?”冥御煌手指在慕若的脸颊掐了又掐,那手感实在是太真实了。

    感受到脸颊被冥御煌掐的生疼,慕若强忍住心头的不悦,冷声问道:“你确定,你不是在借机报复?”

    “额……本王有那么坏吗?”

    看着冥御煌一脸无辜的样子,慕若危险的眯起双眼,猛然缩回搂着冥御煌手臂,抽身离开床榻。

    冥御煌啪的一声,掉落在床榻上,迷糊的神智顿时就清醒了。

    “嘶——”他哀嚎了一声,一只手撑着床榻,一只手捂住脖子,无辜的看着慕若,“你……你想谋杀亲夫……”

    慕若甩给冥御煌一个白眼,扫了一眼他满是血渍的衣衫,“我们已经迟到了,你难不成还打算穿着血衣去参加你大哥的婚宴?”

    冥御煌听见慕若这话,连忙转头看向窗外,天色都快黑了,冥亓颙和慕浅柔的婚宴恐怕已经开始了,该死的,这个家伙居然害他昏了这么久!

    下一秒他就伸手将自己的衣衫褪去,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柜子,“若儿,快给本王拿身干净的衣服。”

    慕若转身斜了他一眼,“我也要去换衣服,可没时间伺候你。”

    这时,冥御煌才注意到,慕若身上的白衣,同样沾染到了血渍。

    慕若转身快步离开冥御煌的寝室,对着旁边的离末吩咐道:“去帮他拿衣服。”她说完便迈开脚步。

    离末低着头完全不敢动弹,“王妃……王爷的寝室……他……”

    离末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里就传来冥御煌冰冷的声音,“什么是时候开始王妃的话是你们可以反驳的了?”

    离末闻声一愣,转眼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白日。

    白日也低着头,对着离末摇了摇头。

    就在两人眼神交流之际,冥御煌暴喝的声音传出,“还不滚进来伺候本王更衣。”

    “是是是!”离末连忙快步走了进去。

    脚步顿在半道上的慕若,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弧度,却又在下一秒消失不见。

    ——

    夜幕降临。

    皇宫里给冥亓颙和慕浅柔成亲举办的婚宴也正式开始了。

    整个皇宫到处都是鹅蛋一般的大小的夜明珠,将黑夜照的通亮如白昼。

    皇宫后花园,尸花埔呈现出一个镂空圆形,一周摆放在各种鲜明的花朵,在每一盆花朵的旁边,都有一根差不多高矮的玉石柱,上面摆放在微小的夜明珠,闪烁着微亮眼的光芒。

    尸花埔的中心则是一个面积不小舞台,供人表演才艺以调节气氛。

    在尸花埔外围还有一处高台,那是尸皇陛下的位子,此时那里还没有人影,显然是尸皇陛下还未就位。

    在尸皇陛下座位的右手边,依次坐着冥亓颙刚过门的王妃慕浅柔,再来便是冥玄奕,冥崆凛,还有一些皇族弟子。

    而右手边的位子,依次是其他三个领地的使者,再是天蟒城的代表七夜梓芩一行人,再往后便是一些贵族子弟和富商。

    远远望去,一周几乎已经坐满了人,不过冥崆凛旁边的位子却是空的,那个位子便是迟迟未到的冥御煌和慕若的位子。

    坐在冥亓颙身边的慕浅柔,眼底的得意是掩饰不住的,她本来还以为白天成亲会出什么意外,结果却出乎意料的顺利,现在她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王妃了,慕若那个小贱人,今天晚上她找到合适的机会,一定会让她好看的!

    就在这时,骨僵员走了过来,高声喊道:“尸皇陛下驾到。”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所有的来客都站起了身子,同时对着尸皇陛下的方向弯下腰,直到传来尸皇陛下热情的声音,他们才站直身子。

    冥傲孤扫视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也算是今年的第一桩大喜事了。

    “都坐下吧。”冥傲孤扬手一挥,转身坐在刻满纹路的玉质座椅上。

    众人听见冥傲孤的话,全部恭敬的点了点头,便又坐回原位。

    一排半遮容貌的女子走了进来,女子们手中都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壶鲜血的兽血,还一只杯子,每一只杯子的款式都各不相同。

    等到这些女子将所有的人面前都摆上杯子与兽血之后,便又恭敬的褪下了,紧接着便又走进来一行人,手中抱着一坛一坛的兽血,端部摆着每张桌子的前面。

    “哈哈……今天是本皇第一子,冥亓颙的大喜之日,人间惯有敬酒一说,今日本皇就以血带酒,感谢大家前来参加我儿婚宴。”

    “尸皇陛下客气了,应该的应该的。”

    “这是我们应该的,我等也祝大王爷与大王妃永结同心。”

    “尸皇陛下您统领我们皇都一片土地,大家都和平共处,这是我等之福。”

    “就是就是,说什么谢不谢的,大王爷成婚那是一桩大喜事,可喜可贺啊!”

    所有人的都对冥傲孤赞不绝口,也借机祝福冥亓颙。

    冥傲孤当了两百多年的尸皇可不是白当的,早就听惯了这些阿谀奉承,也知道这些话只能听听,他端起倒好的兽血,举起杯子,说道:“这是今天新鲜的兽血,甚至还带着体温,口感与气味都是极好的。”

    所有人都端起了杯子,高高举起。

    冥傲孤仰头将杯子里的兽血一饮而尽。

    其他人将冥傲孤将有血饮下,便都豪迈的将其食用,在这些来客里,其中也有少数的元者是不食用兽血,单纯依仗尸元的,想要将身体提炼的更加纯粹,那样修炼尸元也事半功倍,但是能坚持下来的元者却少之又少。就算他们能忍得住鲜血的诱惑,可是今日若是来到这里,碍于尸皇陛下的威严,也只能面带笑意的食用兽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