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06章 婚宴(二)
    冥傲孤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又抬眸扫视了一眼,忽然皱起了眉头,他转眼看向旁边的骨僵员,低声问道:“四王和四王妃呢?这等大日子为何没有出现?这逆子越来越不成体统了!”

    骨僵员也随后看了一眼,当下走近冥傲孤,附在他耳畔低语,“今日大喜,其他三个领地的使者和各个贵族的家主都在,四王和王妃来了则是多了两个人,不来也无碍,毕竟蒙王与其不合,发生争执也白白让人看了笑话。”

    冥傲孤听见骨僵员的话,点了点头,深觉有理,便也没有多做计较,轻轻摆了摆手。

    骨僵员退下之后,便低头站在一旁,额角却滑落一滴冷汗,心底不免有些担心冥御煌是不是出事了,在他眼里冥御煌虽然脾气不好也不讲道理,但是却是懂得看局面的人,今天这个日子纵然心情不好,也不可能缺席啊!

    这时,突然空中落下一行身着薄纱的女子,个个身材妖娆,面色绝艳,她们一行女子由上往下落在尸花埔中间的圆台上,紧接着便传出有节奏的琴声。

    冥傲孤和一众来客都诧异的看向舞台,紧接着便顺着琴声望去,花园旁边的走廊内,一层白纱拦住,一抹黑色的身影,正落坐在白纱里侧,他们看不清对方长相,透过黑影可以看见,那人,手抚长琴,琴声像小溪一样缓缓流出。

    忽然一道微风拂过,吹起那人一缕长发,让人还未见得真容,便已迷去心魂,就连舞台上那娇媚的女子舞姿,也毫无心思去观看。

    悠然悦耳的琴声,仿佛把人带进另一个世界,琴声掠过心田,如同春风拂过面颊,众人闭上双眼感受琴声带来奇妙。

    原本就因为冥傲孤的来临显得安静的花园,此时,众人的耳边除了琴声再无其他,就这么沉醉其中。

    直至最后一个琴声落定,众人心神才渐渐回归。

    众人面色讶然,到现在才开始疑惑,这歌舞的时间还没有到,怎么就提前开始了?

    就连冥傲孤也是一脸不解,就在他欲开口询问之际。

    空中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铸器一条街,皇甫来贺,特献一舞一曲。还望尸皇陛下不要怪罪。”随着话音一落,一道矮矮肥肥的中年男人从空中降落,落在尸花埔的前方,弯腰对着冥傲孤施了一礼。

    冥傲孤皱眉看向一边的骨僵员,疑惑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些人什么时候安排的。”

    骨僵员也是一头雾水,他偷偷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使者,面色解释满是之态,即便他完全不知情,却还是点了点头,“尸皇陛下,确有此事,皇甫老板暗中准备这些,就是想要给这些使者与贵族一些惊喜。”

    得到证实之后,冥傲孤扬手挥了挥,“皇甫老板严重了,本皇开心还来不及,怎会怪罪?来人,赐座,赏!”

    不久就走进来两名僵侍,抬着桌椅走了出来,将其摆好,让其坐下。

    那位被称为皇甫的中年男人,长得十分喜气,脸上神色不冷不淡,他看了一眼坐在远处走廊下弹奏歌曲的背影,拉起衣袍坐在桌前。

    台上的一众女子,乖乖的走下高台,然后走出了后花园。

    冥傲孤手持被子,转动了一下,他迟疑的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又转眼看向走廊白纱后面的身影。

    “皇甫老板,本皇有一个疑惑,不知皇甫老板可否为本皇解开?”

    冥傲孤这话里不难听出,他对这位自称皇甫的中年男人礼让三分,客气有加。

    坐在人群里的墨子傲,自那次冲撞铸器铺之后便被墨家主关禁闭关到现在,眼下看到这里,额角冷汗直冒,吞了吞口水,终于明白自己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好在当时并没有人追究。

    坐在墨子傲身边的是墨轩,他听见墨子傲吞口水的声音,眼角余光不禁斜了他一眼,“现在知道还不晚。”

    墨子傲听见墨轩略带嘲弄的语气,墨子傲双拳紧攥,暗恨自己狼狈的样子被他捕捉到。

    与此同时,传出那中年男人得声音,“不知尸皇陛下所谓何事?只要在皇甫能力之下,皇甫自然愿为您解开疑惑。”

    冥傲孤虽然不满对方的模棱两可,却还是朗声问道:“不知那抚琴之人,可否出来一见?想必在场的众位来客都非常好奇吧?”

    冥傲孤这句话一出,分明是把在场所有人都拉到他那边去了。

    果不其然,冥傲孤一开口,先不说他们到底想不想知道,就拿名冥傲孤尸皇陛下的身份,谁敢不给面子?当即便纷纷开口表示。

    “能弹奏出这番让人沉醉曲子,我等都非常好奇,这白纱后面的之人是谁?”

    “皇甫老板这抚琴之人与您有什么关系?不会是您的女儿吧?”

    “胡说,皇甫老板未婚,哪来的女儿,我觉得应该是妹妹。”

    众人交头接耳,无疑就是想要让皇甫将这名抚琴的人叫出来,让大家都认识一下。

    中年男人浑浊的眼神闪过一道不明显的暗芒,旋即转眼看向走廊里的身影。

    “这……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要看看他本人的意思。”

    他的话音一落,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尸皇陛下,都不禁吞了吞口水,心底暗自腹诽,这可不关他们事情了。

    冥傲孤的面上闪过一丝恼羞,不过仅是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他转眸看向走廊,坚信对方不会真的拒绝他,便微笑着问道:“哦?就连皇甫老板都做不了主,想必这位小姐很是不凡啊!”

    落在白纱内的黑影听见冥傲孤的话,抿了抿唇,脸上带着不悦,出声反驳,“沧月是男子,并非女子。”

    那好听的声音比之他的琴声一点也不逊色,好似那声音就是乐器一般,让众人更加好奇这道白纱都面的男子是何等容貌了。

    冥傲孤也有些冷声,迄今为止他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似男音却不浑厚,也不会让人听成女音,两者之间平衡,多一份嫌多,少一分嫌少。

    “你叫沧月?本皇是皇都的尸皇,你的琴声当真不凡,不知可否出来相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