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07章 婚宴(三)
    冥傲孤的眼神紧盯着那块白纱后面的身影,那眼底带着的兴趣让旁边的骨僵员都愕然,这种眼神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沧月双手按在琴弦上,那双失明的眼睛依旧那般明亮,稚嫩的语气说道:“沧月生来便与常人不同,见不得人。”

    冥傲孤听见沧月这话,更加好奇了,“与常人不同?你这般言语本皇便更加好奇了。”

    沧月抿着唇,刚要再次开口拒绝出去,突然从后花园的入口,传来一道通报声。

    “胥疏王和胥疏王妃到——”

    这道声音很明显是故意的,摆明的就是故意让尸皇陛下注意到冥御煌到现在才来。

    冥御煌和慕若同时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僵侍,便又收回视线,两人仿若无事的朝着尸花埔内皇室子弟的坐席走去。

    两人刚走,同样站在门口的矮个子僵侍,看了一眼刚才大声通报的高个子僵侍,“你乱吼什么啊?”

    那名高个子的僵侍,双目圆睁,站在原地不动分毫,好似完全没有听见矮个子僵侍的问话。

    “喂?我问你——”矮个子僵侍的手刚碰到高个子的肩膀,高个子僵侍直直向后倒去。

    矮个子僵侍下了一跳,连忙蹲下身子查看,只见高个子僵侍的双眼瞳孔涣散,眼底还残留着惊恐的神色,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伤口,却已经一命呜呼。

    矮个子僵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不敢大声喧哗,连忙拖着高个子僵侍离开。

    他哪里知道,早在高个子僵侍张嘴那一刻,便已经宣布了他的死亡。

    刚走进后花园的冥御煌和慕若,身上便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

    尸花埔一周,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远处走过来的的两个人,除了七夜梓芩一行人,还有墨家兄妹俩,无疑不是抱着看好戏的心里在看着他们。

    当冥御煌和慕若走近之后,各家小姐夫人,全部惊呆了,这些小姐夫人们并不怎么出门,偶尔有听到传言也不会当真,今天一见到慕若和冥御煌,要不是这两个人身上都没有尸元波动,他们还以为将这一对璧人错认成四王夫妇了。

    那位身穿白衣金边长袍,黑发如墨,绝色之姿,哪里能和冥御煌挂上半点钩?

    站在冥御煌身边的慕若,同样身着白衣,虽然垂着眼帘,但是那张俏脸一颠覆了众人对慕大小姐废物的印象。

    就连其他三个领地的使者都目露惊讶,纷纷把视线落在那对走过来的璧人身上。

    此时,坐在玉椅之上的冥傲孤脸色一片青黑,先不说这个逆子打断自己的问话,就拿他们迟到还吸引众人目光这件事情就不可饶恕,他们是生怕别人忘记皇都出了两个废物这种耻辱吗?

    冥傲孤看着冥御煌的那张容貌,眼神阴冷,手中的杯子都差点捏碎。

    坐在下面的冥崆凛见此,嘴角勾起冷笑,不怀好意的看着冥御煌和慕若,端起手中的兽血,仰首食尽。

    同样不怀好意的还有慕浅柔,慕瑜馨和吕凤柳,她们三个看见慕若要遭殃,都心底暗自高兴,简直就是天助他们。

    可是慕昌宏就不同了,他已经知道慕若并非废物了,而且天赋等级比自己那个进入柩辕宫的女儿还要厉害,他怎么能做的安稳?眼看着冥傲孤越来越黑的脸色,他心底开始着急了。

    从花园入口走进来不远却也不近,这一刻,有人心底担忧万分,有人心底偷笑,也有一部分人等着看好戏。

    冥傲孤看着越走越近的冥御煌和慕若,那心底的火气蹭蹭往上窜,他扬起手就欲怒喝。

    “逆——”

    慕昌宏早就有所准备,立马站起身子。

    “尸皇陛下——”

    “尸皇陛下——”

    两道身音几乎是同时传出,慕昌宏愣怔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在左手上座南方领地的使者站了起来。

    吕凤柳气得脸色发青,她虽然猜到慕昌宏会帮慕若,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在这种时候出头,她转眼了看那站起来的使者,伸手一把将慕昌宏拉回位子上。

    慕昌宏没有防备,坐回了椅子上,一把将吕凤柳的手给甩开,面色阴郁的低吼,“你做什么?”

    吕凤柳右手指甲都陷进了掌心,却还是硬生生挑起一抹柔笑,小声安抚,“家主,我们先看看情况,看看他说什么,如果真的出事,到时候您站出来,还能让她觉得是您救了她,担着您这个人情。”

    慕昌宏听见吕凤柳这么说,这才轻呼一口气,赞同的点了点头,“恩,你说的有道理。”

    两个人小声嘀咕,除了旁边恨得牙痒痒的慕瑜馨注意到了,其他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那位使者身上。

    而高坐上的冥傲孤也同样疑惑的看向打断自己说话的使者。

    冥傲孤努力压制心底的怒气,换了一张笑脸,“使者有何疑问?”

    这位使者起先一脸严肃,现在也面露出了笑意,扬手指了指站立在旁边的冥御煌和木若。

    “哈哈……尸皇陛下,没有想到您居然有一位如此绝色容貌的儿子,这位就是传闻中的四王胥疏王吗?只是……这与传闻不符啊?”

    冥傲孤听见使者的话微微一愣,转眼看了一眼骨僵员。

    骨僵员眼珠子转了转,脑筋转得也快,往前走了一步,笑言,“使者大人见笑了,传闻有诸多虚假,四王虽体内无尸元,但是从小生俊俏,就算称之极渊元界第一美男,也担当得了,只是尸皇陛下担忧安危,生怕没有尸元的四王爷因此受到伤害,便从未对胥疏王容貌上面的事情过多解释。”

    骨僵员这些话,不仅解释冥御煌和传闻不符的原因,还明里暗里都把冥傲孤给夸了一遍。

    除了这些外来的使者,皇都谁不知道?说现在冥御煌能担当极渊元界第一美男还有些靠谱,可是尸皇陛下担忧冥御煌安危,这就纯属瞎扯淡了,他巴不得他早死早超生呢!只是这些话谁都知道,不能说!

    冥傲孤对着骨僵员点了点头,对他的机智十分满意,对他说的话更加满意。

    这世界上谁不爱听好话啊?他冥傲孤也不外如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