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08章 婚宴(四)
    冥傲孤心底原本因为冥御煌而升起的火花,就这么被骨僵员的话给浇灭了。

    南方使者了然的点了点头,面露佩服,“原来如此,看来尸皇陛下不仅是治理一方土地的尸皇,还是爱子心切的好父亲啊!”

    “见笑了,见笑了。”冥傲孤脸上带着谦虚,再一次露出了笑容,他对着冥御煌招了招手,“煌儿,快带着王妃入座吧。”

    明明这些事都是冥御煌和慕若出现才发生的,可是他们两人就那么冷然的站在一旁看着事件从的发生到结束,这两个人就好像是旁观者一样,从头到尾都不像是参与者。

    冥御煌丝毫没有因为今天客人众多或者有使者,而对冥傲孤的态度有所收敛,他瞥了冥傲孤一眼,牵着慕若的手,朝着自己的位子走去。

    七夜梓芩看着冥御煌和慕若安然无事,便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次她代表的天蟒城城主,一切事情都不能从她的角度考虑,所以刚才她才没有轻易出头,好在一切安好。

    坐在高坐上的冥傲孤看着冥御煌朝着座位走去,嘴角十分僵硬,刚被浇灭的火花再一次窜起。

    骨僵员见此心底暗叹,连忙低声提醒:“尸皇陛下,您不是还想见抚琴少年吗?”

    刚和冥御煌一起坐下的慕若耳朵微动,在听见抚琴少年这四个字时候,身体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张单纯的容颜,沧月。

    冥御煌非常敏感,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慕若的细微的动作,他转眼看向台面摆着的兽血,他以为是兽血让慕若不舒服了,便伸手把兽血拿到了自己的这面桌前。

    冥御煌的举动落进慕若的眼底,说没有触动那是假的,因为这家伙倒是把她不喜欢兽血这件事情记得非常牢,被人重视的情况倒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这些私事还真的没有发生过。

    冥御煌将兽血拿到自己身边之后,还是觉得不行,便要抬手喊人。

    慕若伸手抓住了冥御煌将要抬起手左手,轻声说道:“我没事。”

    “好吧。”冥御煌便松下了手,却还是将桌面的兽血转移到了地上。

    慕若将一切看在眼底,嘴角吝啬的扬起一抹弧度。

    另一侧的慕瑜馨,正咬牙看着“恩爱”的两个人,嫉妒差点没把她给淹死。

    此刻,高坐之上的冥傲孤经过骨僵员的提醒,想起了自己白纱后面的沧月。再次出声了,

    “小少年,你是不是已经决定好出来与本皇见面了?”冥傲孤面带笑意,但是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淡淡的不耐烦了。

    入座的中年男人完全没有冥傲孤的语气而感到不安,低头不停地食用这些新鲜的兽血,他刚入座没多久,已经入腹两坛兽血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那白纱后面的身影,就连慕若也抬起了眸子。

    冥御煌看见慕若的注意的也转移了,当下有些不开心,“若儿,不许看别人。”

    慕若听见冥御煌的话,转眼瞥了他一眼,“看来今天就不该连你的脸一起救治,你还是没有脸看着比较舒服。”

    冥御煌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个死女人对他分明就是嘴硬心软,要不然她传输尸元给他就好,干嘛还把他脸上的伤口给消除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冥御煌的心思,慕若带着警告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你可以试试,看我还会不会帮你。”

    “呃……本王跟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冥御煌瞬间就软了下来,一脸求饶。

    周围的人看见慕若和冥御煌都以为他们两人在打情骂俏,哪里能想到两个人的话题跟打情骂俏毫无关联!

    就在两人暗自低语的时候,走廊里突然传出一道呼唤。

    “姐姐——是你吗?”

    紧接着那块白纱就掉落在地,里面走出来一道修长的身影,一位白衣少年走了出来,那精致的五官和明亮的黑眸让人惊艳,可是更加抢眼的却是他那一头银色的长发。

    沧月双眸泛着亮光,走出了长廊,脚步缓慢却不蹒跚,一时间竟然无人识出这位银发少年是个瞎子。

    “姐姐——你在这里吗?我是沧月啊——”沧月一边往坐席这边走,一边低声呼喊。

    听见这话,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不对劲了,这里通亮的很,正常的人直接自己找了,哪里还需要问人?除非他的眼睛有问题!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众人开始讨论了起来。

    “看来人间的话,说的没错,人无完人啊!琴弹得好,人长得好,要是再完美无缺,那要羡慕死多少人啊?”

    “不过也是可惜了,那双明亮的眸子,哪里像是瞎子?”

    “啧啧,怪不得他始终不愿出来,原来真的是身体有缺陷,那一头银发,一看就不正常。”

    “我倒觉得那一头银发挺好看,有点像兽类化为人形的样子,呵呵……”

    各种言论传出,有好的有坏的。

    中年男人眉头一皱,便要站起身子,忽然浑身一僵,他轻叹了一口气,离开座椅的屁股又坐了回去。

    沧月的脚步也蹲在原地,一张俊俏的小脸惨白一片,明亮的眸子闪过泪光,好似一个无辜的羔羊。

    慕若抬眸看了过去,抿了抿唇,却始终没有站起来。

    “姐姐……我是沧月……”沧月吸了吸鼻子,小哭腔还在喊着慕若。

    坐在位子上的墨锦婠咬了咬唇,差点跟着沧月一起哭出来,她手撑桌面刚要站起来。

    墨轩一把将她的手给按住,皱眉训斥,“坐好。”

    “二哥……他……他好可怜……”

    墨轩不为所动,在场这么多人,就算管也不是他们来管,“让你坐好。”

    墨轩的眼神陡然就转变了,墨锦婠知道墨轩不悦了,当即乖乖的低下头,不再出声。

    冥傲孤被沧月刚出来的样子,也是怔了一下,看着沧月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连忙出声问道:“皇甫老板?这沧月的姐姐是谁?来了吗?”

    中年男人仰首先把手中的兽血食用,而后看着冥傲孤回答:“这皇甫不知,恐怕是他结交的朋友吧?不过据我所知,他并没有朋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