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12章 婚宴(八)
    而墨锦婠,面容娇俏,也许是墨轩保护的太好,所以她身上总是给人一种过于美好的感觉,不自觉就吸引了他人的目光,也是唯一一个不分男女的目光。

    只不过,咱们这主人公显然对自己有这个吸引目光的能力并不知晓,因为她现在正在看慕若,那眼底带着的委屈还有泪光,让人仿佛看见了女版沧月。

    “婠婠,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让人送你回家了。”墨轩无奈的扶着额头,这一晚上,自从慕若出现之后,这丫头眼神就没有转移过,时不时的挥挥手想引起注意,可是人家根本两个余光都没甩给她。

    墨锦婠听见墨轩的话,不甘心的收回视线,“二哥,我的位子是不是太靠里面了,所以若儿看不见我啊?”

    墨轩转眼四下一扫,这一周全是夜明珠,光线好的不得了,她除非瞎了,不然绝对不会看不见!当然,这句话他是绝对不会这婠婠这么说的!

    “唉……二哥给你倒点兽血,你不是说上次在街上被人坑了,这一次尸皇命人购买的兽血,绝对比大街上的新鲜。”墨轩无奈之下,直接把话题转移了。

    “上次……”墨锦婠心不在焉的端起桌面的兽血,放在嘴边轻啄了一口,那鲜美的味道让她眼睛一亮,暂时忘记了慕若不理会自己的事实。

    实则,在对面的慕若在就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做任何回应罢了,她早就言明自己不会是一个合格的朋友,现在只不过是给她加深这个认知罢了。

    坐在七夜梓芩身边的夙无,他和墨锦婠也抱着同样的心思,就希望慕若能给他一个眼神,可惜,他并没有得到特例,慕若同样不予回应。

    七夜梓芩刚和冥亓颙说了两句话,食用了两杯兽血才作罢,她坐回位子上之后,便发现了一脸忧伤的夙无,她低眉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当即一阵无语,拿起一坛兽血将夙无手中的杯子倒满。

    “夙无,煌哥哥对小若很好。”她的一句话就挑明了,现在的他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别再沉迷一个永远不会属于自己的东西,如同她自己。

    “我知道。”夙无轻叹了一口气,仰头将兽血吞下。

    七夜梓芩挑了挑眉,问道:“呃……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煌哥哥喜欢男人吧?”

    七夜梓芩说着话,便把视线落在沧月的身上,不过这个少年,真的很……她转眼看了看墨锦婠,脑海里这才知道为什么有种熟悉感,那是纯净,没有污染。

    “呵呵……梓芩,你别瞎想了,同为男人,难道我连他喜欢谁都不知道?”夙无无奈的笑了笑,如果冥御煌真的喜欢男人那就好了!最起码他还有一层的机会,可是,这世界上哪来的如果,上一次冥御煌看着他眼中的敌意,分明针对性的,就是看出他对小若的心思,所以才会言语相激。

    “好吧,不过,这个沧月你有听过吗?皇甫老板有侄儿?”七夜梓芩皱了皱眉,疑惑问道。

    夙无摇了摇头,“从未听过,传言中皇甫好像没有弟弟吧?天蟒城好像也有一家分店,不过很偏僻。这种人隐藏的深,那天冒出一个儿子,也正常。”

    七夜梓芩看了看沧月,又看了看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位中年男人,眼底若有所思。

    “那你见过皇甫老板吗?”

    夙无与七夜梓芩从小一起长大,这些年某些默契还是有的,听见七夜梓芩话里有些意味,便转眼扫视了那位中年男人,他的眉心同样蹙了起来。

    “不曾,传闻中的皇甫老板并没有人见过真容,所以……”

    夙无的话音一落,两人便相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异色,纷纷点了点头,看来这个皇甫真假未定。

    冥亓颙和慕浅柔还在顺着尸花埔一周陪人聊天,碰杯,一圈还未下来,两人肚子装的全是兽血,就连他们消化极好的身体都差点吃不消了。

    换一句话说,他们平常虽然也食用兽血,那都是几天一次,当成解馋的,现在一下突然灌进去这么多,血脉沸腾,有一种虚不胜补的感觉。

    慕浅柔深呼了一口气,转眼一看,就快要冥御煌和慕若的身边了,原本有些难受的身体,顿时就不难受了!

    冥亓颙可不知道慕浅柔的心思,慕浅柔在他面前的形象,那是一个温婉,就连说话声音都是柔弱的。

    “柔柔,累吗?尸皇陛下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就快完了。”

    慕浅柔虚伪的点了点头,柔声细语,“柔柔都听王爷的,不累。”

    其实慕浅柔现在的感觉,哪里是累啊!那肚子里装满的兽血消化不下去,就像揣了一个生不下来的哪吒,重的慌!

    冥亓颙牵着慕浅柔的手,又与人饮下两杯兽血,说了几句话,便又往前移动了两步。

    不远处的慕若,她自从坐下之后就没有站起来过,一直都是垂着眼睛,就连话都极少,偶尔说一句,为了避免冥御煌身边的沧月听见,她的声音都非常低。

    冥御煌手肘撑在桌面,转眼凝视着身边的慕若,半响之后才问出声,“若儿,本王跟你说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慕若转眼回了个眼神,似乎在回问,什么事情?

    冥御煌忽然往前凑了凑,贴在慕若的耳边,嘴角蠕动两下,便又收了回来。

    慕若的睫毛颤了一下,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她低头拨了拨垂在胸口的秀发,并没有回答冥御煌的问题。

    就在冥御煌还欲再追问的时候,冥亓颙和慕浅柔终于在绕了一圈之后走了过来。

    冥亓颙脸上挂着笑容,扬了扬手中的兽血。

    “四弟,弟媳,欢迎今日来参加大哥的婚宴。”

    冥御煌身体往后一仰,转眼看了看天色,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容,他并没有站起来,只是举起了手中的杯子,“大哥,新婚快乐。”他说完不等冥亓颙反应,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冥御煌这番举动,不管是行为还是言语,都非常有失妥当,第一,慕浅柔已经嫁给了冥亓颙,他就该叫大嫂,第二,冥亓颙是老大,他走过来,冥御煌必须得跟慕若站起来。

    这种长幼尊卑,哪怕是在强者为尊,适者生存的极渊元界,那也是铁打的道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