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19章 断绝关系(二)
    慕瑜馨听见这话,瞥了一眼慕若,眼底闪过挑衅,在看见冥御煌的时候,明显的收敛不少。

    她转而看向尸花埔一周的来客,柔笑出声,“呵呵……今天这件事情纯属是误会。”她转眼看向冥傲孤,扬声说道:“尸皇陛下,看来管理尸花埔的花匠得换一换了,小女刚才看了看桌下面的花斑蛇,这种花斑蛇乃是极为稀少的品种,它们与一般的花斑蛇毒素并不大相同,这种花斑蛇一旦咬人,不但会让人产生幻觉,还会让人思绪混乱。”慕瑜馨顿了顿,转眼又看向慕浅柔,“不知,大王妃,您之前是否被其咬伤?”

    慕浅柔还没有说话,冥亓颙便接过了话茬,“没错,刚才柔柔说她的脚腕被咬了一下,想来就是这个花斑蛇咬的。”

    众人听到这,也算是明白了,慕瑜馨说了这么一大推,就是想说,慕浅柔之前的举动都是因为被蛇咬了。

    不管众人相不相信,这个道理说出来,就不一样了,最起码冥傲孤就非常满意这个说法。

    “哈哈……看来还是慕三小姐见识广,你说得对,这些花匠真是太马虎了,还好发现的及时,幸好没有伤到各方的使者,唉,本皇真是深感内疚啊!”

    其他的三个使者,纷纷站起身子,弯了弯腰,表示不介意。

    冥傲孤赞赏的看了一眼慕瑜馨,自己真是没有看错人,她果然比慕浅柔的能力强太多了,这么大的一个乱子,被她一句话就圆回来了。

    慕瑜馨微微一笑便低下头,脸上并没有因为得到尸皇陛下的赞赏而感到骄傲。

    众人都对这样宠辱不惊的女子感到惊叹,可是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慕瑜馨的心底却是不屑,不过就是一句称赞,还以为是多大的恩赐一样,她才不稀罕!

    “唔——”

    慕瑜馨耳朵动了动,听到这一道轻吟声,眼底闪过亮光,当即把注意力转到慕若身上。

    此时,慕若手抓着桌面,脸色十分难看,眼眶发黑,好似在抵抗什么东西。

    冥御煌也转过身子看了过去,当看见慕若的样子之后,脸上升起一抹异色,连忙坐在,低声问道:“若儿你怎么了?”

    慕瑜馨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转眼看向对面的吕凤柳,两人相视一眼,纷纷满意的点了点头。

    “额——”慕若咬着唇,额角冷汗直冒,身体还隐约有些发颤。

    高坐上的冥傲孤,看了一眼骨僵员,让他安排人把掀开的桌椅放回去,还要把那条蛇给逮住,等到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冥傲孤才扬声唤道:“大王妃受惊了,玄奕也别往心里去,你们都快赶紧坐下休息吧。”

    “谢尸皇陛下!”

    “谢尸皇陛下!”

    慕瑜馨低着头,转过身,作势朝着自己的位子走去。

    可是,慕瑜馨的目的并不单纯,她才不是真的为了回座位,在经过慕若身边的时候,她故作惊吓的看向慕若,生怕人不知道,大喊了一声:“大姐——”

    这句话还像是太过惊慌才喊出来,让众人刚收回的视线又看了过去。

    慕瑜馨迈脚往前一步,伸手拉住冥御煌,追问道:“胥疏王,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姐……王妃她怎么了?”

    慕瑜馨一脸的着急,好像真的很担心慕若,可是冥御煌才不会吃这套。

    冥御煌垂着眼帘,扫了一眼慕瑜馨抓住自己的袖口,当即毫不犹豫的甩了开去,冷声吐出一个字,“脏。”

    慕瑜馨低眉看着被甩开的手,眼底的嫉妒骤现,牙齿磨的咯吱响。

    就在这时,慕若突然拍案而起,脸色阴冷的可怕,她低吼了一声,“慕昌宏!”

    冥御煌连忙站起身子,伸手拉住慕若,将其揽进怀里,低声呼喊:“若儿?你到底怎么了?”

    慕若转眼冷然的看了冥御煌一眼,伸手将其推开,“别管我。”

    她转头看向慕昌宏,再次出声,“慕昌宏,今天尸皇陛下都在,我正式宣布,我不再是慕家的大小姐,我要脱离慕家和慕家断绝关系!”

    哗!

    众人都被慕若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慕若居然单方向想要脱离慕家!慕家可是贵族啊!他们都觉得慕若是不是傻了?

    慕昌宏的老脸气得铁青了,他没有想到一直安慰的慕若突然来这一招。

    可是坐在他旁边的吕凤柳却笑出了声,心底暗自得意,没有想到那个毒药还有这种作用,刺激她做出心底最想做的事情吗?这个毒药买得值!

    慕昌宏可不知道吕凤柳的心思,他深呼了一口气,便冷声喝道:“慕若!你胡说什么额?凡事适可而止!”

    慕若冷冷一笑,下巴微扬,一扫先前林妹妹的气质,脚下一移,往旁边走了一步,转眼犀利的眼神凝视着慕昌宏,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要-脱-离-慕-家,你听不懂?”

    按理说,子女要求脱离家族,已经是大逆不道,会被直接逐出家族,可是慕昌宏的表象却截然相反。

    慕昌宏黑着脸,非但没有将慕若逐出家族,反而厉声喝道:“你是慕家的人,这是天定的,岂容你不想要就可以不要的?就算你现在是胥疏王妃,你却还是我慕昌宏的女儿!”

    慕若睫毛颤了一下,意有所指道:“慕昌宏,有些事情在这里我就不重提了,倘若你执意这样说,那后果我就不保证了!”

    听见这话,众人都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

    可是慕昌宏的脸色却变了,青灰青灰的,如果所有人都知道慕若是他死去婆娘偷人生的,那还得了?

    “好,我同意你离开的慕家,明天你回慕家,我当场把你划出族谱,这样-行-了-吗?”慕昌宏咬牙切齿的看着慕若,气得浑身发抖。

    慕若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慕昌宏呢微微一笑。

    慕昌宏看见慕若这样,心底松了一口气,能拖一时是一时,等回去之后他得好好想一想对策,慕若这根好苗,绝对不能就让她这么走了。

    然而,慕昌宏小看了慕若的心机,只见慕若转眼看向尸皇陛下,“尸皇陛下,这件事您可否给儿媳做见证人?”

    什么?

    慕昌宏愕然的看向慕若,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