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狂妃NO.1:尸皇逆宠小僵后 > 第232章 诡异体质(一)
    ——

    次日。

    慕若躺在床榻上,刚刚想要入睡,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除了冥御煌谁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她的寝室?

    果不其然,紧接着就传来冥御煌的声音,“若儿,你之前答应过帮本王得到皇位,现在本王大事未成,你却已经找好借口金蚕脱壳,这是单方便毁约!”

    慕若背对着冥御煌,他说的话,她基本上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出,完全不当一回事,说到底,还不是就想利用她。

    “本王知道你没睡。”

    冥御煌快步迈脚上前,刚要弯腰去拉扯慕若身上的白纱,慕若便主动地翻过了身子,手撑着头,淡淡的看着冥御煌,冷声问道:“打不怕是不是?”

    冥御煌顿在半道上的大手甩了甩,“咳咳,本王当然知道怕,但是本王更加清楚,你不会真的伤害本王。”

    慕若抿了抿唇,看着冥御煌一脸自信的样子,她真想拽着他的脸颊问问,这是哪来的自信?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然而,慕若却忽略了,自己确实没有杀害冥御煌的心思。

    慕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出声提醒,“说正题。”

    “本王已经说了,你必须等本王坐上皇位,否则——”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若打断了,“打住,等你?一天?两天?三年?五年?”慕若就那么清冷的看着冥御煌,眼底没有其他的神色。

    他真以为她是傻子吗?他一辈子坐不上皇位,那她岂不是要一辈子呆在胥疏王府?凭什么?

    冥御煌挑了一下眉头,他当然不会让她等这么久,只是某些事情还是得要一点时间的。

    “本王自然不会让你等这么久。”

    “嗯。”慕若点了点头,凉凉的视线落在冥御煌的脸上,似乎没有准确时间,她便不恭候的意思。

    冥御煌嘴角有些僵硬,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难缠,他也想要快点,但是某些事情不是出现了意外,如果让他今晚拿下皇都城,也绝不是问题,但是……现在……

    “一个月,就一个月怎么样?”冥御煌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

    慕若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不行,太久了。”

    “一个月还久?这里是皇都城,整个皇都的中心。”

    “半个月,我只在皇都城停留半个月,我现在是只能活三天的人,你听过死掉的人还能出现的吗?”

    冥御煌嘴角抽动了一下,只能活三天的人,停留半个月也不正常好吗?

    他抿了抿唇,没好气的甩出一句花,“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多活一个月。”

    慕若却嘴角一挑,假笑了一声,“关键我不想,三天之后,皇都城不仅没有慕家大小姐慕若,就连胥疏王妃慕若也挂了。”

    光是这么想想,就非常开心,来到这里快三个月了,终于能得到自由了。

    冥御煌看着慕若笑的样子,想到之前小狐交给他的碎片,这女人恐怕就算脱离的慕若的身份,也得不到安宁,她的身上流着他的血液,绝对不会平顺的。

    就在两个各自怀着心事之际,院子里突然传来呼喊声。

    “哎哎——你是谁啊?这里是胥疏王府,你从哪里进来的?快点出去!要不然我叫僵侍了!”

    “滚蛋,本大师想去哪里,用得着你过问吗?”

    下人一看不对劲,连忙大声喊救兵,“来人啊!有人闯进王府了!”

    房间里的冥御煌和慕若相视了一眼,纷纷听出了门外的声音是谁。

    慕若看着冥御煌问道:“他怎么来了?”

    冥御煌摇了摇头,他还没有去找他,他反倒自己送上门了。

    “本王去看看。”冥御煌说完之后,便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等到冥御煌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进来一群僵侍,将身穿藏青色衣袍的男人给围住了。

    “发生什么事了?”冥御煌站在台阶上,面色不悦的问道。

    “哎哟!胥疏王,是我啊?我是尘垢,昨天晚上我们才见过的!”尘垢笑吟吟的看着冥御煌,一双细长的眼睛满是亮光。

    他的一句尘垢,倒是把旁边的僵侍吓了一跳,这尘垢虽然不是多么有名的人,但是去过皇宫的都知道,他虽然制毒的本事不高,但是可是宫里的老人,上一代尸皇在的时候就存在了,不过看看眼前的男人,这也太年轻了吧?

    “是你啊!”冥御煌好似才发现,不冷不淡的扫了一眼,紧接着问道:“有事吗?”

    “王妃身体怎么样了?”尘垢眼底的兴趣不遮不掩,泛着光芒一闪一闪的。

    冥御煌的眼睛眯了眯,不禁猜想,难道他看出若儿身体不同寻常了?

    思及此,冥御煌扬手挥了挥,“这是皇宫里的制毒师,尘垢大师,都下去吧!”

    听闻冥御煌的话,下人和僵侍纷纷退了下去。

    冥御煌依旧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单手负背站在台阶上。

    “尘垢大师,您有什么话便直说。”

    尘垢嘿嘿一笑,双手背在身后,“我也没有特别的事情,只是王妃的身体……”

    冥御煌冷然的看着尘垢,并没有因为对他好奇,而表现出任何其他举动。

    “这不劳您费心,昨夜之事,本王就此谢过。”

    尘垢转眼看向冥御煌,眼睛眯了眯,意味不明的问道:“胥疏王只怕不像外界传言那般无能吧?”

    冥御煌也不慌张,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尘垢大师,在极渊元界东西不可以乱吃,话同样不可以乱说,要命的。”

    尘垢抿唇不言,停顿半响,才扬声笑出声,“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果然是那丫头的儿子,哈哈哈……”

    冥御煌睫毛轻颤了一下,微微转身,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尘垢,“如果大师没事,请自行离开,本王不送了。”

    尘垢一见冥御煌要进房间,连忙抬手说话,“哎!胥疏王,我今天过来确实是担心王妃身体出现状况——”

    冥御煌没有理会尘垢的话,迈脚走进房间。

    而这时,房间里却传出了慕若的声音。

    “尘垢大师请进,本王妃有事情请教。”

    冥御煌径直的走到桌边坐去,他心底对尘垢也有疑虑,所以并没有出声阻止尘垢进来,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不出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