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若到达僵尸工会的时候,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

    僵尸工会人最多的时候,当属是早上与晚间,早上前来领取任务的人颇多,晚间则交付任务领取奖励的人居多。

    慕若这一次来僵尸工会,并没有人认出她,她不慌不忙的走在公布栏的旁边,终于在完成任务里面看见她之前接的任务了,果然,已经有人完成了。

    就在慕若挑选任务的时候,旁边三两个工作人员,突然聚集到了一起。

    “喂,你们听说了吗?杀炼殇出事了!”

    “什么?杀炼殇出事了?你开什么玩笑,他可是战无不胜的S级任务猎手,天蟒山都不放在眼里的!”

    “就是,你这话有没有可信度啊?”

    “我说他出事,又没说他死了,据说就是他在天蟒山时候杀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南方领地,领主的胞弟,这一次杀炼殇算是惹了整个南领地了,恐怕会遭到通缉。”

    “额……杀炼殇为什么杀人啊?”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报消息的那个男的挠了挠脖子,“呵呵……这件事情我还真不清楚,不过……”他说话的时候突然往旁边看了看,好像怕被别人听见一样,“我听说天蟒山的限制被解开了,里面的兽类全部都升级了,这貌似和杀炼殇有关系。”

    原本认真查看任务的慕若,听见这话,眉心一跳。

    那几个工作人员,却还在大呼小叫的讨论着。

    慕若默不作声,站在旁边将所有的事情都听了去,杀炼殇?难道是那个人?

    慕若的脑海里突然闪现那个浑身布满杀意的男人,所以当时他去了天蟒山中心吗?

    慕若眼底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慕若耳边突然传出一道声音。

    “喂?你是来接任务的?”

    慕若瞬间回神,若无其事的转头看了过去。

    一个长相十分精致的小男孩,可是一个半大的小男孩出现在这种地方,却怎么看都不正常。

    只见,小男孩语气不耐烦的又问:“你是不是来接任务的?聋子?哑巴?”

    慕若垂着眼帘,淡漠的看着这个直到自己腰间的小屁孩,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恩。”

    那小男孩对于慕若的反应,觉得不可思议,他瞪大双眼凝视着慕若,惊呼的问道:“你能看见我……你没有奇怪的感觉吗?”

    慕若眯了眯眼睛,疑惑的看了看小男孩,“什么意思?”

    “你……你居然没有感觉……”小男孩好像受到打击一般,连连往后退了数步,却又好像打了鸡血一般,冲到慕若身前,就要伸手拽她。

    慕若脚下一滑,身形掠动,退开了,小男孩并没有触碰到她的身体。

    旁边的工作人员奇怪的看了一眼突然移动的慕若,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神经病一样。

    慕若此时还没有察觉到异样,只是冷睨着眼前的小男孩。

    小男孩好像没有察觉到慕若的抗拒一般,脸色又激动又开心,眼珠子灼灼生光,“你……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后跟着你好不好?”

    “跟着我?”慕若凝眉问出了声。

    这时,旁边的工作人员再一次看向了慕若,甚至移步往旁边站了站。

    慕若微微蹙眉,转眼看了看旁边的工作人员,又看了看面前长相精致的小男孩,这才发觉到哪里不对劲,大胆猜测,难道没有人看见这个小男孩?

    “你……”慕若抿了抿唇,看了一眼旁边的工作人员,然后转过了身子,迈脚朝着另一处没人的方向走去。

    小男孩见此微微一笑,连忙快步跟了上去,“大姐姐,你等等我……”

    为了防止被当成神经病,慕若脚步一转,直接走出了僵尸工会,走到一处茂密的大树下才停了下来。

    她转过身子,果不其然,那个小男孩已经跟了上来。

    “你不是人。”慕若冷睨着他,明确的指出他的身份。

    小男孩听见慕若的话,咧嘴一笑,“嘿嘿……你也不是人啊!”

    慕若往后退了一步,双手环胸,斜靠在树上,淡淡的看着小男孩,“你知道我的意思,你是鬼还是异灵?”

    “嘿嘿……你猜呢?”小男孩精致的容貌突然产生了变化,双眼鼻孔都流出了鲜血,脸上也变成青灰一片,嘴巴居然也开始移动位置,总之怎么恐怖怎么来,好像被大火烧过一般。

    慕若面不改色,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小男孩,神色完全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有所变化。

    半响之后,淡漠的问道:“玩够了吗?”

    小男孩嘴角抽搐了一下,容貌渐渐恢复了正常,他一脸不爽的看着慕若,“不是说女人都怕鬼吗?你怎么不怕?”

    慕若冷冷的看着小男孩,语气突然阴森的回了句,“因为……我不是人……”

    她说完之后,嘴角突然诡异的勾起一抹弧度。

    小男孩突然双目圆睁,蹲在地上,捂着脸突然大喊出声,“啊——救命啊——”

    看着小男孩蹲在地上惨叫的样子,慕若并没有觉得同情,一个正常人看不见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男孩原本就在瑟瑟发抖,听见慕若冰冷的问话,突然委屈的抬起头,眼眶发红,“你……你果然不是女人,这么没有爱心。”

    慕若没有接话茬,凉凉的视线落在小男孩的身上,正在等他的回答。

    小男孩知道自己的碰上硬茬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副大人的模样,下巴朝着慕若。

    “我叫鸩,你听说过鸩鸟吗?”鸩(zhen)

    “毒鸟?”慕若眉梢微扬,有些诧异,这个鸩鸟是中国历史里面的,听说是羽毛有毒,难道真的存在?

    小男孩给了慕若一个赞赏的表情,“没错,没想到你挺有眼光的,就是毒鸟,鸩!”

    慕若扫了一眼小男孩,上看下看都是一个小屁孩,怎么也不像一只鸟吧?

    似乎是感觉到了慕若心中所想,小男孩的神情突然低落了,“我只是叫鸩,与传说中鸩鸟同名。”

    慕若睫毛微颤,并没有追问到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与秘密,对方并不是她的谁,她没必要多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